漂泊 中心页
评分: 0+x

被放逐者之图书馆静静地存在于宇宙中。

它是一个忠诚的故事作者,孕育了无数个各有异同的宇宙,从原初诞生的故事开始,一直讲到它们的毁灭。

像是一个培育世界的模具,有无数的世界从其中脱胎而出,反哺着图书馆。也有无数的宇宙毁灭在其中,它们的碎片再次重组、又成为了下一个待培养的胚胎。

那死亡的,一切都被抹去,重组、归来的已是崭新的事物。

图书馆永续而稳定地存在着,创造着、记录着每一个宇宙的命运。但当尘埃落定,我们又该到哪里去寻找从未存在过的家园?

- 相关项目 -

“先生,伟大的安布拉就是伟大的牺牲者的意思。生命是不可逆转的,上一任伟大安布拉拯救了我们,代替我们承受了他本不该有的苦难。而我就要承担他从今往后所有的苦痛,直到我不再健康、将这份责任传递给下一个人。先生,我们牺牲自己,我们的部落才得以延续。”

“在北方,地平线因为奇术效应残留熊熊燃烧着,百米之上的天空仍在被破碎的自然法则揉碎并重组的过程中。这些战争造物至今还在释放出超高强度的奇术辐射、并在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将这里的现实搞得一团糟,以至于几百年的时间过去,烈火仍在焚烧着空无一物的大地。”

“真让我失望。我本以为,它是不一样的……它是非凡的,不可思议的,能把我们失去的奇迹从远古重新灌注到这个世界上来。一定哪里少了些什么,它是不完整的,我换了好几种咒语都没法呼唤它。它别无所长,继续钻研下去显然只是在浪费时间。我开始怀疑,它真的已经死了吗?我不信。”

- 相关故事 -

“总体来说,“林海雪原”行动获得了成功。GoI-0652在中国境内的势力基本被消灭殆尽,同时基金会的科研部门也通过这次行动获得了大量的珍贵第一手资料。然而,该教派领导人PoI-5460(“术士Nelta”)及部分骨干人员逃亡境外且去向未知,国内个别地区仍有少量残余教徒活动,使得这一教派随时有反扑的风险;教派内容中不同于传统欲肉教的内容依然有待研究,教派高层的真实目的依然扑朔迷离。”

“慢慢地,遭受到这种‘现实重构’影响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人不知不觉地进入到了他们曾赤诚守护的生活中。这难道不是很好吗?只是从此再也没人记得某个地方曾有着什么、发生过什么。但我们都知道了某个不是圆的东西,应该是一个漏斗。”

“于是,我们写完了。”

- 前代故事 -

昨夜

入场

报幕、后台

上半幕

下半幕

结局、尾声

设定补充

- 更多相关 -

“暂时还没有。”

- 所有含有“勒米希尔”标签的页面 -

- 可供参考的资料 -

这些文章的二次设定与本系列有关、但其本体不属于不一定(?)本设定。可以视需求对其设定进行选择和拓展。

SCP-682 不灭孽蜥,在本设定中被二次设定为“得道者 R’cymo”。
+ 《龙之祖 纪年编》 此设定的灵感来源。
qntm的提案 一切的终点,锁。
瓦俄伯斯魔咒符号全书 本设定中魔法设定的灵感来源

- 所以这是讲什么的? -

这个中心页的基金会部分致力于向你讲述一个”过往宇宙的人想要寻找回家的方式“的故事、并围绕着这些人而发生的其他。图书馆部分则重点描绘前代宇宙的种种,诸如,对立、进步、爱与恨、以及为了在即将到来的“大灾难”到来前寻找到自己的位置等。

- 我要如何参与其中? -

显然这是一个开放的故事中心——无论是已经被毁灭的勒米希尔、还是这个即将迎来终结的基金会宇宙,每时每秒都有无数的故事发生,只要你加入“勒米希尔”标签,那么他就是这个中心页的一部分。

中心页中的人物、故事、设定,有一些是“按照需要而临时制造的”,有一些“则是精心设计以匹配剧情的”。为了保险,你可以在使用这些人物与故事之前,联系它们的原作者以确保不会有什么bug发生。这一点是非强制的,尽管我希望尽我自己所能塑造起一个个有血有肉的角色形象和有趣的故事,但我个人的能力是远远不足的。只有我的作品被读者所接受吸收,二次创作的设定再对这里进行补完,故事才有活力。

但没有人规定你必须使用已有的角色与故事,所以请尽情享受,并自由创作吧。

- 我要怎么加进中心页? -

中心页的展示内容部分(除了 自动列表 模块以外)是手动更新的,因为他们都是围绕着某个固定的故事而展开。

如果你完成了一个与他们相关的文章,在合格后向我pokmpokm 投送站内信就好。如果你所写的与其他不同的故事达到了一定量(比如说三篇?),请联系我将他们单独放在一个展示框里面。

私信内容应包含有你的文章链接,以及一小段摘录——当然,如果你不善于此或只是懒惰,我可以尽可能地提供帮助建议。

- 所以我想要写什么? -

感谢你能看到这里。

你是否有过这样一个时期,相信着世界上有巨龙,有魔法,远方有着这样的一片大陆,有勇者与骑士,有冒险,血与泪,战斗中寻找着自我,成长的路途中贯彻着友谊与勇气。随着我们长大,我们逐渐明白了现实并非由空想家建造,开始逐渐放下这些不切实际的想象。但在群星闪烁的夜里,你是否想象过群星为何而运行?夕阳西下,望向路边断裂的树枝时,带着一丝凉意的晚风拂过你的脸时,你是否回忆起了曾经在夕阳下追逐幻想的自己?

时光飞逝,我们不得不开始追逐未来、也总是忍不住开始寻找过去。即使没有如此多的幻想,一去不回的过往里面也总有什么让我们忍不住回忆:比如说初恋、曾获得的荣誉、微微亮起的清晨、空无一人的公车、晚风……总有一些东西在时间的长河中被磨灭但残余,尽管不断变换,但我们仍可以在某个瞬间捕捉到“它来自过往”的线索。

这些故事的内核很简单:基金会宇宙是“我们追逐过去”的故事,而前代则是“我们追逐未来”。

另一方面,我所写的也是“我”的故事。某种意义上讲,他们的某些部分包含了我对世界的理解、我成长过程中的困惑、我的希望等。

希望“作为作者的我”,能够传递什么给“我的读者”们。我的成长、我的创作、我的故事,三个维度,上演着同样的故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