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公解梦

2021/8/8(2:30 - 9:15):在买早餐,地址应该是我小学初中时住的小区。买的无非是些豆浆包子茶叶蛋,但有些不对头,根据四五年前下楼买早餐的记忆来看,这一活动流程应该是我先手动挑选我想要的食物,然后提到老板面前付款。但在梦里却变成了我和其他顾客先后报上想要的食物并付款,由老板打包好再点名取走。我不知道为啥要这样,当然梦里的我也没有感到奇怪。我在发呆,当问到和我所点的一样的食物时,我顿时惊醒,然后想都没想就上前取走了,也没有注意确认一下。

我转过头,后面的不是居民楼,是我高中时的食堂(?),但是食堂里没有人,人都挤在早餐铺(没尬黑,真没尬黑)。我想都没想就钻过食堂,食堂另一头的出口连着学生宿舍。我上楼,这才发现手上的东西出奇的重,我仔细一看,发现食物的分量有我所点的四五倍之多。我先是不安,如收银员少算了我钱一般不安,然后就释然了,如收银员少算了我钱一般窃喜。我继续上楼,这栋宿舍楼格外的破,不是我高中时住过的宿舍,它整个就是一栋发霉长毛了的木楼。我上楼,脚底咯吱作响,好一会儿才来到一个门开着的房间,房间里是我的高中同学(最要好的几个),不都是我那时的舍友(有几个高中舍友我这辈子不想再见到第二面),他们都坐在床上玩手机,我也找向自己的床位,但被褥、枕头、床单什么的全都长满了黑色的霉菌,根本无处落脚。我只好站着,问他们说:“要吃包子吗?”结束。

我可能是想他们了。

睡前看完了后半部分的《凉宫春日的消失》以及一些SCP,主要都是都是围绕507的条目与故事。


2021/8/8(14:30 - 16:00):《神界:原罪2》,剧情几乎都是魔改,仅保留具体人设。以猩红王子为主视角,讲述其被带至欢乐堡后出逃的故事。可能是因为时间原因,只截止到断桥那一段。

情节怪得很,一开始所有囚犯都被关进了地牢内,主角花费了点心思出逃到欢乐堡。欢乐堡整体就像个客家土楼,为了避避风头主角就在土楼住了下来,蜥蜴人男主和另一个人类囚犯(我敢肯定不是伊凡)最早开始的摩擦不断到后来结成至交契友,具体过程好像与一个被绑的小女孩有关。后来二人都认为这里并非久留之地,于是便收拾细软走了(走了,就,走了……)。两人来到楼外断桥处遇到一只青蛙,蜥蜴人男主借助动物对话的天赋和青蛙沟通,青蛙那头却是洛思的声音,她似乎陷入了什么麻烦之中。男主于是隔空指点了洛思几句,教她使用秘源法术唤来了一把长剑(可能是点了念力,我怎么知道)。结束。

值得一提的是我在后期意识到了这是《神界:原罪2》,并以影视扮演的态度继续了下去,好吧我承认回首想来这确实想是国产古装仙侠烂片,但不知为何刚醒来的一刻内心有种“有生之年这个IP终于翻拍了”的自豪感。

睡前打了会《Mark of the Ninja Remastered》,看了会《日常》和其他一些短视频,印象比较深的是赛博朋克农场。


2021/8/9(3:30 - 9:30):一个在出现我电脑屏幕上的破洞,很小但很扎眼,微微鼓起,像是脚上的死皮,很难忍住不去碰它。我摸索了半天,一点一点把它撕了下来,露出里面的桌面壁纸,是真·桌面壁纸,摸起来质感如手帕。

可能还梦到了点别的,但是记不起来了。

睡前看完整部03版的《偷天换日》,打了会《神魔之塔》,一直在想夏征的事情。


2021/8/13(1:30 - 9:30):一个人徘徊在自己小学学校外面,路况很糟糕,像是刚刚地震过或是某栋楼塌了下来,尘土飞扬碎石嶙峋。我一路小跑,绕着学校走了有两三圈,时不时钻进附近的文具店,没有其他人。

随后天开始下雨,骑车回家。雨越下越大,水涨到脚踝,蹬车时转一圈脚浸入水里一次。

睡前看了《重返17岁》和叙火老师的本子。


2021/8/15(15:00 - 16:30):我和导演相遇在第三世界国家的一个小村落里,也许是阿富汗,因为醒来后一想到这段画面我都在联想塔利班,《群山回唱》和《追风筝的人》。这个有户人家在庆祝什么活动办了很长很长的筵席,我俩混了进去。不知道是怎么办到的,但你懂的,梦里就是如此。

这家人很富裕很幸福,但是他们的女儿很不快活,好吧我用词可能太轻了,她可以说是心碎。这背后一定有两三百页的悲情心酸故事,但我醒来后便忘得一干二净。接下来这一段完全是她本人的回忆,有关家庭和童年的故事,她的兄长还是弟弟,是因为征兵还是其他什么意外逝世了。基调是灰白色的,很悲伤。贫困,战争,流离,意外……虽然我完全不记得情节了,但那像是卡勒德·胡赛尼会写出的东西。

于是我和导演一起将她带离了这个伤心之地。我告诉她导演是个自诩怀才不遇的导演,矢志要拍出世界上最好的公路电影。而我?我不知道,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刻意省略掉了,也许是个旅行者,也许是个摄影师,总之是个无意插足到这个故事里的人。我不重要,因为这不是我的故事。

此后剧情开始加速了,我们仨开着一辆破皮卡循着公路一往无前,驶过群山与荒漠,戈壁与海滨,还有城市,古镇和荒村。紧接着连时空地域也被打破,我们在各个国家之间周转,和语言不同肤色不同文化不同的人们问好,举杯,同歌。篝火在汽车围成的沙漠聚落中燃烧,烟花在海边轮船上空绽放。一直往南方开,一直往南方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我们,是朝圣者、梦想家和失意之人,他们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故事和心愿,都携有我无法分担和消弥的悲伤。只可惜我醒来后一个也复盘不出来,我想我不是忘了,也许我的想象力还不足以完善这些设定。

职场职员,加油站员工,篮球巨星,游戏主播(长得很像茄子。这很奇怪,因为我从来不看主播),隐寺的小沙弥……他们一个个加入了我们。嘿,我有说过导演想拍一部不得了的公路电影对吗,我原本以为他会像那个特别女孩萨哈拉,在漫长的等待中消磨自己的初心。结果他确实是的,像那本书的结局一样,写啊写啊,就这样不经意的实现了。那么谁又是那个老师呢?我想肯定排除我。总之,你能想到世界上最好的演员都到齐了,还有什么理由不顺从这个心愿呢?没有剧本,没有美术,没有各种指导,甚至没有摄影机,配乐是车载音响随机播放,我们是合而为一的光芒,世界上最温情最感人最悲伤最治愈最无以言表的故事开始了。

而它结束的也突然。电影后期总要有个反转,而我的想象贫乏到连这个反转也显得经费不足。导演消失了,因为经典的世俗的压力,一时人心涣散作鸟兽散各奔西东,那个阿富汗的姑娘问我发生了什么接下来该怎么办,而我磕磕绊绊结结巴巴用蹩脚的英语回答她的问题(毕生所学属于是,关键是起来后我还自我感觉超好,还有一种跟人对线没吵尽兴想要再开一把的意犹未尽感)。我说一切都结束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让故事到此为止吧,就像一场梦消失在初醒的困沌中。而后,她拥抱我,吻我,告诉我说:“但是快乐总不会是假的,不是吗?”,随后转身离去,再不回头。

而我干了什么呢?我在想一个最好的收尾画面,构思片尾音乐插入前的那段场景。那是车水马龙行人来往的街口,夕日欲颓,我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没入人群,再不见一丝痕迹,一如水消失在水中。镜头上移,聚焦在吞没地平线的夕阳上,背景音乐起。

结束。

睡前看了《四兄弟》,并在思考《恋恋笔记本》和《那些我们没谈过的事》之前的可能联系。


2021/8/16(2:00 - 9:30):梦到和群友水群,整个梦境里从头到尾只存在着一个群聊聊天窗,就像手机一样,大家各发各的,弹出一条条气泡。内容完全记不清了,不外乎是吹水,但这个表现形式着实令我印象深刻,难以忘怀,久久不能平静。

太tm恐怖了。

睡前在水群,这是报应(确信


2021/8/22(1:30 - 9:30):记得时间太晚了,有点记不清了。

起因是我和一个初中同学在路上(也可能是在餐馆)偶遇(存疑),我们互相寒暄了两句。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看见了他手机里的一张图,那是他和我其他几位初中同学外出合影的照片。我问他那是什么时候的照片,他说是上周同学会时拍的。

上周,上周……我不知道是如何强装地和他告别,一个人走在路上,内心的心情难以言喻。故友们在上周有一场聚会,但其中却没有我,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是他们没想起我?还是他们故意避开我?我开始追忆往昔,去拼凑滤镜下的记忆碎片,去重新描红他们每个名字对应的形象。独独不愿再去思考答案。因为无论它有多么温柔,都注定会伤害到我。

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欢1935,基金会最好的独白故事。它阐述了一种可能,一种言语无法描绘的心境,一种我们称之为悲伤的怪物,一种比野草和葛婆娑更强大一千倍的力量。在世界的尽头,孤独者的告白,于漫长时光中消退,弭散,湮为齑粉。只有在无人之夜抬头望天时,才能对群星讲述,俯瞰承载自己和千万生灵的旋转星球,让观众聆听到他的絮叨。

那么我快乐吗?不。但至少我没什么好怕的。对那些和我一样的人而言,这也就够了。

够了。

睡前看了刚更新的《漂流少年》和几集《EVA》,与朋友玩了一会海龟汤,还和某人互吐衷肠。


2021/9/8(1:00 - 9:00):梦见了此生最害怕,最恐惧,最担忧的事情。

“我那个有病的儿子和我那个还未成年的女儿……”

睡前读了点都市恐怖病系列。


2021/9/24(2:00 - 7:30):梦见了类似Dr.Hydra的恶棍,虐杀,折磨和支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