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000


档案 ꙮ-011-19481201


拉普拉斯计划 协议书

描述:本协议书所指的目标,“SCP-Laplace”,目前已经被探明为人类对不确定性的认知本身。目前已经确认此种认知是一切异常自语义学及哲学角度的来源;人类对不确定性的认知将引发一系列的后继行为,其对此种不确定性的开发往往会造成偏离常态的不可预料后果,其中相当一部分后果对常态的存续可能是毁灭性的。

考虑到上述情形所造成的巨大风险,基金会决议将人类对不确定性的认知本身纳入收容;此收容计划的详细内容将列举如下。本计划将依照拉普拉斯妖理论被命名为“拉普拉斯计划”。

I. 对计划本身及权限者的管理 本计划书将为完整叙述拉普拉斯计划的唯一计划书。参与计划的成员必须拥有基金会5级及以上权限。计划书本身必须在监督者议会授权下阅读,副本阅读后即应被销毁。

II. 对项目的管理 基金会以保护常态作为自身之第一原则。任何其余考虑皆可让位于这一原则。因此,为实现相应的目标,下列措施被认为是有价值的:

  • 密切关注非异常研究组织中对科技的进展,必要时通过放出干扰信息等手段减慢科学发展速度;
  • 传播偏向于保守的社会思想;
  • 必要时执行肃清行动(见下文);
  • 其它有价值的可能措施。

考虑到本项目为敌对组织“分裂者”的首要目标,且项目本身的内容公开将可能引发巨大的争议,对项目进行单一编号管理现时被认为是不明智的。

项目的描述、具体收容措施将被分别列入基金会总部、俄罗斯分部、德国分部、法国分部、日本分部和中国分部的六篇文档中。六篇文档的项目编号将不定期进行变更,同时为便于查找,系列文档将以一个统一的、随机生成的标记代码(marking code)进行标记。标记代码每30天更换一次,同时全体拉普拉斯计划的参与者将及时获知代码。

其中:

总部文档将被指定为序列中第一篇文档,详细叙述项目的特征、威胁性及被考虑为异常的理由;

俄罗斯分部、德国分部、法国分部、日本分部文档将分别涉及拉普拉斯计划的特定子计划,这些计划的目的为在尽可能避免使用最后收容措施的前提下消除项目的影响;

中国分部文档将被指定为序列中最后一篇文档。此文档将不涉及对项目的任何描述,且其保密等级将被设为6级。当此文档因监督者议会指令或敌对组织的攻击而无效化时,最终计划将开始执行。此计划预期发动一次由基金会主导的、对非基金会成员的肃清行动。目前已知的所有有价值的收容物都将被释放以协助这一计划进行。

上述步骤将是针对项目的最终收容Decommission措施。



档案 ꙮ-012-19481201

第一任首席工程师于混沌分裂者成立会议上的演讲


致各位聚集于此的同僚:

我很荣幸,但也很遗憾地在这里发表这一次演讲。

我们曾经为自己是基金会的一员而感到自豪。我们在暗处战斗,让帷幕之外的人类得以在明处享受“正常”的生活。我们笃信自己的使命是将异常抵御于常态之外。

然而,我相信——不仅仅是我,在座的任何一位成员,甚至包括基金会的任何一位工作者,一定都曾经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

异常为何物?

是的,这个问题我们从没深入思考过。我们曾经认为,异常就是“常态”之外的、违反常理的东西。然而,真的如此吗?

Was vernünftig ist, das ist wirklich; und was wirklich ist, das ist vernünftig.

存在即合理,合理即存在。

这是黑格尔在《法哲学原理》中给出的论断。异常之外还有异常,确定之物的外面永远是不确定之物。我们可以说自己在抵御威胁人类存在的因素,可是让我们问问我们自己,我们真的只做了这些吗?

令人庆幸的是,我们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避开了深渊,并且完成了伟大的工作。这些工作为我们勾勒出了我们曾经拼上性命一直守卫的那个存在,我们口中的常态,究竟是怎样的怪物。它就像人类世界背后的木偶师,牵着所有的线控制着人类社会的移动。这根线就是基金会。它只希望人类社会在它已知的、确定性的内涵之内发展。任何的不确定性、任何的未知、任何超出现在科学已经探明的可能性,都无法为“常态”所容纳。

想想看这个问题吧,如果所有一切的问题,我们都可以给出确定的答案,我们只能按照确定的命运走向已知的灭亡,那将是多么可怕的情形?如果这个世界没有了不确定性,没有了“不一定”,我们和按照设计好的图纸制造的机器,究竟还有什么区别?

我们——还可以称自己为人吗?

我研究量子力学已经几十年了,可以说我的一生都在这个领域内战斗。量子力学为物理学、为世界带来的最大改变之一,就是打破了牛顿的机械决定论,为世界引入了随机性这样的变量。构成这个世界的基本单元本身就带有随机性,这是它所遵循的规律。不确定性——“不一定”,本身就是这个宇宙的规则。维护常态、维护机械地保持平稳的命运,并不是顺应自然规律的行为。

而对于宇宙这样一个如此复杂的体系,哪怕初始条件中任何一点微小的改变,都将会让它未来的发展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的命运,宇宙的命运,并非是在宇宙诞生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注定好的。

人类的使命,应该是自己探索、自己掌握自己的未来。常态既然是“正常”的,就必然蕴含着一种确定性,这种确定性自然而然地由“正常”一词定义。然而,人类发展所需要的并非一成不变的温室,人类需要探索未知。即使在被我们所称为异常的不确定性里,可能铺满了荆棘,可能有暴风骤雨,但只有我们亲眼去看、去探索了,我们才能真正地了解,人类的未来在何方。异常被称为异常的唯一理由便是它超出常态之外,然而常态并不代表一切。异常既然存在于世,就意味着世界的规则接纳异常本身。而如果我们想真正意义上地把自己的命运控制在自己手中,我们必然要去了解、接触、开发这些我们曾称之为异常的概念,而非把它们关在暗无天日的收容室里。

很遗憾的是,基金会本身不能违背我们现在称为常态的东西,基金会不可能成为自己的敌对者。为了打破常态的束缚,我们唯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脱离基金会,成为基金会的影子。我们将利用一切合理的存在——不论它曾经被称为常态抑或是异常——为人类创造更好的未来。

基金会在明处维护常态的平稳,而我们则在暗处打破常态的边界。基金会将为了维护常态消灭不确定性,而我们则为了维护人类的未来保护不确定性。

我们已经做过一次这种事情了。当我们还属于基金会的一员的时候,我们一直在与上一个常态,我们称之为深红之王的实体,进行斗争。现在,我们又站在了相同的十字路口。难道那名为常态的间歇的复仇者,理当再次用祂那深红的右手来折磨我们吗?

我们未来可能将与我们曾引以为傲的基金会成为敌人。这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维护不确定性,从常态的手中解放人类。我们不应当放弃基金会的精神,但我们要更改我们为之努力的目标。我们仍然将控制、收容、保护,但我们不再控制未知,我们控制常态;我们不再收容异常,我们收容威胁;

我们不再保护常态,我们保护人类。

我知道:在平行世界中,我们已经失败了无数次,我们也许忘记了我们的初心,我们也许没有找到正确的方向,我们也许根本没有成立,我们每个人也许根本都没有诞生。但是,这正是我们与基金会的不同之处。我们不会屈从于命运。我们知道,因为不确定性的存在,我们的命运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

世界是复杂的。每一次事件、每一个行动,都将可能带领人类走向完全不同的未来。我们应当抓住每一次机会,因为我们现在所做的每一点努力,都将可能成为人类未来夺回自己命运的重要基石。哪怕只有一丁点微小的可能,我们都会努力下去。我们的每一步,可能都会为人类文明的永远延续增添一分希望。

即日起,分裂者将脱离基金会而存在,我与其他几位德尔塔议会成员则已经自O5议会辞职。我们的使命是探索和维护不确定性。不确定性——即意味着无限多的可能。我们可以为人类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希腊神话中,上古时代只有被称为卡俄斯的混沌虚空存在,它即是不确定性,它蕴含着无限多的可能性,世界自它体内诞生。

我将以这位代表了无限可能性的神明的名字为我们的未来命名。即日起,我们将不再被称为分裂者。我们将像希腊神话中的盖亚、中国神话中的盘古、埃及神话中的太阳神那样,为了人类的存续,自混沌的分裂中诞生,然后将混沌分割成无限种可能的未来。我们将被称为——

混沌分裂者。

混沌分裂者首席工程师
Enrico Fermi




您已经阅读完毕了本文件的第 5 页 (5/5)。

上一页|最后一页


> 文档已经阅读完毕。您希望做什么?
> searchstatus SCiPNET-authorized-database CHAOS0



>SCiPNET-authorized-database中找到标记为 CHAOS06 个相关项目。

> SCP-ʤɮaaʋ 状态:无效化成功
> SCP-ʘuǂos^ɓ-RU 状态:无效化成功
> SCP-auoåɓ-DE 状态:无效化成功
> SCP-ʢurooʦ-FR 状态:无效化成功
> SCP-ʧiaå-JP 状态:无效化成功
> SCP-CN-2000 状态:已定位

> logout

> 登出成功。再见,首席工程师阁下。




> access SCiPNET-authorized-database







SCiPNET 机要文件数据库




> 警告:本数据库仅限具基金会4级及以上权限者访问。部分档案可能需要5级或6级权限访问。不具有相应权限者请勿访问本数据库内存储的相应信息。违者将面临基金会的定位及处罚措施。

> 请输入指令。

> login: O5-11

> 警告:

> 你即将以O5-11身份登入数据库。本ID为基金会6级权限职员(监督者议会成员)持有。若你不具有相应的权限的同时试图访问本账号,你将被立即定位并处决。

> 请输入指令:黑月是否嚎叫?

> 怒号无人确晓

> 验证问题通过。即将进行生物计量学检测……

> 生物计量学检测通过。欢迎回来,O5-11。您想做什么?

> edit SCP-CN-2000

> 您正在试图编辑 SCP-CN-2000 的档案。您希望做什么?

> reclassify neutralized; reauthorize Level 1

> 您正在试图将项目重分级为无效化,同时将项目的访问权限设为1级(公开)。是否执行此操作(Y/N)?

> Y

> 操作已执行。由于本文档受监督者议会保护,此次操作的记录将抄送监督者议会全体成员。

> 您要做什么?

> mailbox check-draft 20210129-03

> 正在为您打开邮件……




From: O5-11 (ofni.tenpics|11.5o#ofni.tenpics|11.5o)
To: O5-1 (ofni.tenpics|1.5o#ofni.tenpics|1.5o)
CC: 无
Date: 2021/2/2 03:47

致亲爱的一号:

当你收到这封邮件时,你应该也已经注意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SCP-CN-2000已经被无效化并且公开了。同时,你还会收到异常信息泄露、面纱破碎事件和全世界各地的站点和研究设施都被混沌分裂者成员袭击的报告。这意味着,你已经别无选择。你,以及你所带领的基金会,将不得不发动一场面向全人类的战争。

很抱歉我隐瞒自己的混沌分裂者成员身份这么久。就像我的前辈,伟大的物理学家费米那样,我也在监督者议会中任职,而我一直以来为之努力的目标也同样不是常态,而是人类自己。

在千百个平行世界的轮回中,我们都没能达成自己的夙愿——脱离旧常态的枷锁,让人类自己掌控自己的命运。但我们真的没有成功的可能性吗?如果这个问题交给混沌分裂者来回答,我们会回答:不一定。

自从1948年以来,基金会与混沌分裂者的恩怨已经持续72年了。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不彻底击败基金会,就永远无法打破常态。旧的常态的阴影将永远游荡在人类社会当中,阻碍着人类的前行。

你大抵听说过混沌理论。对于宇宙这样一个复杂的系统而言,初始条件的微小偏差会造成体系发展趋势的巨大差异。一只蝴蝶在南半球扇动翅膀,可能引发西北太平洋的一场巨大的风暴。

混沌分裂者成员将混沌理论写入自己的灵魂,我们不会臣服于命运。哪怕只有一丝打破既定命运的机会,我们都会去尝试。

我们已经这么做过了。在成立之初,我们就向1923年的自己传递了第17条悖谬保险信息,指引我们自己踏上保卫自己的命运的征途。我们仍将继续下去。

你们需要一场彻底的战争来保护常态,而我们需要一次彻底的战争来消灭你们。创造不确定性的唯一方法,就是搅动这一池名为常态的死水。我们坚信,在这样的不确定性之中,蕴含着我们突破常态魔爪的希望。

来阻止我们吧。混沌分裂者将会把基金会以及固步自封的旧常态撕成碎片。基金会成员的当前人数是106,642。而混沌分裂者的当前人数是7,683,427,328。

混沌分裂者,即是帷幕之外的全体人类。

O5-11
混沌分裂者首席工程师
Adeben Christense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