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决心驶向太阳沉没的彼方,超越西方星斗的浴场
评分: 0+x

2086-5-24

“有人告诉我过,如果不知道该如何开场的话,那就从破碎之神教会讲起。”

“那人绝逼是个蠢货,破碎教会也是。”逢晁撇撇嘴,竖起食指在塔玛斯面前晃了晃:“从迈锡尼到夏朝,从蒸汽机的嗡鸣到七战的硝烟,他们唯一的成果就是墨西哥湾的蹦迪舞机。自家的神没能拼起来几块,教派分家倒是分的蛮快。听我一句劝,别这么自比,尤其是在将开始的时候,打击士气,还作践自己。”

末了,他索性把头后仰,冲后方座椅上的埃尔斯卡抱怨道:“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啊。”

“要很久,等着吧,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埃尔斯卡转过头,露出那张毛长且厚,火红色的狐狸脸:“只能这样爬过去了,整个系内都撒满了禁律术,人们到现在还没缓过来。”


“况且现在,谁都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埃尔斯卡转向观察窗,看着远方泛着冷光的尘埃云,神形的死躯仍横陈在那片被钉死为零的现实中。“大概二十年前吧,那条虫子回来了——我知道当代人肯定再没兴致再去照看什么彗星了,但图书馆不会错过任何知识——它在近日点时一头扑进了太阳,此后便再无下文。S-18/EUI望远镜看到了……这么说可能不太准确,望远镜什么也没有捕捉到。那条虫子,那条虫子钻入原日冕层,然后就那么消失了,惊雷倐逝燃天火,但却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星舰里的气氛一度沉寂了下来,塔玛斯尽量克制住他焦虑时忍不住起身四处踱步的坏毛病,时不时瞟一眼控制面板,却没注意到自己把手关节掰响得听起来近乎变形。埃尔斯卡干脆就一动不动,入魔似的死死盯着太阳神的陵寝。直到逢晁耸了耸肩,说:“我早跟你们说过,那头虫子没什么脑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