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
评分: +1+x

他后来偶尔也会想起城南那家锁头店,还有那条街上的师傅们。如果他还记得更多的话,他还能想起来,某一天会有一封信从大街的北面来,穿过人流,钻进这件在那家锁头店后面帮工的小学徒怀里。

怒吼

伊格勒什闭上眼睛,施展法术,他的感官随着燥热的夜风延伸开来。他的身体在空气的搅动中被溶解,看不出形体,随着微风拂过巨龙驻守的关隘。

他来拜访一位老朋友。雨夜的晚风悄然流动着,伊格勒什躲避着夜巡巨龙的灵视。在月光所不能及的角落中,从暗影界唤回自己的身体。

术士深吸了一口气,他在寻找占星者马耳他存活的证明……通过闻嗅和聆听。可惜倒下的木屋能回应他的只有死寂,即使在常人无法窥探的界域中,巨龙汹涌的鼻息已经和惊雷一般响,他依旧没有找到这位昔日好友的踪迹,像是马耳他的灵魂从未逗留于此过一般。他在水元素中潜行,但也只从那里面寻到了几张看不出内容的草稿纸。那颗龙眼制的魔具也已经被带走,巨龙们总是在某些方面上处理得很干净。

刚有所缓和的夜雨再次锋利起来。

巫师施法并不如看上去的那样光鲜,一些看似简单的魔咒效果,执行时需要无比小心谨慎。伊格勒什再次呼唤暗影界中的猎肉者,将自己的肉体献给那些遍布暗影界每个角落的蚁虫。他的灵魂再次在风雨中起舞,抓取,塑型,然后延伸到极远处。在同一个瞬间,巨龙们的眼睛被划伤,在他们发声前风就顺着他们的气管直入。最后从鳞甲下的缝隙卸出。

术士从暗影界中抢回了所剩无几的肉体,试图驱使暗能量的代价不会那么好受的,他需要大概几个月的时间才能消除蚁噬带来的影响。虽然说收集一些龙血制作药物可能会对他身体的回复有好处,但眼下要紧的是赶紧离开这里。

伊格勒什乘着风离开了这里。飓风把笼罩在老宅废墟上的乌云撕开了一条缝隙,几点光斑从中露出,投射到了再也无法说话之人的坟墓上。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