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1559
littlebirdhouseinyoursoul.png

于伦敦金丝雀码头█████街观察到的SCP-1559实例,其内容以英文写就。

项目编号: SCP-1559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所有已经被发现的SCP-1559实例都应自其原有位置移除并收容至Site-77。目前全部已知SCP-1559实例都被收容在Site-77的一个高安保等级收容室中。

任何需要直接接触SCP-1559的人员都应事先接种模因疫苗以抵抗SCP-1559的影响。已受SCP-1559影响的人员应接受A级记忆清除以消除项目的精神影响。

描述: SCP-1559是一组海报,其特征为表面以不同的语言写有“仍有少数人在倾听鸟鸣(A FEW STILL LISTEN TO BIRDS)”字样。所使用的语言与其制作者1的母语及SCP-1559出现地点的主要语言有关。

SCP-1559于1997年发生于美国佛罗里达州的一次环保主义者冲击当地KFC餐厅的活动中被发现,此次事件中数个之后被确认为SCP-1559-1的个体携带贴有SCP-1559实例的标语牌。目前已在伦敦、纽约、上海、香港、新加坡、马德里、巴黎等地发现了共144份SCP-1559实例,其出现位置一般位于市中心和商业区,且现有情报表明鸟类死亡率高的区域更容易出现SCP-1559。少数情况下,SCP-1559实例将由SCP-1559-1个体携带,而不是张贴于某个地方。

项目的异常性质在任何一名人类个体持续注视一个SCP-1559实例超过5秒后显现,此时该人类个体将被转变为一名SCP-1559-1个体。一旦触发项目的异常性质,该个体将对鸟类的鸣叫声变得格外敏感,并将立即获得理解鸟类叫声含义的能力。一段时间后,SCP-1559-1个体将按时间顺序表现出下列五种症状:

440px-Quetzal01.jpg

一只雄性凤尾绿咬鹃个体。

  • 对鸟类表现出特别的喜爱。
  • 发展出针对鸟类的信仰。
  • 不惜一切代价地为其可以主观感知到的所有个体提供巢穴、食物、水分,并保护和救助这些个体。
  • 对一切以鸟类为食的行为表现出极度的厌恶。
  • 在日常生活和行为上模仿鸟类。

同时,SCP-1559-1个体将自动获得如何制作SCP-1559的相关知识。这些个体将制造更多的SCP-1559实例并试图将其张贴于上述符合要求的地点。SCP-1559-1可以以他人可以理解的语言翻译鸟类的语言,但均拒绝或声称无法表述或演示SCP-1559的制作过程。

附录I:访谈记录1559-20120614A

为进一步测试SCP-1559的性质,D-19289(男性,41岁)依照指令在无防护措施的情况下被要求直视一份以其母语写就的SCP-1559实例30秒。D-19289随后被确认成功转变为一SCP-1559-1个体。随后,对象被要求在监视下居住于位于墨西哥尤卡坦州的一处林间小屋内,并记录其听到的鸟鸣声中所包含的信息。对D-19289的访谈每30天进行一次。

日期:2012年4月14日

受访者:D-19289

采访者:Dr. Arbuzov, Site-77 二级研究员

<记录开始>

Dr. Arbuzov: 早上好。今天感觉怎么样?

D-19289: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这里悦耳的鸟鸣声让我心情十分舒畅,而且听他们聊天也让我的生活没那么无聊。

Dr. Arbuzov: 噢?开心就好。

D-19289: 最近外面很多鸟儿都在吵着找伴侣约会,毕竟,你知道的,春天到了嘛。在这里听鸟儿给自己心爱的伴侣唱歌,吸引他们共度良宵,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Dr. Arbuzov: 介意与我分享一下你都听到了什么内容吗?

D-19289: 我当然很乐意分享。唔,我想春天是繁殖的季节,所以很多鸟都在找伴侣。除此之外……基本上都是“哪棵树的树果味道更好”“哪棵树上有更多的肥肉虫子”之类的话题,就……觅食嘛。不过也有其他的内容,比如说……

Dr. Arbuzov: 比如说?

D-19289: 偶尔会有被野兽或者其他猛禽吓到的鸟试图呼救或者吓退敌人的。也有一些嘴很碎的鸟会闲聊八卦,比如在哪里看到附近镇子上哪些人家里打架了之类的话题。还有一个值得注意的,我还挺喜欢听,但我不是很理解内容,好像是一首诗来着。

Dr. Arbuzov: 诗?

D-19289: 是的。这边的很多鸟都会吟诵诗歌。内容上大体都差不多,给我的感觉似乎是那种叙事诗。特别是有一种背上的羽毛是绿色、腹部羽毛是红色、长着长尾巴的小鸟,特别喜欢唱这个。其他的鸟也经常唱,但我还是最喜欢那种绿色小鸟唱的,好听。

Dr. Arbuzov: 愿意跟我说说他们的内容吗?

D-19289: 当然!我记在纸上了,我找找……

第二太阳的孩子

迷失于火雨之中

它们的世界已被深深埋葬

只有天空仍为他们敞开怀抱


第二太阳的使者

翱翔于大地之上

它们的辉煌已被多数人忘却

只有少数人仍在聆听它们的歌唱


第二太阳的后裔

徘徊于时间之中

它们的心愿从未被抛弃

终有一天,它们的国将重新立于大地之上


它们最后的执念仍在流传着

它们最后的子孙仍在期待着

仍有少数人在倾听鸟鸣

Dr. Arbuzov: 呃……不好意思,这是什么意思,你清楚吗?

D-19289: 我说了我不太清楚,但感觉还挺有意境的。很有那种……失落的文明的意味?还有,那种小绿鸟唱歌真的很好听。

Dr. Arbuzov: 好的,我了解了。我们会允许你在这里再待一阵子的,非常感谢你的配合。

D-19289: 太好了!

<记录结束>

日期:2012年5月14日

受访者:D-19289

采访者:Dr. Arbuzov, Site-77 二级研究员

<记录开始>

Dr. Arbuzov: 好久不见。

D-19289: 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出去救助鸟儿?

Dr. Arbuzov: 不好意思,你说什么?

D-19289: 为鸟儿寻找食物、水分,为它们筑巢,为它们驱赶天敌。

Dr. Arbuzov: 但你现在还是基金会的D级人员。你不能随意离开这里。

D-19289: 你让我出去。你们这些卑微的人类制定的所有规定都是毫无意义的。

Dr. Arbuzov: 你这是什么意思?

D-19289: 听着,地球曾经是鸟儿的王国。我们只不过是僭越者。它们才是这里的主人。

Dr. Arbuzov: 你是说那首诗吗?

D-19289: 那不光是诗,那是曾经发生于地球上的事实。

Dr. Arbuzov: 据我所知这种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

D-19289: 鸟儿的文明比我们的要圣洁得多。我们的文明肮脏、丑陋,来自趁人之危的偷袭行动。我们应该赎罪,小姐。我们应该把它们的国还给它们。这些事情都是鸟儿告诉我的。它们为我讲述了它们曾经辉煌的文明。它们是第二太阳的孩子。

Dr. Arbuzov: 事实上,鸟是一个很晚才出现的物种。至少就我们了解,鸟类的智慧并没有高到能建立文明的程度。

D-19289: 人类对地球做过的烂事太多了,别试着为人类的卑劣言行找借口了。

<记录结束>

访谈被迫中止。随后的一个月中,负责看守D-19289的工作人员多次报告声称D-19289试图强行闯出其所在的房间,去木屋之外“拯救鸟类”,同时频繁地询问工作人员“是否有过食用鸟类的行为”。如果工作人员做出肯定的答复,则D-19289将会持续对工作人员进行言语辱骂和攻击。此外,D-19289持续向工作人员索要大量“自然掉落的”各种鸟类的羽毛,并在平日的生活中穿戴以鸟羽毛做成的衣物和饰品。

日期:2012年6月14日

受访者:D-19289

采访者:Dr. Arbuzov, Site-77 二级研究员

<记录开始>

Dr. Arbuzov: 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了?

D-19289: 为了让我更接近更加高贵的生命形态。kyow。

Dr. Arbuzov: 所以你还是坚持认为你那个鸟类比人更高贵的观点。

D-19289: 这是事实,博士。kyow。曾经还有过许多和我一样明智的人。kyow。

Dr. Arbuzov: 这也是你从那些鸟嘴里听来的吗?

D-19289: 没错。那些绿色的小鸟告诉我,他们一族一直以来都负责传递鸟类的历史。kyow。他们也负责给予我们这些人类以启示。kyow。

Dr. Arbuzov: 好吧。那么他们又跟你说了哪些事情?我很乐意知道。

D-19289: 这里的原住民——他们开始尊奉鸟类为神明,服侍和照顾鸟儿们,就像他们和我们应做的那样。kyow。

Dr. Arbuzov: 呃。原住民,你是说阿兹特克人和玛雅人吗?

D-19289: 没错。该死的西班牙殖民者毁掉了这一切。kyow。从那之后,鸟儿的信仰者们消失了,这些小鸟也不再如西班牙人来之前那样欢快地歌唱了,因为没有人再继续聆听鸟鸣了。kyow。

Dr. Arbuzov: 但阿兹特克人和玛雅人的后裔还活着,不是吗?

D-19289: 是信仰,博士,信仰。已经几乎不再有人信仰鸟类,不再有人意识到自己曾对鸟类犯下的罪了。kyow。

Dr. Arbuzov: 好吧……我想我没有更多问题要问了。你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还有什么想说或想问的吗?

D-19289: 你吃鸟吗?

<记录结束>

实验期结束后,D-19289被执行A级记忆清除。此后的D-19289没有再展示出对于鸟类的执念,同时,他不再具有理解或使用鸟类语言的能力。

附录II:对个体SCP-1559-1-A的访谈记录1559-20170426F

在数年的调查和审讯后,基金会确认了SCP-1559的最初制造者SCP-1559-1-A的身份。SCP-1559-1-A为一名69岁的男性Juan Alvarado,墨西哥籍纳瓦人,曾经为一名研究鸟类的动物学家。在其身份被确认后,SCP-1559-1-A在基金会要求下同意接受访谈。

日期:2012年6月14日

受访者:SCP-1559-1-A

采访者:Dr. Arbuzov, Site-77 二级研究员

<记录开始>

Dr. Arbuzov: 好了,Alvarado先生,我们今天想找你来是想问问那些海报。

SCP-1559-1-A: 我知道你们想知道的。你们猜得没错,我确实是那些海报的最初创造者。

Dr. Arbuzov: 是的。我们没什么恶意,就是想请您解释一下您是怎么做到的,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SCP-1559-1-A: 抱歉,其实原理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无法表述这个过程。我可以演示给你们看,但考虑到你们可能会因此而阻止我们的行动,我拒绝。

Dr. Arbuzov: 好吧,我暂时尊重您的意见。可否告诉我们这套技术是您从什么地方学到的吗,还是您自己发明了它?

SCP-1559-1-A: 制造这个的技术是我们的文明从上古时代就流传下来的,我只是稍微把它做了一点现代化而已。就是把手工作画换成了打印机,把内容换成了更简明易懂的文字,做成了海报。你知道的,随着时代发展,有些东西也该与时俱进了。

Dr. Arbuzov: 呃,我还是不太明白,做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吗?

SCP-1559-1-A: 这是我们的信仰。

Dr. Arbuzov: 信仰?您是说认为鸟类比人类高等,人类偷了鸟类的文明什么的那些吗?

SCP-1559-1-A: 现在已经很少有人再信仰鸟类,很少有人聆听鸟鸣了,博士。真正明智、愿意赎罪、愿意接受真正的知识的人,已经很少了。

Dr. Arbuzov: 那您是说,曾经有很多吗?我确实听说过一些关于阿兹特克人或者玛雅人信仰鸟类的故事。

SCP-1559-1-A: 曾经在这片土地上,有许许多多信仰鸟类的人。古代的祭司们在偶然之间从羽蛇神那里获得了启示,掌握了制作这些东西的方法,然后学会了聆听鸟鸣。于是,我们得以更好地聆听神的声音。现在这种宝贵的智慧却几乎失传了,我想我有义务让它延续下去。

Dr. Arbuzov: 呃,我不太明白。据我们所知,这些海报确实会让人信仰鸟类,但我不太懂这和羽蛇神有什么关系。

SCP-1559-1-A: 鸟儿们总是在重复地歌唱着一首歌谣。所有鸟都会唱,但凤尾绿咬鹃唱得最多也最好听。这首歌谣就描述了羽蛇神的启示,这也是为什么它会被视作羽蛇神化身的原因。

Dr. Arbuzov: 歌谣?您是说那首诗吗,以“仍有少数人在倾听鸟鸣”结尾的那一首?

SCP-1559-1-A: 没错。这首诗告诉我们,人类所获得的一切并不是理所应当,我们的祖先趁鸟类的世界陷入混乱,从他们手中窃取了大地。

Dr. Arbuzov: 不好意思,无意冒犯您的信仰,先生。但我必须得说,作为一名研究鸟类的动物学家,您应该也很清楚鸟类从来没在主宰过地球。

SCP-1559-1-A: 鸟类确实没有,但它们的祖先做到过。这一点不仅仅是我的胡言乱语,科学也能证明这一点,证据就藏在那些化石里。

Dr. Arbuzov: 祖先?等等,你是说恐龙——确实,恐龙被认为是鸟类的祖先,也就是说——

SCP-1559-1-A: 你看,在阿兹特克的信仰里,第二太阳羽蛇神下凡创造了地球的第三代居民,这一代居民毁于火雨。当我们还在努力研究地球历史的时候,鸟儿已经把一切都告诉我们了。这还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Dr. Arbuzov: 请您解释一下?

SCP-1559-1-A: 您应该知道,有些种类的恐龙长有羽毛,就像是传说中的羽蛇神。毕竟,羽蛇神的后裔,理所应当拥有和羽蛇神相似的样貌,对吧?然后,6500万年前,一颗陨石落在了尤卡坦半岛这里,带来了一场火雨。这些不都已经被那首诗,和我们古老而神圣的信仰,完全描述过了吗?

Dr. Arbuzov: 但——我是说,您为什么要制作那些海报?这和您刚才说的没什么逻辑联系。我不明白,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SCP-1559-1-A: 六千五百万年来,恐龙的后裔们都没有忘记它们曾经的辉煌。它们始终想要重新主宰曾经属于它们的大地。而我们,应该为我们过去的所作所为赎罪,应该像侍奉我们的神那样侍奉鸟类。

SCP-1559-1-A: 哺乳动物偷窃了它们的世界,它们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记录结束>


Special Thanks!

FireknightFireknight
petitepaddingtonpetitepaddington
quickestsilverquickestsilver
TopDownUnderTopDownUnder
LimeyyLimeyy
Bread_TyrantBread_Tyrant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