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语谈 第十八期:道格
评分: 0+x

采访人:大RRe_spectatorsRe_spectators

受访者:道格DouglasLiuDouglasLiu
人事链接

i-douglas.png

那先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各位好,这里是道格,基金会写手兼翻译,目前在另一个和基金会八竿子打不着的圈子解锁同人文写作技能中,勿cue。

涉猎面很广啊(笑)
那你当初是通过什么契机了解到基金会和中分的?

现在回想的话,我应该很久之前就听说过基金会的东西了,但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一开始是在哪里听到的了。然后在18年的时候,我的一个微信游戏群里有个学姐推荐了《脑叶公司》,然后就聊到了SCP。我记得我当时我回了一句“是不是有一个看一眼就会把你脖子扭断的雕像?”。然后就从那天开始我就开始正式接触SCP了。

所以后来就这样入坑了(
那你一开始是先打算写原创还是先打算翻译的?

一开始的时候其实也没有什么打算,就想着先涉猎一下,读读文什么的。我高中的时候其实有试过自己写点小说什么的,所以要说的话,一开始应该是更希望写原创多一点,但是后来感觉翻译我好像也能做,于是就A上去了。如果没记错的话我在CN正式留下来的第一篇文章应该就是SCP-4321的翻译。

和做翻译相比,对你而言写原创感觉如何?

感觉没什么可比性啊(

实际做下来做翻译和写原创其实是两种不同维度的难度。做翻译虽然不用花心思在剧情设计上,但是英语语法和中文语法有很大的差异,想要翻译得流畅通顺,花的功夫不比写原创时的遣词造句要少。而原创需要的是另一个方向的语句打磨,是要为某个特定的创作元素服务。两者的差异还是蛮大的。



好,那么差不多我们就进入正式的原创作品环节了!先从最早的一篇开始吧,SCP-CN-853

淦,黑历史啊

其实也还好,至少我看完觉得是比我第一篇神风要好多了(笑

CN-853是我的第二次投稿,我的第一篇其实写的也可以说是同一只“断手”,但自然是写烂了,就被down删了。当然现在回来看CN-853我也觉得问题很大啊!我其实一直有重写它的想法。

所以说……为什么会想到用断手这个题材?感觉这篇文章在这里的处理很……奇妙(

这个我想我自己其实也不知道。有一些点子其实就是灵光一闪地砸进了我的脑海里,我就写了。非要说的话只能说我感觉这个“挺cool的”(

SCP一开始吸引到我的,或者说它所描述的异常所给我的感觉,就是这么一种“怪东西”。它不讲现实科学的逻辑,它好像有它自己的一套逻辑,基金会就是在试图弄明白它的那一套逻辑是什么样的,从而对它进行收容。这个“断手”的点子其实就是这么一个想法的具限,它好像是有逻辑的,好像和什么东西相关,但是它又表现出了随机的状态,一个黑箱,基金会也搞不清,只能一步步去探索这个逻辑是什么。

所以说到底,选择一只手只是因为这个点子很怪吗?还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对,就是因为这个点子很怪(

如此说来也的确。这篇直觉上感觉各种异常性质之间好像没什么联系的样子,所以这一点其实也是有意为之?

其实应该说是当时写得烂(

我很多时候其实是倾向与构建某种画面感。我现在复盘的话,当时我其实想要描绘的是这么一个画面:一只断手在空中缓缓下降,像一个不详的倒计时,基金会不知道的它什么时候会下降,也不知道倒计时结束会发生什么,只能不停地试着去阻止它的下降。而当时的我并没有足够的能力去设计出更好的紧迫感,于是选择了给它加各种异常性质来提高危害性这么一条路。刚刚又说到我其实有重写它的想法,其实我就有思考过如何去重现我这个原初的画面感,不过目前还是一个踌躇不前的状态吧。

其实说到这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这个点子其实和SCP-3034有点像。3034应该可以说是我从一开始到现在都非常喜欢的一篇文档,它所描绘的“倒数站的异常”就是那种吸引到我的纯粹的“诡谲怪东西”。我想当年“断手”这个点子其实某种程度上是我在试图复刻这种感觉吧。

这一点有点像是一个很普遍的想法,也就是“异常应该不讲道理”。所以这篇其实大抵也是这个思路?

是的。或许应该说“异常讲它自己的道理”,基金会就是在试图理解它的那个道理是什么,有时能理解,有时不能理解就只能跟着它走。我还挺喜欢这种方向的创作的。



第二篇作品就参加了cn1000竞赛呢。当时是怎么决定要参加的?

就是凑热闹嘛,还能是什么原因嘛(

所以说也是看到就参加了,确实够大胆的(笑
换做是我的话应该还是会选择默默吃瓜(

(Insert your contents here)

你当初是怎么理解“流传”这个题目的?不得不说在我看来这篇扣题扣得还是挺不错的。

其实就是很字面的理解,故事的流传。我还挺看重扣题的,所以可以的话,命题竞赛我都会尽可能地从题目的字面义上去思考,所以最后就这么想出来了一个有关流传的家族轶事的点子。

家族的传承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想法。而且这里提到的一个对抗异常的家族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点子,看起来颇有种历史小说的感觉。你是怎么构思出来这个点子的大致内容的?

因为毕竟是整千竞赛嘛,所以一开始就有想过要在设计方面精巧一点,所以就打算走“无法确定故事真相”这么一个方向,也和“流传轶事”这个元素挺契合的,再然后就是敲定了“虽然无法确定真相,但是故事已经结束,真相已经不再重要了”这种思路。我自己还蛮喜欢村上春树的作品的,他的不少长篇小说的结局其实都会有一种“怎么这就结束了”的感觉,但你认真思考的话,其实故事确实已经讲完了,而那些还没解答的谜团,其实只是其他角色的分支剧情,无关紧要,主角的故事确实在结局的那一刻就已经结束了,不需要再继续叙述了。我也想要复刻这种感觉,所以就敲定了“最后能够讲述流传故事的人在最后也死了”这么个设计。

我一开始的想法其实并不是“对抗异常”的家族,而是在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家族,但却不知为何只有轶事流传而没有任何实物证据。但是作为理科生,我在历史方面的储备可以说是真的非常的堪忧,我很快就意识到,在不算长的写作时间里,我是不可能有足够的时间去查阅足够多的历史资料来支撑我的写作的,所以我就选择了改成“对抗异常的架空历史”,这样就相对好发挥了。

但感觉这样的修改意外地获得了很不错的效果,无论从点子角度还是从文章的剧情角度,能看出来一点反思基金会目标和行事方式的影子,这是你这篇文章想表达的核心吗(

我其实很多时候都没有想过要表达什么核心,一般我都是描绘某个故事或者意象是最主要的,要表达什么是后面看情况或加或不加的事。因为一开始敲定了“真相无法确定”的设计,所以很自然地想到需要有两边互相矛盾的文档。我自认在“家族不存在”一边的文档里,基金会的做法其实还算是合理,毕竟有提到这个流传的故事开始对社会带来了危害性。当然为了剧情需要,就有意识地让基金会“做过了”一点点。其实回头看,虽说一开始是要走“真相无法确定”的设计,但其实其中一个解还是可能性更大的。不过至少“故事已经结束了”这个想法也是贯彻到了。

还有,请采访人不要硬cue混沌理论(

草,我不是我没有,这一定是作者之间的心灵感应(不是

好吧认真地说,你自己对这篇满意程度如何?

不过不失吧,这是我当时能够给出的比较好的作品,它做到了我想做到的效果。当下的我再回头看这个点子,我其实也没有特别多想要动刀的地方。而当时我不过是个写过一篇蛮差的原创的成员,最后能够拿到这个成绩我是很心满意足的。

最后为什么选择了1024这个编号?看评论区你说自己有一些特别的理由?

这个是秘密(

但原因其实真的非常非常非常简单,简单到其实不能说是秘密,我敢打赌你现在就能找出来。但是这个问题就留给诸位自己去想啦~1



能讲讲这篇的灵感来源吗?

灵感来源的话跟之前一样的,几乎无法解释。我有时就会想一些有画面感的东西,一开始就是脑海里蹦出来了故事结局的那个场景。当然细节在之后的构思是有变化的,但我基本上就是为了那个醋而包了这盘饺子。后来一个插入进来的元素就是圣经旧约中所提到的“流奶与蜜之地”,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我一开始纯粹就是很喜欢这几个字带给我的感觉。

我自己个人本身就对宗教很感兴趣,平常也会看一些宗教的东西。说点可能会得罪人的话,我个人是觉得CN很多描绘神明或者宗教的作品,其实并没有写出“宗教异常”,或者说“神明超然物外”的感觉,这一点上是能看出来和EN的文化差异的。宗教是有它独特的意象元素的,它的话语体系也不一样。我个人还是挺希望能够在CN写出有意思的宗教神性异常的,CN-1045是我的第一次尝试(其实也可以说是目前的唯一一次尝试,我太鸽了……

确实,这篇给人的感觉就是很诡异,但是也很接地气的宗教感。不过其实即使你这么说,这篇读完之后给我的感觉和之前几篇风格完全不一样,和你之后的作品感觉也有点区别(

我个人感觉更多是因为,这毕竟是第一次宗教类异常的尝试,而我后来的作品就没怎么涉足这个领域了。所以可能是鸽子惹的祸(

所以这篇文章的谜语感和诡异感都是有意而为之吗)

是的,我自己其实也没有设计过这个点子背后的逻辑。这在我看来是“神性实体”吸引人的地方。神明是超然物外的,神明的意志不可为凡人所解读,凡人所能见到的只有神明的大能,然后试着用自己的小脑瓜去猜这究竟是啥意思。我就是在尝试着将这种感觉写出来,同时让这个“大能”看起来忒带感。

这么看的话,这篇还是挺成功的(



这篇能算暖心小短文吗(2

算吗,它最后无效化了欸(

这篇写作的时间也蛮早的,好像也没有写特别久,我其实已经不大记得我当时的想法是啥了。现在来看这个设计还挺老套的。

但说实话,这个点子还意外地挺戳我的,你怎么想到要写这样一个点子的?

回答不上来,这个真的可能是目前唯一一篇我完全想不起来灵感来源是啥的文了……

是这样吗(笑
感觉很有以前那种看人类科学家与动物什么的交流时候的暖心感呢(不是

可能就是想要写一个惨惨的人吧(

怎么想到用无人车去和487互动来展开文章的?这个写法感觉上就非常地……呃……动物世界(

其实就是一个很正常的逻辑推导:因为设计了沙尘暴围绕这么一个画面,加上是个人形异常,那么基金会肯定不会轻举妄动用真人去和它接触,那么无人车听起来就是一个很合理的做法,也就围绕着它去设计剧情了。

确实,但是在画面上却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呢(
最后这个结尾感觉悲剧色彩很重,当时在写作的时候这里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吗?

结尾其实一开始就敲定了,大部分时候我都很早就敲定了结局,估计就是要写一个惨惨的人吧,它想要离开,但是离开让它付出了代价。具体有没有什么深层次的含义的话,我可以说有,但我感觉我可能都是现编的,当时写估计没有想过这些。所以我刚刚也这么说了,这就属于那种很老套的意象,估计现在是不会再写了(



电疗机,非常具有现实讽刺意味的点子。怎么想到要写这个主题的?

这个我记得比较清楚,这是我一次放假坐列车回家的路上想出来的。

表层的灵感来源非常明显,就是臭名昭著的电击治疗,但这只是一部分,甚至可以说是无关紧要的一部分。真正的想法其实还是源于我对自己的一些思考。当下的社会环境下,我想每一名同性恋者都需要经历一个自我认同的过程,一个回答“我能否接受这样的一个自己”的过程。就我个人的思考经历来说,尽管当下有大量研究表明没有任何能够主观地改变性取向的“治疗”,但这并没有让我自己在回答那个问题的时候变得更容易。“性取向是先天基因决定的,抑或是后天环境影响的”这个问题依旧没有一锤定音的答案,哪怕我现在可以相对释怀地给出“不管怎样,它不为人意志而转移,这就够了”这个回答,但免不了,我还是会去想:如果呢?如果在某一个时刻我经历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做不一样的选择,我会不会就不是同性恋了?我是不是就可以走一条没那么辛苦的路了?

电击疗法是无效的,但现在是异常上场的时候。What if?如果杨永信是对的呢?如果性取向真的是可以为人的意志而转移的,在当下的社会环境里,你会否选择用一时的痛苦,换一条未来和普罗大众更融入的路?真的有这么一台机器摆在了你面前,摆在了我面前,你会怎么选?我会怎么选?这个点子就是基于这些思考而慢慢成型的。我一开始其实并不是特别想写它,它挺私人的,而且很“残暴”,但后来还是写了,所以我在评论区写的是“希望各位觉得还可以”而不是“希望各位喜欢”。不过后来看样子各位对它的接受度还不错~

的确,这篇看起来不管是立意还是点子可以说在我看来都选得很到位。不得不说你的文确实大多都很对我胃口23333

说起来,在这篇和上一篇里,提到Akiva辐射的地方也同时提到了“手”这个意向来着。有什么联系吗?

这个其实是我原本想做但我不知道现在还会不会做的一个设定。其实在我的第一篇“断手”被down掉以后,有一段时间里它曾经被加了很多的料,这个想法后来成了一个我想要写成宗教神明向CN-001,并以之构建起一整个设定的点子,一个涉及到一位/多位神性实体的点子。当时的我很确定我的能力是驾驭不住这么一篇CN-001的,但我想给自己铺路,于是在CN-796和CN-1045里我都留了“神性实体”和“手”这个元素。本来还会有更多点子来铺的,但那些就都还没被写出来。

然而随着写作经历的增长,我现在回头看当年的那个企划,其实设定上的问题还是蛮大的,硬伤不少,我多少也失去了当年对它的感觉。加上鸽子,其实我现在也不知道我还要不要写。稍微透露一下的话,大概会是“描述:SCP-CN-001是全体人类的双手。”这种感觉之类的。

对于类似的、反映现实问题的scp作品,你有什么创作体会或者建议吗?

因为其实更多是反映我个人的“问题”,所以我其实并不觉得这算是反映现实问题的作品。所以非要说的话,我给的建议就是“从自己出发”吧。只有真的自己切身体会过,思考过的问题,其实才会知道要从哪个方面切入,从哪个角度去写,以及要写到哪里。我觉得很多问题之所以“现实”,就是因为它没有答案,只有不同思考。而写作并不需要给出答案,写作也是一个思考的过程。



这篇真的太惨了,太惨了,至今一个回复都没有(爆哭3

草仔细一看还真是,是因为题材太冷门了吗(

其实这篇算什么题材吗,我也不知道(

确实,我在读的时候也是……稍微有点微妙的感觉(
说起来为什么会想到写湖边的小屋这么一个场景啊

其实这篇算什么题材吗,我也不知道(

草仔细一看还真是,是因为题材太冷门了吗(

其实这篇算什么题材吗,我也不知道(

确实,我在读的时候也是……稍微有点微妙的感觉(
所以说,为什么会想到写湖边的小屋这么一个场景啊(

其实就是我贴在了评论区里面的那段歌词。“Drove the night toward my home, the place that I was born on the lakeside. As daylight broke I saw the earth, the trees had burned down to the ground.”当时听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就是一个“看着曾经长久居住的木屋燃烧殆尽”的意象,某种“注视着与自己深刻关联的过去之物被焚毁”的感觉,于是就修修补补写成了这么一篇。

当时我好像也没有写得特别久,没得到什么回复,我想是因为这确实算是一篇各方面都很平庸的作品吧……

其实我自己读完以后的感觉也好像是……“感觉有点味道,但也没什么特别想说的”,可能大家想法都和我差不多吧(笑

嗯,我也明白,所以我自己其实也没有特别说希望有回复什么的。没有回复,也是一种回复(听着好惨

不过感觉读起来细思极恐的氛围还是有的,一开始是想往这个方向写的吗(

是的,我很多时候都是这种意象导向的写作思路,所以很多时候我会比较喜欢用一些(我自认为)很有画面感的东西将氛围堆起来。燃烧的木屋,似乎存在但看不真切的人影,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在泥土下挖出被焚烧的实体。这些就是属于我觉得画面挺带感的东西。这个异常其实还是有一点逻辑在里面的,但我也有意没有设计过多以保留朦胧感。

确实,这篇感觉1353那种讳莫如深的谜语感已经若隐若现了,这么想来“谜语”和“仪式感”几乎是你作品里最突出的风格啊(

“谜语”倒不一定吧哈哈,应该说我认为在特定的剧情下,过于暴露的剧情逻辑一来不会合理(基金会不可能猜得出来那么多),二来也不如保留一种朦胧感,在适合留白的地方留白,效果反而好很多。CN-1353那是我一开始就是准备写谜语的(

至于“仪式感”这个确实,我很喜欢那种宗教感神秘感的仪式,那种揉合了象征、意象和具体的行动,仅仅通过一种特定的操作,就能强化某种意义与联系,从而达成了某种效果的神秘感。我非常喜欢SCP-2845“牡鹿”里面对仪式的描述:“(仪式)的运作是因为一个任意的标准被认真的执行了。相信满足这些任意的标准能达成一个确切的目标让仪式拥有力量。”仪式里所蕴含的这种行为与力量的联系让我很着迷。

所以后来的CN-1353基本就是我整个在“爽到”的产物(



把尸体烤得香香脆脆的焚化炉……第一反应其实是 面包人(?)
后来看了一下评论区发现其他读者的想法和我类似的也不少(笑

我倒是完全没往这个方向想过(

所以这个点子是怎么出来的(

评论区也说了一下,其实就是有天坐车回家的时候在车上开脑洞,莫名想到了那些面团在烤炉里膨胀的视频,然后莫名想到如果那些是人呢?就是这么一个很电波的点子。

当时站内有一阵短暂的超短文挑战热潮,不过有几篇都是走谜题文的路线,我就打算试一下纯靠点子出彩。就我个人而言的话我其实非常喜欢那种纯靠点子出彩的超短文,像EN的SCP-2165和CN的SCP-CN-1029我都非常喜欢,所以这次我就几乎没有对点子在做任何过多的叙事上的扩展,就写了出来。

说到这里插入一个观众提问环节
“你对于写短文有什么经验吗?”
还有一问,“短文的侧重点究竟应该是点子的巧妙性还是气氛的烘托?”

要说“点子还是氛围“的话,考虑到超短文的限制,我觉得其实两者很难分开来谈。点子本身自然越巧妙越好,而往往巧妙的点子已经自带了气氛,需要的只是如何合理地把点子的全部细节用最精简的文字叙述出来。

经验倒还谈不上,我其实目前也就试过两次超短文而已,不过好像都还算成功的(叉个腰)。我个人的看法是,首先是你自己要自信你的点子本身已经不需要叙事上的扩展了。拿CN-1129为例,我想写的就是一个可以把尸体烤成面包的焚化炉,我觉得光这样就够带感了。我也很难说怎么样的点子才算是“带感”的,但我相信每一位作者应该都可以有这个判断的自信。

其次,点子不需要“叙事上”的扩展,并不是说就不用扩展了。我认为超短文一个很有趣,或者说很挑战的一点,就是运用海明威的“冰山理论”,让读者能够在字里行间感受到没被写出来的底层逻辑的存在。继续拿CN-1129举例的话,我希望达到的效果是读者能够感受到未被写下的“研究过程”的存在。烤完的尸体可食用是怎么实验出来的?其余焚化炉没有异常又是怎么试出来的?而且我个人其实还是埋了一点希望能够细思恐极的点的:这是一个极其早期的尸体焚化炉(Site-CN-01,1986年后设施就完成更新了),但是这么古早阶段的基金会中国分部,是为什么需要焚烧这么多的尸体的呢?

我其实也不知道读者是否有在我的文里感受到我上面说的那些,或许没有,或许是潜移默化了。但如果要写超短文的话,至少从玩弄文字的角度出发的话,我觉得着力在这些位置还是很有意思的。

草,听你这么一说感觉这篇埋的坑好多啊,第一次读的时候很多点我甚至都没注意到,是我输了.jpg

或许读者确实不会直观地感觉到这些位置,但我相信一个完善的底层逻辑是保证文章立得住的重点之一,在超短文里也就尤其重要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
首先恭喜获得本月精品!4说一下获奖感言吧!

受宠若惊,何德何能,我不配(

虽然夸张了点,但对我个人来说CN-1353其实是很大程度上我自己在自嗨的产物。构建故事和谜题是之后的事,初期的各种意象和画面的选取其实真的是我怎么觉得带感怎么来的。这样一篇文章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我是真的非常出乎意料的,感谢各位的喜爱。也非常感谢大R,真的,我在此粉他为地西泮粉头,感谢感谢非常感谢!

草 突然被cue 其实我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而已(不是
但我确实蛮喜欢这篇文的,在各种地方推

感谢感谢(抱拳

草 突然被cue 其实我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贡献而已(不是
但我确实蛮喜欢这篇文的,在各种地方推

微小的贡献(指加班加点激情速打了一篇解密

被解密的感觉如何?感觉我写得怎么样,你还满意吗(笑

那当然是非常满意的。没看见我在评论区都热泪盈眶了吗(

能够作为正式的第一篇在CN被解密的原创文档,不管解读是否是100%我想法的还原,能够看到自己的作品被这样逐句分析,我还是倍感荣幸的。我也非常希望将来能够看到有更多优秀的原创谜题向文章的出现,这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写作方式,我很期待~

咳咳,其实是因为我个人非常喜欢这篇的谜题设计,感觉很好地做到了文学性和谜题的平衡
说起来scp-2000,可能是因为我自己也写过类似的关于启用2000的目的之类的题材,所以对这篇的谜底很敏感(

这其实是我对谜题文的态度:好的谜题文就应该是做到哪怕解不出来,读者应该还是能够被文章本身的内容所吸引到。如果只有得知了谜底才能够享受一篇文章的话,那我认为对读者的要求就过分了。

咳咳,其实说起来我其实一开始看这篇是被标题吸引进来的,我还以为是化学相关来着(

我其实一开始就是想着拿药品名来命名就挺酷眩的~

毕竟很大程度上,CN-1353就是一篇让我自己觉得忒带感忒爽到的产物(

而且选择药物作名称本身也有暗示的味道在,对吧(

是的。药物名称总共有三个,“地西泮”,“麦司卡林”和“琥珀胆碱”。为了保证不出错我其实是有专门问过我的一个读药科的朋友的。我当时就是把这三个药列给他,然后问他对这三个药的第一反应都是啥。要确认懂行的人是真的能够感受到这种微妙的关联。

之前歌辞在评论区也提到了这篇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讳莫如深”,我当时看的时候也有这种感觉,其实这篇文我也是第二次看才差不多看懂。不过看懂之后就感觉确实很带感(

在这篇的谜题设计架构上有什么想法吗?

有一说一,如果看懂之后才感觉带感的话,那我觉得我其实是失败的。

老实说的话,我其实觉得我这篇的谜题设计架构并不算特别好。我在跟Ivi-Jinn聊的时候,他给我的看法就是我很多位置的线索拆得过于细碎,而且有的关键线索其实就出现过一次,可能很容易错过。平衡解谜线索和叙事本身真的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严格来说应该说是内涵意味上的带感(笑
不过可能这也是这篇分在上精品之前一直不太高的原因之一(
不过感觉只要能有那么一下子理解了这篇文章在说啥,那整篇文章所有的细节就都能串起来了。至少我觉得我自己在解密里的理解还是挺有道理的(笑

我其实是能接受前期的分数的。我认为吧,谜题文其实有一个非常难解决的问题是:读者是否信任作者,信任作者的每一句话都是设计过的,信任自己抓住每一个地方去分析是有意义的。没有这个信任的话,那错过线索也是没办法的事。解决这个问题其实不太算是在我的能力范围之类。这文我写爽了其实我就挺开心的了(

你的理解确实是很接近我所设计的谜底了。

那么你当初是怎么想到要从SCP-2000入手去写这么一个故事的?

主要的原因我在评论区也有提到,其实就是我很不喜欢在站外(站内其实也有一点)有不少人将SCP-2000当成了一个可以直接重启世界的按钮。我曾经见过“基金会动辄重启世界”这种说法。SCP-2000是个机械降神,它不是神,它“重启世界”的方式其实无比拙劣,只有体现出其拙劣才能真正表达出“重启世界”的那种无奈的内核。所以我就有了将这种“拙劣”更严重化,将“重建世界”的时间再延长的想法。那种“你以为弹指一挥间,实则埋藏了数十年的血泪”这种感觉。

这个点其实我之前也想到过,本质上SCP-2000还是一个相当笨拙的工具,它只能拿来恢复人口,却没人提过被替代的那些人去哪了(
那你当时是怎么构思这篇文里的仪式的呢?

首先所有的仪式在创作时候的第一主旨就是:我觉得带感(

第一个仪式其实就是我挺喜欢的那种“大地上的巨型雕塑”这种意象。我觉得有一种庄严神圣的美感,像《旺达与巨像》以及《银翼杀手2049》里面都有这样的画面,我很喜欢。

第二个仪式其实也没想太多,我当时很喜欢001提案“好孩子”里面那种魔怔的AI文风,就想找个机会复刻一下。当时还找好了真AI文生成网站的,结果开写之后那个网站就关掉了……至于黄花,我也有写到,其实就是玩了一下《百年孤独》里的一个画面。

顺带一提,一开始第二个仪式其实是排开头的,但是我感觉一上来就魔怔AI文有点劝退,于是就将更有故事性的章节提前了。

话是这么说,感觉第二个仪式被很多人(包括我)解读成了“对无名者的祭奠”来着(

我在写的时候其实完全没有想过祭奠的意味,这么多人读出这种感觉,其实是我意料之外的事。

谜语文的魅力不就在于混沌多解吗,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这样的感觉(笑

当然我说的这些只是一开始想法的来源,后续的写作上自然是根据谜题信息的设置做了铺排。比如第一章节“南无”就是为了引出线索而安排了特定的情节。

那么第三个仪式呢?从这里开始感觉剧情逐渐开始起变化了

第三章节“揽月”确实是我预设的剧情爆炸点,同时也是前文的各种线索做一个汇聚的位置。我那个时候其实就疯狂在听《地心引力》原声OST里的《Shenzou》。电影里的这一段的音画同步令我非常印象深刻,那里的剧情其实很简单,但是所有的情感伴着音乐在疯狂释放,我每次翻看那段都会被感动到眼眶泛泪,我多少也是想要复刻这种情感爆炸的场面(虽然不知道成功了没有)。这一段最后的结果其实是出乎我意料的,甚至可以说,最终成品的这一章节其实是有影响到结局的安排的。

至于灵感来源,其实说不上,就是觉得这样很带感(笑

那为什么会想到把场景放在月球上?或者说,在这里看着地球这个画面有什么深意吗(

倒不是非得在月球上,但是确实不能在地球上。要说这个的话那就得提到这篇文档里我预设的最核心的谜题了:仪式所需要遵循的那一个固定的主题。

一直在避免提到主题呢(笑
不过其实现在也没什么好遮掩的了,毕竟都解密过了.jpg

其实这个还挺明显的,不少人在评论区都已经猜出来了,就是“意义”。
其实这个本来就不属于一个特别难的部分,甚至可以说,这是我预设的一个解谜的起步点之一。

所以如果看原文表述的话,整个仪式预设的主题也就是否认“意义”了。

我所预设的主题其实就是“用巨大的无意义去对抗意义”。确实在行文的时候我也有思考过,这样其实还称不称得上是“无意义”,但总体来说,要体现的其实也是那种巨大的虚无感,也就达到了“对抗”的意味。

必须得说这一点其实也是我看到评论之后才想到的,我一开始的想法反而是觉得这里的仪式人文关怀的味道更浓一点(

能够读出人文关怀其实还是挺让我觉得意料之外的。但是这种解读我也觉得非常有意思,我很喜欢。

好的!最后一个问题,观众提问时间。这篇文又是一篇关于仪式的文,有场下观众问,在你看来,“仪式”这个主题的重要性、特点和作用是什么?

好……好严肃的问题……

但是我好像只能给出的答案就是:我喜欢所以我就写了啊……在选材方面,有时候作者其实没有想那么多(

呃……行吧(



接下来是……SCP-CN-2999
感觉由我来提问这篇文章有种奇妙的感觉呢(笑

而且咱俩私底下都快把咱们两篇参赛文聊烂了(笑

不过必须承认这篇文其实是我最喜欢的cn2k参赛作品,甚至可以说在整个中分都是我最喜欢的几篇文之一(
当时为什么会想来参加cn2k竞赛呢,是早有准备吗

参加是早就决定要参加的,毕竟当年1k就写过一篇文档不也凑了热闹,而且作为CN一大盛事,没什么特别巨大的不可抗力的话自然是不可能错过的。至于说准备的话,当时其实脑海里有两个比较宏大的点子,还是有一点点考虑过用上的,结果题目出来以后发现……用不上啊……

说到点子,能说一下现在这个点子是怎么来的吗,我记得你似乎提到过之前的稿子不是这篇?

是的,之前的一篇稿子其实有了一定的完成度,也就是后来出现在了草稿交换活动中的“列祖列宗在上”,但是那个点子其实天生有着非常严重的问题,我在折腾了几个星期以后实在说服不了我自己去继续完成它,就弃掉了。

简单来说,当时那个点子有一个元素就是来源于“观测者效应”,是“通过观测从而稳定本是随机运作的人类思维”这么一个想法。当时离竞赛开赛只剩下一个星期多一点了,感觉不能浪费时间,我觉得这个破题角度是可以的就留了下来,然后又想着既然时间紧那就写点自己比较熟悉的东西,机缘巧合之下,“观测者效应+机器学习”这个思路就被敲定了下来。

说起来2k其实我也准备了两篇稿子来着(笑
但最后怎么想到OEM这个点子的?

一句话解释的话,就是在万能点子制造之地“淋浴间”里突然想出来的(

详细点说的话,大部分时候其实我也不太能解释我有的脑洞怎么来的。自己复盘一下的话,对我来说人工智能和分类器这两个东西还是蛮有梗的。我自己读硕的时候也经历过“别人觉得AI要统治世界了,我写的AI连猫都认不出”这种很有梗的时刻,所以大概就一直有着分类器这么个想法。然后是整千竞赛嘛,那怎么宏大怎么来嘛,完蛋就要整个世界完蛋,拯救就要全人类去拯救,很简单的思路(

对我来说,用机器学习拯救世界这个点子确实还是看得很过瘾的(
之前也有读者提到过这篇最大的特征之一就是,虽然写了一个很宏大的故事,但却是从很细微的、每个人的视角出发来构建这种灾难来临的感觉,而且看下来似乎你的其他作品(包括1353)也带有很强的这种味道来着(
能说一下像这样从人物视角出发进行描写的心得吗?为什么会想到这样一种写法?

具体在CN-2999的话,这种写法是一开始就敲定下来的。一方面是看过《流浪地球》以后也有点感触,觉得不是写那种英雄主义,而是所有人通力合作来拯救世界,好像也更对味。另一方面其实就是,我自己其实也比较习惯去思考一些小画面和小场景,很多时候我都是先有一些带有画面感的小片段,然后再去思考故事怎么串起来。比如这次CN-2999其实有一个画面是我很早就想出来的,就是一架飞机从高空坠落在地,起火爆炸,然后瞬间又幻化成别的东西。我很习惯去先思考一些画面上的感觉。我高中的时候其实就试过写点小说什么的拿去给语文老师看,然后当时得到的评价就是我比较擅长写一个个小场景里面的事,所以可能这确实是我比较擅长的写法吧。

心得的话,我其实也说不上什么,可能最大的感觉是点子得契合吧。就好像ONXY在评论区里说的那样,OEM的故事本身其实很简单,但也因为这样所以有足够的空间去发散一个个小片段,而不用花精力去保证故事整体讲通。如果点子本身扩展性强的话,其实很多片段就能够很自然地想到,不用花特别多的心思。那篇失败了的“列祖列宗在上”其实就有这个问题,点子本身很闭塞,写起来就会寸步难行。

可能一句话总结的心得就是:写你擅长的(

这一点我也赞同,而且确实我感觉我也蛮需要学习这种写法的(笑
在写这篇的时候是瞄准整千编号去的吗?个人感觉这篇和日分的2000-jp有一点类似之处是,都是围绕SCP-2000来展开故事的(

写的时候倒没想过要瞄着整千去吧,我其实没有太想过这个,但从竞赛的角度说我肯定也是一个拼尽全力的状态。至于SCP-2000,其实就是因为写到末日了,那很自然就会想到机械降神,我本身还蛮喜欢SCP-2000的一些设定元素的(比如BZHR就真的很好用),就很顺理成章地接上了。我其实到现在都还没看2000-JP……

啊,关于内容其实还有一个小问题
全文里的O5使用的都是仙人掌在《终结的方式》里涉及到的人物,这个有什么用意吗?

其实没什么,就是我比较熟,然后觉得里面那种O5分工的感觉比较好用而已。而且其实只是参考,就借了下名字和部分基础设定,毕竟如果真的按照《终结的方式》来的话其实人设是不符合的。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对观测者和王座,你有设定吗?还是故意留白的?

留白确实是刻意的,因为补全需要花很多的篇幅而且也与文章主体的故事无关。设定倒是有一点点,但大部分都处于一个不完整的状态,甚至可以说因为这个不完整的状态外加写得有点急,导致最后有一些原理解释的地方我觉得是有优化空间的。之后或许会有机会补全吧,再说再说(

可以期待一下续作或者……合著?(手动斜眼
那么下一个问题,这篇文的最后那段白字应该要怎么解读呢?这里也是当时讨论度比较高的一个话题,也就是“罪将生罪”的内涵?

老实说的话,其实这里是我写到最后发现有个想法很有意思但发现没处塞,于是临时起意整的一个活(

那个想法就是很直接的“现在基金会能够真正意义上监控全世界了”,而这样的一种力量自然很容易会让人联想到权力的滥用和腐败。在观测者的死亡这件事上,基金会已经要负起一定的责任了,尽管它拯救了世界,但它最后得到的权力又似乎很容易会导向另一种罪恶的发展。或许会,或许不会。我其实也没想好,但我觉得这个想法本身还是挺带感的。

至于其他的一些细节具体怎么解读,因为是故意的整活,所以身为作者的我就不说什么了,留给读者发挥~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对观测者和王座,你有设定吗?还是故意留白的?

留白确实是刻意的,因为补全需要花很多的篇幅而且也与文章主体的故事无关。设定倒是有一点点,但大部分都处于一个不完整的状态,甚至可以说因为这个不完整的状态外加写得有点急,导致最后有一些原理解释的地方我觉得是有优化空间的。之后或许会有机会补全吧,再说再说(

这篇其实应该也算是长文了,但个人感觉节奏的把握做得相当好。在这方面有什么技巧,或者说你在写的时候有特别注意这方面的节奏把握吗?

我个人一直是非常注重文章的节奏把握的。具体到这篇的话,我其实是先写完了基金会视角的研究记录和对话,之后再去补写其他碎片场景和内容的,然后有意让它们交错呈现。我自己的设计是,基金会视角的研究和对话承担了讲解设定和推进剧情的部分,信息量自然是最大的,而在那之后需要给读者一个歇息的机会,碎片场景就是这么一个作用,同时也可以让读者更形象地去理解一些设定(比如“失焦”的具体呈现)。前面也说过了,因为点子相对好拓展,所以其实到了碎片场景部分,能写的东西很多,也就有比较大的空间去安排节奏。我自己就大致考虑了一下文字量大概有多少,读起来要多久,然后看着给每个章节安排篇幅。

另外一个就是开篇我其实有意能省即省,毕竟一开始就敲定了会是各种小场景展现为主的写法,希望读者能迅速入戏,所以省掉了很多设定的笔墨(比如介绍什么是观测者和什么是“失焦”),在维持科研文档的风格下用最快速度把观测者写死并进入O5开会。当然敢这么做是因为我觉得这些设定足够简单,后文应该能有足够的描写让读者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依照点子本身来设计还是蛮重要的。

长文的节奏把握确实是很有挑战的一件事,我自己也在不停地尝试中。

好的,那么参加cn2000竞赛有什么感想吗(

太刺激了,心脏承受不住(

认真地说,其实跟当年1K竞赛一样,能够看到大家各展所长,写出那么多优秀的作品,能够作为其中的一份子,就很开心~

好的,那么最后那几天投票不停地波动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
虽然问出来怪怪的但我蛮想知道咱俩的想法一样不一样(笑

想死(笑),毕竟领先了那么多天,任谁都会有点傲气,看着分数上上下下,有点煎熬,时不时就拿出手机看分数,这我还是老实承认的。不过最后结果出来的时候,我确实也没有太多想法,就觉得终于结束了,有结果了,可以回去躺平了,反而就轻松了很多。

那你呢?我记得你说过你后期就已经躺平了?

确实,其实我在倒数第三天的时候就在猜赢家可能不到最后一秒都决定不了了)
而且其实说实话我当时想的是OEM挺适合cn2000,我感觉混沌理论作为一篇对基金会宣战的文放在2999这样的末位编号也挺带感,感觉哪种对我而言都是HE,所以就躺平看戏了(笑
当然话是这么说,紧张还是会有的,毕竟自己是参赛者不可能完全对赢没有想法嘛

大家都想赢,但输了也值~

而且竞赛到最后一刻的输赢感觉很大程度上是运气成分了23333
各种意义上感觉OEM也是一篇对得起整千编号的文档呢

当然我衷心希望3K的时候不要再来一次……

3k啊……希望如此,不过如果我扮演吃瓜群众的角色那说不定看得还蛮开心的(笑



一篇关于太阳的文,内容又是很拿手的仪式类型呢。怎么想到用仪式召唤太阳升起这个点子的?

这个其实在评论区里面有提到,就是听了太一的《玉》这首歌。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其实是在一个节目上,当时就被这首带着点国风但是又很邪气的歌给戳到了。节目里的是歌词被改动过的版本,我当时就很喜欢那句“太阳都升累了,许多人还睡着”的意象。结果我去找原曲的时候发现原词更邪气,是“太阳都升累了,许多人还跪着”,当下就被震撼到了,然后连带着就想到了“一群人跪着而太阳不愿升起”这个画面。

所以这篇在仪式步骤的设计上又是怎样一个思路?

其实也没有想特别多。首先“跪着”是灵感来源所以肯定是要有的,然后基本就是将一些相关的元素用自己觉得带感的方式联系起来。我个人觉得有个能够让“异常仪式感”特别对味的,就是一定要有一些让仪式执行人“不舒服”的操作。如果能够很舒服地做完整个仪式的话那就太普通了,“仪式感”就是要为了达到某个目的而“不得不”去做一些“平常不会做的事”,这种感觉。

所以还是“什么带感就写什么”这样的思路吗(笑

又不是应试作文,我个人还是崇尚自己怎么喜欢就怎么写的(



这可以说是我的成名作吗(笑

确实,作为19年全程没活跃的作者,我一回坑就知道了这部作品来着(
能介绍一下当时参加征文竞赛的历程吗?

当时其实我是觉得自己不会写故事。之前也有试过参加征文竞赛,但都写得挺烂的,都没高于+5,就都自删掉了。然后在看到反转生死竞赛可以以SCP文档参赛的时候,我是很开心的,因为很少见,觉得这次我应该就不会写烂了,于是就有了参赛的心。

结果后来在构思的时候发现,嗯,点子好像还是适合写成故事多一点,于是到最后就还是写了故事。然后就……就很意外(笑

所以说,感觉同一个题材,写成故事和写成scp文档,在写作思路上会有什么区别吗(

我感觉区别还是蛮大的。哪怕抛开纯点子向这种SCP文档类型,同样是讲故事型,受限于研究文档本身的结构,安排故事的方式自然也要不一样。至少在我看来,研究文档的结构本身就注定了你不能在结尾做常规小说那种悬念和反转,不然你解释不了为什么描述那里你不加一句结尾的内容。传统型SCP文档型写作有更多限制,但我还蛮享受应付这些限制的思考过程的。相比之下,故事就自由很多,不用考虑“研究文档”的框架。

不过我个人感觉相应地写文档的转场切换也要比故事写起来更简单一点,所以我个人其实更喜欢写文档一点(笑
和1353、2999一样,这篇也是一贯地从每一个人物的视角出发来。
那么在这篇文里为什么选择了司机、妓女、老师、安保人员和监察局长这几个人物来写?是想到哪写到哪的还是有特定的目的呢(

一开始算是想到哪写到哪的,但写了一点以后,有了设定剧情铺展的安排,也就有了一些有意的对应。

司机是一个世界观引入,同时为了尽快死个人好解释清楚这不是“死亡终结”(笑);妓女和老师是一个黑暗与光明的对应,同时老师部分承担讲解设定的作用;安保和局长也是一个底层和上层的对应;最后的基金会自然就是回归我们最熟悉的视角。

不得不说这个编排还是比较巧妙的,确实基本用几个人物就把一个K级情景下的世界观完整地表现出来了(
这篇文个人读下来还有一个感受就是各种描写非常多,个人认为在构建场景的这个方向上是非常成功的。

也是我之前说的,我基本都是先从思考各种带画面感的小场景出发,这篇本身也是采取了这种写作方式。

这篇的灵感来源是什么?感觉这篇的点子本身很奇妙,各种描写确实是把这个“必须得十分努力才能死去”的世界描绘得非常真实。

这个其实在竞赛后的访谈里就有提过,我很久以前看过一个图像化的比喻,上面是“生”,而下面是“死”,我们所有生命都不过是在拼命与下坠的引力做对抗,直至无力为止。那如果这个引力方向反转了呢?整个点子的来源就是这里。

当然光这个也不够,不仅也不能爽爽地永生,所以为了剧情安排也就添加了永生会很痛苦的设定,想法其实还是挺简单的(

当时在读的时候就感觉这个设定虽然和传统意义上的死亡终结不一样,但是反而比死亡终结要更……“残忍”一点?

我个人倒不太觉得吧,至少这是可以得到解脱的,而死亡终结没有解脱,是彻底的绝望。

不过我个人其实会喜欢死亡终结多一点,要悲剧就悲剧得彻底一点嘛,就烂(



这篇文的格式和行文都给我一种圣经的感觉,为什么会想到用这种体裁来写?

首先是因为这个是参加夏季征文竞赛的作品,那一次的主题是“罪”嘛,加上我也一直对宗教的东西很感兴趣,想法很自然地就往“原罪”那方面靠拢了。另一方面,我也一直觉得“圣经腔”挺带感的,那种带着点疏离感不自然的中文天然就有一种神圣感,我一直想要尝试一下,所以这次合适就用上了。

那么这篇文当时的思路是什么?怎么从夏征的主题想到这样一个故事的?

当时我选取破题的就是征文题目里的这一段:异常之所以被称为异常,正是因为其违背/不符合所谓“正常”的定义;此类正常与异常的对应在某种层面上是否也有着“罪”的概念呢?配合着这个的想法,很自然地就会联想到001提案“常态”,这篇001的设定我个人也是比较喜欢的,里面最后的那句“即便你还是不理解为何我要这么做,也请理解我依然爱你”就挺印象深刻的,于是就想到了这种“爱”与“罪”交织的带点寓言性质的故事。

然后还有一个点:我有时其实会先想到一些觉得很带感的句子,然后看看能不能安排剧情把那个句子怼出来。写这一篇的时候我好像是在玩《血源诅咒》来着,当时特别想要模仿的就是里面的这句台词“Curse the fiends, their children too. And their children, forever, true”,于是就设计着能够在结尾写出一些类似的句子来(

说到这里,这篇有一句“这是他第一次以那原罪之名再犯的罪,而罪将生罪。”,这个和2999里那句话有关系吗(笑

不能说毫无关系,只能说一模一样(bushi

其实就是觉得这句话带感就写了两遍,意思上或许有一点相通吧,但关系什么的,应该也不至于(笑

感觉某种意义上来说确实差不多,都带一点探讨基金会原罪的味道?

或许吧,当然到底什么是“罪”,这个标准和定义也是很模糊和值得演绎的呢。



这篇我记得当时发的时候我就看了,感觉是你不太常写的真·暖心小故事风格呢(笑

我自己也没想到我写出来了这么一篇东西(笑

这篇的灵感来源是什么?我感觉有一点之前新闻里很常见的某个孩子得了绝症,然后警察局啊奥特曼啊什么的去帮ta实现梦想的那种感觉。

没什么灵感来源,因为就是你说的这种很老套的故事啊(

毕竟是参加看图说话比赛嘛,大家都知道因为比赛规则的特殊,已经试过几次光速结束比赛了。当时也没想那么多,题目出来了以后随便想了个觉得还行的就A了上去了,连夜码的文。

能谈谈当时构思的时候是怎么展开那张图片的内容的吗?说实话我当时看到这个图的时候没什么头绪来着(

你要是玩过《黑暗之魂3》的话你就懂我是怎么想的了,这张图本身就有很强的既视感。《黑魂3》里面有一个Boss叫“霸王沃尼尔”,剧情就是主角在墓地里手贱碰了个骷髅头杯子,然后就和这个Boss打了一架,基本就是这么个东西。剩下其实就是结合着图片里的其他元素堆了一些很基本的起承转合,毕竟是赶时间码的字,我也没想太多。

好吧,暴露了我没玩过魂系列的事实(笑

快去玩(认真脸


翻译相关



那么作品就到这里了,接下来是几个有关翻译的问题
在你翻译的这么多作品里,你最喜欢哪个?

这个啊……我挑翻译其实也没有特别的偏好,有几次其实是机缘巧合就翻了。如果要挑一篇的话我想是SCP-4098吧,毕竟当时大家讨论得蛮热烈的,甚至一度觉得这是无法翻译的奇文,我一开始也没想过真的能够把这篇文字游戏给成功整出来,和Sharethesilence一起合作的过程也非常的有意思,最后真的整出来了我也是替我们两个感到自豪的(叉个腰

确实,那篇的翻译很牛逼呢(笑
对于翻译,你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

我个人觉得最重要的是把原句用符合中文的语序翻译出来,这个真的很有挑战性。英文很自然地就会写出从句套从句的结构,但是把那些结构直接翻成中文的话那基本就不是人话来的,要把句子成分拆分成中文自然的语序和结构,真的非常考验遣词造句能力。我个人是认为这是区分优秀的翻译和一般的翻译的分水岭的。有现代翻译软件的帮助下,读懂原文已经不是一件难事了,但要翻得自然,依旧是一件需要努力的事情。

我在翻译的时候也体会到这一点了(笑
不管是从中文到英文还是从英文到中文,语句结构确实差别蛮大的
那么,有什么话想对其他的翻译菌,尤其是想做翻译的萌新说的吗

其实基本就是接着上面的话:真的要意识到,翻译并不是看懂原文这么简单的事,它同时也是对你写作能力的考验。或许不需要像写原创那样思考点子,但要花在遣词造句上的功夫一样不会少,而且想要翻得优秀,斟酌各种用词的细微差异而挠破脑袋也是常有的事。但是相对应的,翻译过后对自身文字能力的思考和理解也会多出很多,还是相当有收获的。所以勇敢的翻译菌,大胆地去干吧!


其它



接下来是几个其它问题
你觉得SCP基金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写作网站?

只是单纯地说是个“很棒”的写作网站应该不够吧(

虽然外界经常有“现在SCP基金会里只有某种风格吃香,别的风格写出来没人看”之类的言论,但我基本都当这些话是放屁。一直以来我都很喜欢SCP基金会里可以诞生出各种各样的风格,既体现在写作形式上,也体现在想象力的天马行空上。基于一个基础的设定而衍生出这么多的风格各异的作品,一直都是非常吸引我的一件事情。对我来说,SCP基金会就是一个容纳我开脑洞,写我自己觉得带感的东西,和看别人开脑洞写他们觉得带感的东西的地方。我其实也没想特别多,就觉得这样挺快乐的~

平时除了写文,还有什么爱好吗(

我爱好其实还挺杂的,像什么画画听歌看书打游戏之类的基本都有,其实也没什么太特别值得一提的哈哈。真的要说哪个爱好做得比较值得一提的话,目前其实也还是写文哈哈。

在中文站和英文站最喜欢的作者是谁?

我个人其实相对比较少去关注特定的作者,一般都是看作品比较多。CN很多眼熟的作者我都很喜欢的,比如WA啦优格啦infas啦还有对面这位啦,不过如果只能说一个的话那我会说花子。他的《诺莱斯志异》和SCP-CN-1199一直是我认为难以超越的巅峰之作。至于EN的话其实也差不多,像是Tanhony啊大河马啊波斯佬啊我都有很喜欢的作品,可能很多人会觉得只挑一个我会说仙人掌吧(笑),但其实他在我心目中的喜爱度是要比花子略低一点的,所以EN的one pick我反而选不上。我个人还是注重文章本身多一点。

那么,觉得新人阶段对你帮助最大的是谁?

我说是我自己的话会不会有点凡尔赛啊(

我之前其实都没有怎么和别的作者贴贴。非要说的话,我认为其实每一位在这里写文的人,都在对我的写作有帮助。每个人的文笔和想法都在影响着我,我也会从大家的创作之中去学习和思考。

感谢自己也是可以的(笑
之后还有什么可以透露的写作计划吗?

啊这个……坑还是很多的,有个长的作品写了一点,有几个短的点子琢磨了一段时间了,有个图书馆的系列开了个头,还有个规模颇大的合著和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朋友讨论过一段时间(手动斜眼)。但是最近工作还是有点忙的,而且在别圈写同人文也不亦乐乎(SCP哪有同人文好玩),所以以上请诸位自行翻译为鸽子语,咕咕。

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jpg
感受到你的催稿之力了……(

明明最应该被催稿那个是我才对(

我没什么问题要问了,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催别人的稿也是可以的(

还是催一下自己吧,我还是希望自己可以努力一点哈哈。

希望各位也能够在基金会这里开心阅读开心讨论开心创作,开心最重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