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ains

我妈妈并不是什么乐观主义者,但她始终相信我的兄弟Milton还活着。

“那么我该称您为——”装大人模样欠身的男孩低着头不知道朝哪瞥了一眼,突然冒出一句:“Cassandra小姐?”

“是Cassy。”Cassy指正他。见鬼,为什么每个人见到她都会喊出那个名字,难道她看起来真的很像一个预言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