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个故事准备好了吗

SCP基金会

1


姓名: 2

SCP基金会

控制 [漏洞] 保护

[洞]
[洞]
[洞]
[洞]

评分: 0+x

“博士。”

我并不记得我见过这个人,我甚至不知道我自己是谁。却偏偏在看到它的这一瞬间知道了这个躺在地上,满身鲜血的男人的身份——SCP基金会的一位博士。

在看到这个男人的一瞬间,我也渐渐开始理解自身的存在。

——我是SCP-……后面也许是什么数字,我记不得了。最重要的是,我清楚的明白我要做什么:解开发生在这位“博士”身上的死亡谜题。

……

我环望四周,除了我、博士和在他身旁的七朵花以外再无别的东西。只是实话说,这些花让我很难把他们当做类似于红石蒜之类的东西对待——在我看来这些甚至可以被当作几棵树。此刻那个早就咽了气的男人正坐在下面,他的脸血肉模糊。

而此刻我手上正握着一根铁钩,顶端仍在留着血迹。血迹没有从远方延伸到我们的脚下,似乎我正是站在这里对他实行了无人道的虐杀。

我的肩部酸痛,可能刚刚挥舞打击过什么东西一样。如此看来。

“凶手是我”。

事情并没有发生任何转机,石蒜的花瓣没有四散飘扬、没有什么东西在天边庆祝我解开了迷题。一切看上去没什么变化。可能凶手不是我、又或者谜题并没有得到解答——我需要知道我的“动机”是什么。

我用铁钩轻轻扒了扒博士的衣服,白(如果不算血迹的话)大褂,内衬一个口袋。在左胸上别着一个三箭头的胸牌。除此之外在衣着上没有什么可引起注意的东西。倒是内侧的口袋里面有什么让我提起了兴趣。

身份卡。

SCP基金会

收容专家 | 博士

[这里或许是一张照片]
[但是被我捅了一个窟窿]

姓名:[没法辨认]

背面是:

SCP基金会

控制 [漏洞] 保护

[大窟窿]
[大窟窿]
[大窟窿]
[大窟窿]

这个听上去像是什么慈善基金会的东西看起来并不是这么简单。“收容专家”、收容专家、“在‘收容’方面颇有研究、精于此道的人”。而“收容”这个词无非就是“收起来”之类的,看来他的工作可能是“把什么东西关在什么地方里面”。那么收容的理由呢?目的是为了什么?

背面的缺口刚好有两个字符大小的空隙,联想到我们之间的联系“SCP”,我试着把字母做了一下伪展开。

控制 [缺口] 保护
S C P

控制 收容 保护
S C P

控制 收容 保护
Secure Contain Protect

看上去像是那么回事了,但是我的名字不应该是“控制收容保护-[数字]”才对,根据日常经验去判断3的话,字母-数字应该是某种编号类指代性称呼,也就是说前面可能是某个词的缩写、或者是个无实意序列,不应该是一个……没什么意义的组合。

现在已经证明了SCP这三个字母并非是无实意的,也就是说SCP这三个字母另有含义。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是“一个被编号的事物”,而他们的工作正是“把什么东西关在什么里面”,可能我(们)是作为被关押的东西存在。也就是“被收容物”。

“真相大白,博士想要抓住我,把我关进某个地方,最后被我反杀。”

看来并不是,或者说,不完全对。在我们身上一定有更深的秘密。

回到SCP究竟是什么上来。我无法回忆自己的编号可能正是因为我不需要知道自己是谁、又或者是不应该回忆起自己是谁——SCP这三个字母的含义对我本人来说并不是一个具有明确指代含义的代称,而是一种属性:无论我的编号是什么,我都是一个“SCP”。

又或者有另一种猜想,我的编号本身就是谜题的一部分,也就是我的身份是清晰明了的,“我”应该是某个明确的事物。在解开谜题的过程中,我必须要知道自己是谁,或者知道我为什么失去了编号。

再做另一个伪展开吧,他是“收容专家”Containment Specialist,而我是“被收容物”Something Being Contained。区分语态的话,至少我们的交集里面有Contain,也就是三词里的“收容”。

作为一个指代性很强的“名”,我大胆猜测了一下,要么SCP-xxx是对一个名词的编号,要么是对xxx做修饰用。而两种指代名词里面含有的contain都在中间,前者的话就是“S的、(被)收容的、P”,后者则应该是“S的、(被)收容的、P的”。并不能排除是“S-C”类的合成词组的可能。

筛选了一下我脑海中以S开头的形容词,我最终锁定了safe、solid和special。

OK,首先明确一点,如今的情况对我来说仍然是“不正常”的。起码这个世界并不应该是这种满地裂纹的景象,而这个男人一定只是某个组织的一员——换句话说,一定有很多人,不止我们两个。

按照当下的情况来看,我是“安全的被收容P”可能性很低。而solid作为固态与之对应的是液态和气态,如果是如此的话,我有关“液体”的部分一定是无“异常”的。另一种可能就是“特殊的(被)收容P”。而无论是P开头的名词或是形容词都浩如烟海,靠穷举是不太有希望能碰到正确词汇的。我决定寻找新的解密方向。

整理一下谜题:

  • 这里是哪
  • 我的动机
    • 我的身份
      • SCP-是什么,xxx是多少
  • 七朵花

七朵花。尽管这七朵花是视野所及范围内唯一高大的东西了,但我并没有注意到这七朵红石蒜。而这七朵花里面远处的四朵已经凋谢,只有我和博士这里的花还开着。

“这个场景是被决定好的,”我的心里不由得这么想,“什么东西存在,则必定有其存在的意义。”

这个世界没有太阳,只有远处有着耀眼的红光,同样红的还有血和仍开着的红石蒜。

如果这个世界是被决定好的,那么这个场景里的东西必定有着传达“决定者”的内心想法的象征意义。换句话说,红石蒜并非只是红石蒜而已,红石蒜是光。

“光、亮光、灯光、光束、光的碎片、烛火,烛火?”风吹过,远处的红石蒜飘下一片花瓣。正如同被风吹得忽明忽暗的烛火。

“被设定的世界(是故事吗),逐根吹灭的蜡烛,死去的人。”这一切都感觉与日本神话里的“百物语”故事联系到了一起。联想到“他的工作,以及过去的同事们”,故可以做出“曾经拥有的一切因为七朵红石蒜的产生而毁灭了,而我正与这七朵红石蒜有关”的推论。

7,7。

按照现在的情况,我们的故事发展可能是线性的,他们试着收容我这个“特殊的”,与7有关的“实体”。但最终在收容过程中迎来了毁灭。

象征意义,象征意义。七/我能毁灭什么呢,这世界光秃秃,没有工厂,没有建筑,没有星空,这里存在的只有我、龟裂的大地、博士和红石蒜罢了。

但“这里是什么”最终还是没有一个定论,或许什么都不是,也可以什么都是,而我只是满足故事需要的一个危险角色,一个怪谈里的人物,我的起因没有定论、我的真实身份不需要设定。只需要我看到博士的那一刻起的一些我从未接触过但是熟悉无比的知识。博士也并非是谁,他是“他们”,整个SCP基金会,他也是整个故事。

红石蒜的花瓣在掉落。我抚摸着我的脸,这里什么都有,却什么都没有。

而这故事也没有什么细节的东西,一切只是他脑海里的一副画面罢了。这里甚至不存在所谓具体的设定。我的思考只是作者推动剧情的工具,而我将如他所愿——这个故事即将迎来终结。

“我是特殊被收容实体,一个并不存在的事物。我是代表着7的存在,而我(这个故事)所代表的七根蜡烛熄灭的时候,这个世界就将毁灭。一个名为SCP基金会的组织想要通过遏制我的行动/消除我的存在来减缓或是停止这个过程,并最终在探索中毁灭了自身。”

这就是那个作者想要讲的故事。

如今,他讲完了。很快就轮到下一个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