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117

Ash_of_erebus

位于行星Erebus κ附近的SCP-CN-2117。图中可见Tau1559-α Erebus。


项目编号:SCP-CN-2117 4/CN-2117级
收容等级:Euclid 金牛座第三天区 Tau1559-α Erebus

特殊收容措施:


描述:SCP-CN-2117为一超大型多功能星舰的残骸,已失去机动能力。SCP-CN-2117目前被金牛座第三天区Tau1559-α Erebus("俄洛巴斯")恒星系内的气态巨行星Erebus κ俘获,并围绕后者运行。

[描述部分]

SCP-CN-2117的前身疑似为基金会建造的超大型飞船“灰烬号”。该舰曾为2055年基金会大型地外探索舰队的一部分,其目标为同一恒星系内的类地行星Erebus γ(编号K2-155d)。参与行动的全部共220艘星舰于地球历(GMT)2061年1月17日后完全失去与地球的联系并被推断为已损失;SCP-CN-2117为此舰队目前已发现的唯一一艘星舰残骸。


音频记录 CN-2117-B-01

(噪声和摩擦麦克风的声音)

这次应该可以了。

我叫周天纵,28岁,物理化学博士,研究方向是飞行时间质谱与星际分子。职业……算了,如果我接触不到他们的话,应该也不会有其他人有机会知道……表面上是博士后,实际上是任职于SCP基金会中国分部的2级研究员,所在站点编号Area-CN-07-γ。

总而言之……我现在记不得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那之前发生了什么,但醒来之后我现在应该是被困在什么地方了。我不知道这是哪里。这地方像是一个实验室,可能是个Site或者什么的。我对这里从来没有印象,我也没来这里工作过。总之,这里是个化学实验室,但地板和天花板都是有弧度的。

如果我没猜错,我应该是在一个空间站之类的地方,依靠转轮的离心力产生自然重力的装置。但这地方绝对不是Area-CN-07-γ。周围也没有其他人。这间实验室现在是唯一有光照的地方,外面的走廊好像损坏了一部分。我要在这里待一会儿了。

还好我随身携带的记录仪没丢,但是我不知道它能撑多久。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随身携带信息记录设备总是个好习惯。


音频记录 CN-2117-B-02

(翻找东西的声音,夹杂着玻璃破碎、物品摔落的声音,持续数十分钟)

这地方应该被遗弃了有些日子了,虽然是太空站里,但是到处都是一层积灰,呛死人了。必须得把防毒面具或者防护头盔带上了。虽然水看起来好解决,但食物是个大问题。氯化钠倒是好找,但这里看起来没什么能提供能量的补给。总不能吃沸石分子筛吧?……唉,看来还是要出去探索一下。

好在到现在为止都没遇到什么异常。

……等等,我想到了。

(翻找东西的声音)

G……L……U……C……O……。啊,果然有。

(摩擦声和吹气声)

Glucose,葡萄糖。虽然只有一瓶,500g,没拆封过。化学试剂,……我想想。……不知道里面混了什么东西,能吃吗?

……算了,总比没有强。分析纯,应该够了。吃了应该……呃,呃……问题不大吧……

(沉默)

管不了那么多了,保命要紧。


音频记录 CN-2117-B-03

水管里不出水……看来统一的水供应已经切断了。这到底是什么他妈的鬼地方,发生了啥?

只能用这里仅有的两桶水了。(饮水声)应该是蒸馏水,没什么大问题。有问题我也没办法了,算我自己倒霉。

基金会员工应急守则第七十七节第一条,发现自己一人身处陌生环境时,尽量留在原地,不要贸然前往其他地方。不过……这些东西绝对撑不了几天。……好,要想办法出去碰碰运气了。

(翻找东西的声音)

两桶水全带走太重了,肯定带不走。要想办法记一下回来的路线。还是以这里为据点。葡萄糖一瓶,氯化钠一瓶,水只能带一个500mL的玻璃瓶了。一盒砝码,一个背包,两个扳手,一根撬棍,两把改锥,一盒螺丝,一个手电筒,一把剪刀,一把镊子,一把小刀,七个纽扣型核电池,十六个玻璃安瓿。……这里好像没什么可以防身用的东西。

(沉默)

算了,扳手和撬棍应付一下一般的有威胁的生物应该够用。一盒砝码在紧急情况下还能当砖头扔出去砸人……虽然这都是小砝码,没什么杀伤力。异常的话,一般的武器也对付不了。再带点那个玩意儿。

(翻找东西的声音)

啊……果然有。希望能起作用。


音频记录 CN-2117-B-04

(脚步声,持续数分钟)

(咳嗽声)咳咳……走廊里不仅没灯,而且到处都是灰尘。咳咳——……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应该是空间站没错了。周围看得出来曾经有过很多舱室,但是都封住了。不过墙上这些黑色的斑块都是什么?

(脚步声停止)

黑褐色的……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仔细一看,到处都是啊。

(脚步声,持续数分钟)

咳咳……灰真大。找到一扇开着的门。门口好像有个牌子,但上面已经被黑褐色的东西涂满了,看不出来写了什么。总之进来看看……

(脚步声)

看起来以前是储物间一类的地方,现在里面都空了。奇怪,墙壁上有黑色的粘液,和外面的那种黑褐色斑点还不太一样。……(踢到物品的声音)等等,这下面的是什么东西?一块破布?

(翻动物品的声音)卧槽!

……是他妈的人骨架子。骷髅还缺了一块。这地方果然不对劲。……不过看上去死了有些年头了。这里到底他妈的发生过什么?

……不行,头有点晕……这里不对劲。我得赶紧走。

……等等。不对。光源呢?化学实验室明明是这周围唯一亮着灯的区域。我进来房间之前还能看到,为什么不见了?……应该是这个方向,先往回走吧。


音频记录 CN-2117-B-05

(脚步声,持续数分钟)

……怎么还没走到。不对,……(沉默数秒)这里不是原来的走廊吧?墙上的斑纹形状都不一样……空间异常?卧槽,不会吧?

(按下开关的咔哒声)

……这……这他妈的不可能啊?!这根本不是我来的时候的路线!……天杀的,果然是碰到空间异常了……我早该想到,既然我自己不知道怎么来到这里的,那就应该想到这里会有空间异常!

不管了……幸亏带的东西还足够我撑一阵子。这附近有没有什么能待着的地方……


音频记录 CN-2117-B-06

(沉重的呼吸声,持续数分钟)

搞定了……喂喂……我是周天纵……我已经被困在这个鬼地方不知道多久了。虽然葡萄糖和氯化钠帮我撑了一阵子,但我快没水了。大概只剩下不到二十毫升。

不能再前进了。我找了少说也有上百个房间……有一些看起来是小型休息室,但里面全都什么也没有。休眠舱没有一个能用的,全都被破坏掉了。本来期待能在这些地方找到些水啊吃的啊什么的……也没有。我现在待在一个看起来干净一些的休息室里……至少这里休眠舱的垫子上没有那么多灰和玻璃渣子。

倒是墙壁上全都有被破坏的痕迹,还有那些黑褐色的斑点,还有到处都有很多灰尘。有一些墙上有被锐器划过的痕迹和被火烧的痕迹。我现在非常肯定这个地方不对劲……非常肯定。但我究竟是怎么来到这个鬼地方的?

不管谁能听到这段录音,总之注意一下吧……我不知道我还能撑多久,背包里有一些工具,需要的话可以拿去用。……

他妈的……又开始头晕了。我有多久没睡觉了?开始困了。我要先在这里休息一会了。醒了之后继续往前走走看,反正不走也是死路一条。

(逐渐变弱的呼吸声)

(细微的摩擦声,伴随着难以察觉的尖锐的噪声,持续数分钟。随后声音逐渐安静。)









(沉默,持续数分钟)









(枪声)

……嗯……?啊?!

你是谁?……等等,这里还有其他的活着的人?你是什么人?

(未知中年男声)……

(未知中年男声)幸亏我来得及时。再晚几分钟,你就要变成这鬼地方飘得到处都是的灰了。

什么?……等等,这是?!

(未知中年男声)……没想到居然还有幸存者啊。你是第19个了。

等一下……我完全没搞清楚状况……

(未知中年男声)……

(未知中年男声)跟我来。我们有很多时间向你解释……正好我也有些问题要问你。小伙子,以后记得晚上睡觉一定要有一个人看着。


视频记录 CN-2117-C-01

[记录开始]

(画面内出现6个人的身影,3男3女,围绕着一张破败的方桌坐着。一个年龄约5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在调整机位。)

(未知中年男声):搞定了。

(未知青年女声):好。那基本上可以开始我们的会议了。——喔,说起来,我们的新朋友还没有介绍自己呢。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周:啊……好。我叫周天纵,英文名Edward Zhou。来自中国,之前在Area-CN-07-γ工作。26岁,负责星际分子和化学的研究……

(未知中年男声):好,那接下来是我了。Georgy Vladmir Aleksandrov,基金会俄罗斯分部4级研究员,太阳系外探索部成员。研究方向是天体物理。嫌我名字太长的话,叫我Georgy就行。

周:等等,所以你们……都是基金会的?

Georgy:啊,是这样的没错。其他人……你们还要自我介绍吗?

(未知青年女声):(点了点头)是啊,Georgy,你帮我们一起介绍了算了。正好看看你这次能不能把我们的名字和研究方向都记住。

Georgy:也好。这位是Anna Jones,基金会总部的3级研究员,研究方向是分子生物学和微生物学。……左边这位是Leticia Muller,基金会德国分部2级研究员,研究方向是……是什么来着?

Leticia:(笑)是地球历史学。

Georgy:(挠了挠头)啊对……不好意思,我老是记不住。然后这位是佐佐木健一,基金会总部3级研究员。研究方向是……这次我记住了,是模因学?然后是Anastasia Flerova,你是乌克兰人还是白俄罗斯人来着?基金会总部2级研究员,研究方向是奇术。

周:啊,很高兴认识你们。

Georgy:好……其他的闲话不说了,我先给新加入的年轻人简单介绍一下情况吧。一会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你。

Georgy:简单来说,我觉得既然各位都是深空探索方向的成员,那大家应该都发现了——我们现在所在的区域是一个转轮式的星舰或者空间站,依靠离心力提供人造重力。

Georgy:我们都是随机地在这座设施上的某个地方醒来的,而且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如何来到这里的记忆。我不知道你是不是这样,但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也是一样的情况。之前我们讨论过,发现我们所有人都是基金会成员,并且都在深空探索的相关部门工作——从你刚才的介绍不难听出来你也是。

Georgy:我本人就是在这个大会议室里醒来的,运气还不错。因为这附近有一个小储藏室,里面有些生活物资,够我一个人消耗几天。Leticia是第二个来到这里的,她应该是在附近的一个电梯间里醒过来的。——你是怎么过来的?

周:我也不知道,似乎是空间异常什么的。总之,我醒来的地方应该是一间化学实验室。我醒来的那个地方周围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一些葡萄糖和氯化钠,还有两桶水。我依靠这些东西撑不了几天,所以不得不出来寻找补给。我大概是进了一个空的储藏室一样的地方,里面有个被破布包裹住的骷髅架子。我在里面找了找东西,有点头晕,但也没找到什么。再出来我就发现我好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然后……。

Georgy:好……我明白了。

周:什么?

Georgy:你应该确实是遇到空间异常了。事实上你也不是第一个这么过来的。佐佐木和Anna都是这么来到这里的。

Georgy:我们这支队伍其实人员组成一直在变动,因为总会有人加入,也总会有人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要么死去,要么失踪,要么离开。我是一开始就已经在这里了。你是我们的第19位成员。不管怎么说……得益于我们之前的探索,我们已经搞清楚了一点——这座设施里有相当多、相当多的异常,堪比一座所有异常都收容失效的大型站点。倒不如说我觉得这里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但我没有在这里找到任何类似收容室或者其它什么类似的结构。我甚至不知道谁建造了这座设施。

Georgy:所以有几条规则我想你有必要注意一下。第一条,最重要的规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一个人行动——在这里,单人行动基本等于送死。不仅仅是探索,甚至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独身行动都不行。总之,随时确保你和另一个人随时待在一起。这里的异常不只有你刚刚看到的、被我打死的那些黑泥一样的怪物,可以说……每走几步路,就能遇到危险。我甚至对于你是怎么活着走到这里的有点好奇……

周:所以说,之前我看到的是……?

Georgy:那种黑乎乎的玩意儿在这座设施里随处可见。只要你是一个人待着,它们就会凭空出现——注意是凭空出现。反而是如果两个人以上在一起待着就没事——但两个人不能同时睡觉。

Georgy:……还不止这些,总之我也不知道这里还会出现什么。所以接下来是一些其它的事情。我们这是最后一次使用这座会议室了。从这个意义上说,你运气也不太好,周。这间会议室周围所有的储藏室都已经被我们清空了,我们现在也没什么储备,所以要去其他的地方获取物资——

周:呃,如果要探索的话,我倒是带来了一些东西,可能会有用。

Georgy:哦,你都带了什么?

(周按顺序从自己的背包中取出各种从实验室拿出来的物资)这些东西……手电筒,砝码,电池……然后是氯化钠,葡萄糖……还有这个……

Georgy:准备得还挺齐全嘛。

(周从自己的背包中拿出几个玻璃安瓿)

Georgy:这是什么?

周:一些常用的化学试剂。硝酸,盐酸,硫酸,氢氧化钠,碳酸钠,酒精,丙酮。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用,但保险起见我还是带上了。……呃,因为太多了带不走,所以就每种只拿了一点。

Georgy:喔,等等。所以你刚才说你是从化学实验室过来的对吧?那边有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吗?

周:似乎没什么东西。我印象里就是一些一般的工具,天平啊磁力搅拌器啊什么的……然后也没有水。哦对,好像有几台光谱仪,但是都断电了,基本上不能用。我觉得那应该不是唯一一间化学实验室。

Anna:那个区域有多大?

周:其实我不知道……因为我只走了没多远,进的第一个房间就把我传送走了,所以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周围的设施环境什么的……

Anna:周围有什么标志物吗?

周:那附近只有那一个房间的灯是开着的,很容易识别。

Anna:好吧。我是从生物实验室区域醒来的。我所看到的东西……好像相当有意思。不过我也没怎么来得及探索就莫名其妙地被送来这里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