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大雪
评分: 0+x

漫天大雪。洛杉矶的冬天总是如此来的迅速而又叫人猝不及防。

大家上的绝大多数人都穿着单薄的衣服缓慢地行走。不,并不是不畏惧寒冷的威力,他们骄傲地露出自己的金属义体,像是在展示自己的武力,又像是一群花里胡哨的孔雀在展示自己除华丽之外一无是处的羽毛。我默默地裹紧衣服,眼神缓慢流过视线中的每一个人。不够安全,但是足够了。我裹紧衣服,加入人群。本周的设备租赁费用和更新费用需要依靠手里的单子和测试换取。寒冷不能杀死或是折磨我,我依然能得到睡眠就可以了。

我重重地踩进水坑。溅起的水花让周围的人微微皱眉,而当他们看到我之后又迅速偏转目光,躲闪着什么,然后用余光监视着我,走远。人群骤然分开。轮到我皱眉了。事情并不对劲。

做工考究的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响起。


做工考究的皮鞋敲击地面的声音响起。我睁开眼,咒骂着楼上的邻居又开始那奇怪的仪式感,穿着皮鞋在打扫干净的家中走来走去。尽管他的皮鞋底部可能比我的鞋面还要干净。

深呼吸五次,用以静心。我爬出了被窝。窗外是洛杉矶永远一成不变的灰暗的天空,偶尔有几辆车从窗外飞过。大多数住在这里的人都不用亲自前往公司工作,他们只需要一台投影设备就可以完美地参与和决定这个世界。少数者会痴迷于坐在自己的公司中,在真皮沙发中俯瞰整座城市像是忠实的机器一样在他们的脚下运动,旋转,安然无恙。

他们一般把这种感觉称为“权力感”,而我更喜欢叫它“闲的X疼”。

在喝完一整杯的乌龙茶之后我望向镜中的自己:消瘦,双眼暗淡无光,脸上没有任何装饰,面色惨白,只有后脑勺上那个最新的合金接口在散发出暖色的氙气灯下熠熠生辉,显得格格不入。我摸摸那个维持我生计的植入物,它让我拥有了如今的房子,地位,一切,也让我被迫不断更新换代,像是追逐太阳的巨人,不断向前而希望渺茫。我几乎是感觉到疲倦,但是疲倦不能让我停止工作。我坐在真皮的躺椅上,将线头插进接口。

“ligions,查询今天的订单。”眼前浮现的是绿洲般不断闪烁的二进制数字,数秒后他们完全静止下来,然后化作玫瑰花瓣砸在我的脸上。我睁着双眼,看着轨道,对话框等一系列荧光色的信息镶嵌在我的视网膜上。“您有,三,条信息,涉及到一单金额为,伍佰拾捌圆,的订单。”我不自主抬起眼睑。有大事发生了。

我融入进那条散发无限光芒的轨道。“ligions,给我接朱尔斯。”“locating……,朱尔斯,零零三一轨道,时光之末。”

“我们有大麻烦了。”劈面就是朱尔斯的一口唾沫以及一句感叹。


“我说了我们有大麻烦了!你为什么还要执着于完成这一票。”

“你说呢,完成这一票我才能将这个月的管道租用费全部付清。你也不想在你手冲的时候因为气温过低导致你裆下那玩意断成两截吧。”

“XX的,算你狠。我们现在要去哪。”

“我们先去泰拉酒吧,文森特在哪里等着我们。在此之前,噢,我们还得先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