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寐之梦

URL:no-sleep-to-dream
TAG:原创 故事 crossover kindness


“哈尔马?”

男人从角落走出时,哈尔马正在闭目冥想着有关青豌豆、桃花心木陀螺与缝衣针的故事。他看上去是如此模糊,和朦胧的夜色几乎融为一体,近不可分。只有被月华映射的那一角显得尤外湿漉光洁,水墨般晕染着周围的一切。他不声不响地走近,将滞留身后的景物都尽收阴影,一一吞噬。

哈尔马已经好几宿没合过眼了,他把精力都尽可能用于追溯过往的记忆。对他来说,同往事间好似隔着蒙着一层水雾的毛玻璃。他努力试着将它擦亮,来还原那些捉摸不清的梦境。徒劳许久才发觉,无论他如何卖力,那些一壁之隔的过去都无能为力也无可挽回了。

“路却埃先生?”哈尔马将头转向来者,不确定地问道:“是您吗,奥列·路却埃先生?您来了?我以为您早已忘了我……”

湖畔,示兆者后仰在一条公园长椅上,漫不经心地扫视着隔岸冉冉升起的云烟,若有所思。

一顶毛毡帽斜拐着冲他飞旋而来,他信手一抓,随后顺其自然地将它扣在头顶。“梦想家!”示兆者笑逐颜开,伸手拍了拍一旁的空位,“事情进展的怎么样?”

就像是有一大团墨水滴淌在这张公园写生上,男人从浓墨中穿行而来,他顺从示兆者的好意坐了下来。湖水波光粼粼,倒映着长椅上的两人——如出一辙的脸庞,别无二致的穿着。

“好极了。”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僵硬,“……谢谢你.,你的衣服穿起来很舒服。”

示兆者乐不可支,“小事一桩。衣服你就自己留着吧,正好改改你的衣品。”

男人摇了摇头。片刻,一直笼罩在他身上的浓墨,连同那身西装,那顶毛毡帽,与那副面孔,骤然涣散作点点墨滴,在将落未落至地面时拉伸成线条状,将他包裹得密不透风。墨色褪去,男人身着烟灰色马甲,斜戴着一顶圆顶礼帽,半遮住他的脸部——一个黑色三角形深深地嵌入了那里的皮肤。

“那么,愿意同我讲讲你的故事吗?”示兆者将左胳膊枕在脑后,伸出右手,挑拨着对岸的云烟。那些虚幻,流逝,不易把握的雾霭,有实质地凝成剔透的丝状物,在示兆者灵活食指的指导下,拆解,编织,纹样,着色。原本说不明道不清的前路,顿时变得明朗了不少。“我可是非常期待着呢。”

一阵沉默,伴随着男人的长叹告终:“我什么也没讲,到最后也什么都没讲。.”

示兆者的动作停了下来,那些好不容易聚形成的云雾,掐准时机无声破灭,从他的指间四散而去。“就像我看到的一样。”示兆者拍了拍男人的后背,宽慰道:“那个男孩呢,他戳破你的谎了吗?”  

星期一无故事
星期二未见的故事
星期三花园的故事
星期四垂朽的故事
星期五酩酊的故事
星期六守望的故事
星期日爱的故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