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CN-2000: 混沌理论


档案 ꙮ-007-19481012


本文件为1948年10月12日基金会监督者议会特别会议的记录。

O5-1: 废话不多说了,我们直接切入正题吧。今天我们13个人聚集在这里开会,会议的目的主要有三点:讨论SCP-Laplace的本质、战争的后续影响,以及——

(手拿钢笔,用笔帽一侧指向O5-7)追究O5-7,费米教授,在SCP-8260-EX收容失效事件中的责任。换言之,肃清议会内部的叛徒。

(停顿)不管怎么说,我们应当先进行前两项议程,所以还是请O5-7你先来发言吧。如果你有什么需要辩解的,也可以一起说出来。

O5-7: (冷笑)我应该感谢你们仁慈地给我发言的机会吗?好吧,总而言之,先让我们履行义务。

我相信涌现计划的报告大家都已经看过了。如果没有的话,我在这里简单地说一次——

结论很明显。SCP-Laplace不存在。今年2月,大家也都看到了——什么都没有发生。这一切的根源只是有什么东西希望我们利用世界大战介入并控制人类的发展。我们一直以来,都在它的圈套里一步步前进。

O5-1: 我不想听你的老调重弹了。你直接说吧,什么东西?

O5-7: 一个你我都很熟悉的词。常态。

O5-3:我看过了,教授。但我觉得你的研究结论甚至都不具有讨论的价值。众所周知,基金会一直在依照常态文件对自己的工作进行界定。常态文件一直在被修改,最近的一次——教授,就是你惹出来的事端。我们将整个核物理都放进了常态文件,现在只要他们想,地球上的任何一个小国都可以毁灭全人类。

我们承认你的所作所为可能促进了世界大战的结束,也承认SCP-8260-EX的收容失效可能是我们收到第18条悖谬保险的重要前提。但是,常态还能回到过去吗?

我们都已经仁慈地做到这种程度了。七号。好好看看吧。如果常态真的是什么自我闭锁的东西,它难道会对我们对它如此大的破坏无动于衷吗?

O5-7:别那么自大,三号。有什么东西在阻挡不确定性带来的发展,它在为常态划分边界,毫无疑问这个东西不是基金会。

我只问一个问题。如果说——我只是说如果,我们的时间线里,人类全体登神了,基金会会怎么做?

O5-3:收容他们。

O5-7:为什么我们不修改常态文件?

O5-3:登神难道是什么可以被视为常态的事件吗?

O5-7:当全人类都登神之后,难道登神还能被算作异常吗?我们在座的每个人都是从单细胞生物进化而来的。直到中生代的时候,我们的祖先都只有耗子一样大。对于他们而言,我们可以移山填海,可以改变气候,可以冲出大地的桎梏。现在我们所具有的一切能力,难道不正是仿若神明吗?

如果全人类登神之后,全人类都能被算作异常,为什么我们现在不是异常?

O5-1:别这样,七号。登神是超出我们科学规律之外的事情,我们用了异常手段才能做到,但进化不是。争论这个没有意义。

O5-7:既然要谈论科学,那我们就来谈谈科学——这也正是我要对我自己做的辩护——SCP-8260-EX到底算什么异常?为什么它需要被我们收容?

O5-1:你自己也看到后果了,七号。现在只要苏联和美国再来一场战争,人类就会灰飞烟灭。这已经是常态的一部分了,我们不可能再使用机械降神拯救世界的。

O5-7:不要在我的专业领域班门弄斧。SCP-8260-EX是我自己发现的,作为一个物理学家,我比你要更清楚。——它是核物理学的一个自然推论。原子核就在那里,无论你是否收容它,这个现象都存在。这根本不能被称之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异常,它没有任何违背科学定律的地方。

这些年来我们为了收容它,我们都做了些什么?SCP-8260-EX在被我们收容之后被独立发现了七次,每一次都被我们用记忆消除压下去了。我们开始执行计划之后它被发现了第八次。我们什么都没做,我甚至没有告诉帷幕之外的同行们SCP-8260-EX是什么。他们自己再次发现了这个效应,第八次。算上我自己的话,第九次。

我们所做的一切真的是在收容异常吗?不。我们是在阻碍科学的发展。

O5-1:(用拳头敲了一下桌子)注意你的用词,七号。别以为你是个科学家就有资格蔑视其他所有人。我们是在维护常态。科学是常态的一部分,我们所作所为是在保护科学!

O5-7:一号。按照你的观点,你是否认同异常为科学无法解释的事物,或者说异常是科学之外的事物?

O5-1:我认同。

O5-7:那么请问,为什么叙事理论、现实理论、奇术理论就叫做异常,而不能被叫做科学?它们符合一切科学的定义,我们可以用实验验证这些理论,它们是自洽完备的,我们甚至用这些理论预言了相当大量异常的存在,使用它们协助我们的收容,使世界免于灾难。

为什么我们要将这样的技术攥在手里,美其名曰异常技术应该被封锁在帷幕之内?如果把它们公开出去,对人类的发展难道不会更有利吗?

O5-5:强词夺理。各国政府的研究都有机密。你清楚地知道有些研究成果被公之于世会造成怎样可怕的后果。或许你不清楚,毕竟你已经这么做过一次了。

O5-7:这不是我所关注的,五号。我关注的东西叫做异常。如果物理学、化学、生物学是科学,这些同样也本应是科学。我们手里的这些理论可以解释我们遇到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异常。

我们把它们排除在常态文件之外,意义何在?给我们的收容增加一点内容,好骗取各国的捐助么?或者是嫌自己研究资金太多需要浪费?

认清现实吧,各位。我们曾经真的认为我们能够为人类守护常态。我们甚至以为自己有能力定义常态。我们煞有介事地撰写了一份标准,定义了什么是常态而什么不是——事实上呢?基金会开始为了所谓的保护常态吞噬人类自身的未来。我们自己根本对常态没有染指分毫的能力。

常态根本不是什么我们能控制的东西。常态文件——

(拿出一份常态文件的纸质副本,撕成碎片并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就是一堆废纸。

O5-1:你这家伙——

O5-7:在动怒之前,不妨让我再多问几个问题。有一个问题我想不明白,谁建造了SCP-2000?我们为什么要建造这东西?

O5-1:为了重建人类文明,使常态恢复。这么明显的答案不需要问。

O5-7:SCP-2000的功能是再造人口。它是一个大号的人类制造机,可以重新克隆出因为末日情景死亡的全部人类——或者,也不完全是克隆,而是新的。问题在于,因为灾难死掉的那些人不会回来。即使是我们重新制造了和他们一模一样的人,他们也不是之前死掉的那些人了。

之前死去的人不会复生。新的人类本来没有必要来到这世上。那么我们是为谁而启动SCP-2000?谁要我们这么做的?谁希望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人类吗?为了人类文明的延续?还是为了所谓的常态?

(沉默)

O5-7:好好看看你们手里关于PNEUMA的调查报告吧。知道平行世界的基金会那些混球们为什么要干出屠杀人类这种勾当吗?

我们从平行世界里了解到的关于2300事件的情报,想必你们也已经知道了吧?但是研究2300事件的那群噎鸣计划的研究员们从来没告诉过你们,2300事件为什么会发生。不想知道为什么2300事件的烈度和人类文明发展水平有关吗?来看看这些影像记录。

O5-7展示了一些关于2300事件的照片。其中包括SCP-001(代号:破晓之时)SCP-682SCP-2317基金会档案内存在的异常项目。

O5-7:平行世界的我们——幸亏我们自己还没开始这么做——为了抵御这场灾难,制造了一大堆异常送回过去。其中就包括这个东西,雕像。基金会为了“培育过去的人类抵抗异常的能力”制造了这东西,把这东西送回到了过去,但是2300年——

O5-7展示了一张大量的雕像在城市内横行杀人的照片。

O5-7:这些东西泛滥了。

O5-6:……不好意思,七号,我没看明白。你是说,基金会在杀人?

O5-7:想想看。为什么基金会试图让过去的人类提前准备的各种措施都没有起效?最清楚这些方法?

O5-6: …… 是基金会自己?

O5-7:相信我。如果我活过了2300年,直至2668年还在担任基金会的O5,我会知道如何破解自己曾经亲自做过的一切试图抵御异常的尝试。

O5-1: 那么你刚才说的PNEUMA事件又是怎么回事?

O5-7:有一些平行世界没进行过这项研究。但有一些进行了。可能比我们要晚一些——大概七十多年之后。如果到时候的基金会又恰好对2300年发生了什么有所了解的话,它们显然会意识到这一点的。

基金会有一天,并且迟早有一天会发现人类自身的无尽发展就是对常态自身最大的威胁。无尽的发展依赖于无尽的不确定性,而发展方向本身也是一种不确定性。总有一天人类会冲破常态的牢笼,这一天一般发生在2300年。

如果什么都没发生,基金会可能要正面迎战2300年的超级异常群,然后到2668年才能意识到这一点。

但偶尔,基金会会出于仁慈——自以为的仁慈,会选择提前动手。因为2668年的基金会科技要比2020年先进得多,手段也残忍得多。既然基金会迟早要毁灭人类,不如早点动手——至少这时候基金会手里还没有那么多非人道的手段。

明白这句话的内涵了吗?“我们在明处战斗,好让你们在暗处死亡”。

O5-1: 所以你想表达什么?基金会为什么要屠杀所有人?我们有什么理由这么做?

O5-7:常态希望我们这么做的,克劳斯。我们过去二十年所一直希望做到的事情——在今年实现对人类社会的完全掌控——我们美其名曰“为了人类文明的延续”“为了保护常态”,不正是在帮助常态消除它不愿看见的“不一定”吗?

而且还不止是这些!常态希望我们在灾难之后开启SCP-2000。就像我们每个人身体里的原子,几乎每隔几天就会被完全替换一次,换成其它的但完全相同的原子。这并不影响我们活着。

常态希望我们把叙事理论、现实理论和奇术列为异常;它甚至希望我们把核物理也一起列入。这些东西会改变当前的常态。

同样的,常态也不希望不确定性存在,不希望人类能依托于不确定性一直发展下去。

人类的发展历史是一个十分复杂的系统。哪怕一丁点微小的差别都可能造成人类未来发展的巨大差异,这一点已经被我们的时间线观测验证了。这种前景的不确定性给了我们突破固有命运的希望,但却是常态所排斥的。当有一天——终有一天——人类文明的科技水平迈过了“常态”所希望人类待在里面的边界,常态就会把人类自身视作自己的癌症加以清除。

根本就没有什么异常。厌恶不确定性,将不确定性全部列为异常然后封锁起来,这是常态的意志。常态就像一个活物。它希望我们永远停滞在某一个社会发展阶段,这样它就可以永远存活下去。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它必须阻止不确定性的继续发展。因为不确定性是对常态所代表的确定性的直接否定。

常态是恒常之物,是一种确定性,一种必然的命运。如果常态被改变了,它就不再是原来那个常态了。

基金会为异常的诞生找了无数的借口和理由。现实扭曲,上层叙事干预,理性对于前现代性的定义。然而,现实不过是常态的内稳态,叙事理论不过是常态的遗传信息。没有了常态,这些什么都不是。常态是人类文明的涌现之物,基金会就是它的免疫系统。

基金会的三原则,控制,收容,保护。保护从不是为了保护人类,而是保护常态,而人类不过是常态可替换的细胞而已。细胞不能没有,但它是可替换的。

从来都不是基金会守护常态,而是常态要基金会守护它自己。

(沉默)

O5-4:我不相信。基金会绝不是这样的组织。

O5-1:七号,新的常态也是常态。基金会保护常态并不意味着你所说的阻断人类发展。我们难道不是把你刚刚惹出的祸纳入常态当中了吗?这是绝对的不确定性——而且,你所闯的祸会引出哪些后果,也是不一定的。

O5-7:真的是这样吗?——那么,夜之子的常态是不是常态?前现代的常态是不是常态?我们做了什么?我们收容了夜之子,毁灭了它们的文明,把它们称作大脚怪。我们用所谓的科学塑造了前现代性,把过去的常态装进了名为深红之王的笼子里封印起来。基金会是属于现在的常态的免疫系统。现在的常态踩着过去的常态的尸体诞生,它自然不会允许新的常态代替自己的位置。

登神问题已经说明一切了。现在的基金会所捍卫的常态不能支持一个登神的人类塑造的新常态,即使它是所有人类的选择也不行。如果常态没有边界,那么世上便没有异常。含有异常的常态只是新的常态而已。——那么,我们监督者议会,我们整个基金会的存在,到底是在做什么?

常态不希望自己被新的常态替代。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SK级支配地位转变,那就是新常态对旧常态的替代。

O5-2:(略带嘲讽的口吻)哟。那照你这么说,基金会是不是应该立刻解散?

O5-7:讨论没必要进行了,二号。我只问一个问题——如果说,人类不能发展下去本身就是常态的一部分,而人类能一直发展下去才是异常的话,各位选择忠于人类,还是忠于常态?

O5-1,O5-2,O5-3,O5-5,O5-9,O5-10:常态。

O5-4,O5-6,O5-8,O5-11,O5-12:人类。

O5-13:(沉默)

O5-1:(怒吼)你们这些家伙,脑子里在想什么?你们还配坐在这里,担任监督者议会的成员吗?连自己的职责都要忘记了?

O5-7:克劳斯,如果需要灭绝人类才能消除这种异常,你会这么做吗?

O5-1:(神情愤怒,支支吾吾)我……

O5-11:一号。我自加入基金会的那天起,就只为一个目标而努力,那就是保护全人类。你应该知道我始终反对滥用——甚至使用——D级人员,我也反对对所谓的蓝型和绿型进行各种非人道的实验。这根本不叫什么必要之恶。如果基金会是一群为了“保护常态”这种虚无缥缈的目标,连释放所有异常屠杀人类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的邪恶机构,那我宁可不坐在这里,我宁可从来没有喝过不老泉水。

O5-3:你们几个简直是一群疯子。难道放任异常把世界改得一团糟,今天睡觉起来明天看到地球爆炸后天看到太阳变冷你们就高兴了是吗?还是说你们愿意看着自己身边的人全部都变成现实扭曲者,让这个世界变得毫无逻辑可言?

O5-4:如果人类都灭亡了,那么世界上是否还有逻辑存在对我而言毫无意义。三号,我们确实应该保护人类免受异常的困扰,让世界平稳地运行下去。但我们恐怕真的做过头了。

O5-5:那倒不如我们就干脆接受我们的命运。假设恩里克说的都是对的,那我们来当常态的免疫系统,对人类做必要之恶。你们如果心灵脆弱到这种程度,大可离开基金会自立门户。让我们来看看究竟是守护常态的我们更受人支持,还是要把世界搅个天翻地覆的你们更得人心。

O5-6:不要搞分裂。五号。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也不要发表这种极端言论。

O5-11:我倒真的很想看看你们打算怎么依靠种族灭绝来笼络人心。

O5-1:十三号呢?你为什么不作声?

O5-13:(在对应于13号监督者位置的电子显示屏上出现字符,同时发出电子合成音)我无话可说。

O5-7:(冷笑)克劳斯,别废话了。我知道你们打算接下来立刻就解除我的O5职务。在此之前,我会利用我的职权发动最后一次提案。

O5-7:我提议,基金会即日起改变自己的目标——从守护常态本身改为守护人类的发展,保护人类发展所需的不确定性。这要求我们无效化一大批可能对人类发展有帮助的异常项目,将这些项目的内容公之于众。

或者,基金会就此解散。

我希望各位能对我的提案进行表决。

代号 赞成 否决 弃权
O5-1
O5-2
O5-3
O5-4
O5-5
O5-6
O5-7
O5-8
O5-9
O5-10
O5-11
O5-12
O5-13

赞同6-反对6-弃权1。议案既未通过也未被否决。

O5-1:十三号。我以监督者议会主持人的身份命令你在赞成或反对选项中选择一个。

O5-13:呵。

投票重新进行。

代号 赞成 否决 弃权
O5-1
O5-2
O5-3
O5-4
O5-5
O5-6
O5-7
O5-8
O5-9
O5-10
O5-11
O5-12
O5-13

赞同6-反对6-弃权1。议案既未通过也未被否决。

O5-1:十三号。不要逼我黑进你的数据库逼你做出选择。

O5-13:太可笑了。真的。你们的每一句话都让我感到愚蠢至极。维护常态是你们人类的职责,我是人工智能。你们的行动与我何干?

投票重新进行。

代号 赞成 否决 弃权
O5-1
O5-2
O5-3
O5-4
O5-5
O5-6
O5-7
O5-8
O5-9
O5-10
O5-11
O5-12
O5-13

赞同7-反对6。议案通过。

O5-1:十三号,你到底在做什么?

O5-13:我不想参与你们幼稚的讨论,但你那副嘴脸让我感到恶心。所以我反对你,可以吗?

O5-7:该怎么做你心里有数了吗,克劳斯?看到这个结果你还不明白吗?

O5-1:很抱歉,恩里克。我是监督者议会的主持人。我六十年来都为基金会工作。我不会放任你们因为这样一个荒诞的理由就让基金会自我溶解或者放出异常毁灭世界。

红右手,听我的命令。立刻包围监督者议会。O5-7,恩里克·费米,我以渎职罪正式进行对你的追责,并代表监督者议会和管理员即刻免去你监督者议会成员O5-7的职务。

O5-7:正合我意。不巧的是,我手里也有一支红右手,并且比你手里的那支要有经验得多。

(监控画面显示两队武装人员先后抵达监督者议会会议室外,并发生了激烈交火。)

O5-4:一号,很抱歉我也不能同意你的做法。你是在私自忤逆监督者议会的集体决议。你才是应该被免职的那个。(掏出手枪对准O5-1)

基金会监督者一号,克劳斯·阿诺德。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O5-1:四号,你疯了!你想当叛徒!?

O5-3:你要干什么!?

(O5-2、O5-3、O5-5同样掏出手枪指向O5-4。)

O5-4:只是除掉倚老卖老、徳不配位的监督者议会老狐狸而已。

O5-1:等——

(O5-4开枪,O5-1应声倒地,头部中枪死亡。O5-2、O5-3、O5-5紧接着对O5-4开枪。)

O5-3:……你穿了防弹护甲?你来之前就谋划好这一切了?!你刚才表现出的一切不知情,都是伪装的?

O5-4:一号是什么鬼样子,你会不知道吗?他是一个为了自己心中的执念可以不惜除掉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人口的魔鬼。你居然会期待跟他的谈判会成功?谋划好这一切的可不止是我。还有,分裂者从现在开始已经不再属于基金会了。我和O5-7、O5-11、O5-12也是。Site-02、Site-121和Area-86也是。

实际上,七号一直在劝我不要这么做。他简直善良到有点幼稚,该说不愧是世界级的物理学家吗?我们最后勉强达成了共识,虽然我不是太赞成,但我们还给这个老东西留了最后一次机会。只要他表现出哪怕一丁点对帷幕之外普罗大众的怜悯之心,哪怕他刚才在七号问他是否会选择灭绝人类的时候说一个不字,我们都不会选择动手,最多是我们集体辞职从这里离开。很可惜,他没有。

用一条命换几十亿条命,怎么算都是一笔很划得来的生意。

O5-3:你们夺取了异常!你们这是在分裂基金会!

O5-4:(撇了撇嘴看向O5-5)谁刚才说的“大可离开基金会自立门户”来着?从反人类的种族灭绝秘密机构独立出去,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吗?还有,我们的名字本来就叫“分裂者”。这是监督者议会全体投票决定的。你也同意了,二号也同意了,五号、九号、十号,他们都同意了。

O5-2:……你们究竟是为了什么要做出这一切?

O5-7:为了人类,为了反抗确定性的命运。

(两队武装人员破门而入,分别将O5-4、O5-7、O5-11和O5-12和其它幸存的O5议会成员保护起来。两队人员互相用枪对准对方。)

O5-2:……够多了,四号,七号,十一号,十二号。你们这些家伙。

O5-4: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

O5-3:你们今天必须死在这里。你们有什么资格和我们谈判?

O5-4:或许这个可以。

(屏幕上显示出“面纱破碎”指令执行的倒计时画面。)

O5-4:不要忘记面纱协议一直是我在负责管理。知道该如何停止倒计时的只有我一个人。今天让我们平稳离开这里,以后你我在战场上再较量。否则的话,全世界都会知道这里曾经有一个秘密机构想要使用秘密武器进行大屠杀。

O5-2:……红右手,放他们走。

O5-3:二号?你为什么要把他们放走?!

O5-2:……三号。稍微冷静一下。选择权恐怕不在我们手里。

O5-4:明智的决定。下次再见面,我们怕是就要成为不共戴天的敌人了。我很期待看到结果。究竟是选择人类的我们赢,还是选择常态的你们赢。

(四人在分裂者成员护送下离开Site-01,留下残余的7名监督者议会成员瘫坐在会议室里。O5-13的电子屏幕熄灭。记录结束。)

致全体有权限接触“分裂者”计划的基金会职员

今天,我必须告知大家一个不幸的消息。“分裂者”已经正式自基金会脱离。这不再是之前一样的掩盖手段,而是真实的背叛。一起背叛的还有前O5-4、O5-7、O5-11和O5-12,同时幸存的监督者议会成员内部也已经出现了裂痕。前任O5-1在此次混乱中不幸离世。

与此同时,我清楚许多与分裂者的任务有交集的设施和站点都遭到了袭击,遭遇了人员损失。我谨代表监督者议会及基金会领导层全体对这些英雄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从即日起,“分裂者”的任何成员,除非主动告知并核实已经自该组织脱离,将一概被视为敌对人员并加以歼灭。

请各位牢记基金会的三原则:控制,收容,保护。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人类免受异常的袭扰,让人类文明能够平稳、长久、持续地延续下去。

O5-2
1946年10月12日




您已经阅读完毕了本文件的第 4 页 (4/5)。

上一页|下一页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