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n

基金会 闽侯军分区 葫芦山人防办
Dr.Hsiashih A-27241 记


作为连续四次应邀参与N.E.A.C“全球超自然组织代表协商会议”的基金会中国分部代表,本人将在此简要总结当前已知的N.E.A.C相关资讯,本份记录将在逆模因部黑九云机房持续储存,直至本人不幸死亡抑或出现下一个倒霉蛋,届时,403号存档将由政法委转交至新任参会代表。

非穷举众议联合(N.E.A.C),这一组织的基础性质很类似明面上的联合国,维护和平,缓和局势,解决冲突,协调关系,对象也由国家政权转换为超自然相关组织/团体/个人,但N.E.A.C的行政及工作人员则完全系其自身所属,与其他国家/组织/团体并无任何关系。

当前已知能够与N.E.A.C进行直接接触的方法只有成为所谓“受邀者”参与每四月举办并持续三日的洽谈协商会议,而他们对各超自然组织的邀请方式也并不寻常,N.E.A.C的主要邀请对象基本是各超自然组织具有较高话语权抑或在某领域具有突出建树的个体;无论被N.E.A.C认定为受邀对象的个体所处何处,邀请信件都将以非正常方式出现在受邀对象的生活环境内,引起受邀对象注意并启封阅读;信件内拥有一支圆柱形空罐、邀请函及受邀协议。空罐疑似某种极为精密的奇术制品,其带有针刺的一头能够进行无痛采血,如若受邀者采入自身血液,其将被瞬时转送至N.E.A.C处于一不可考欧几里德空间的主要据点,以接受安检及会场引导,虽说关于采入非受邀者血液的后果仍属未知,但本人仍不建议在这方面试险。

重点需知,在受邀者被瞬时转送的同时,其原处位置上空至N.E.A.C主要据点上空将出现直连的明亮光线,将可能导致受邀者原处环境暴露,我方应在转移至N.E.A.C主要据点周边区域后再使用空罐采血,当然,并不只有我们如此。

goi-4

N.E.A.C会馆局部摄影
摄于N.E.A.C待客大厅

N.E.A.C会馆功能布局及装修极为类似社会层面的大型白金五星级酒店,其会议则分为两类,早五点至晚十点的“全球超自然组织洽谈会”及晚十一点的“全球超自然组织代表协商会议”。

在洽谈会期间,会馆对所有受邀的超自然相关个体都是自由开放的,受邀者都如同普通的宾客,在其中自由使用多种不同功能设施,随意与其他宾客交流,而N.E.A.C则始终只在扮演“酒店服务人员”的角色。

参会的超自然相关组织/团体代表大约有四百多余,而基金会知悉的相关组织/团体仅占其中百分之八十左右,N.E.A.C表示,会议受邀代表涵盖本宇宙全体人类,经过本人长期观察,初步认定会议除少数GOC老牌同盟组织以外,几乎全部拥有人类成员的超自然相关组织/团体均有参加。

goi-2

第九十三届全球超自然组织洽谈会
国际综合奇术中心代表 加州格瑞魔法学院代表 晨辉魔术结社代表
基金会代表及蛇之手代表谈论奇术相关
摄于N.E.A.C会馆咖啡厅303间

在这种情况下,虽说很难理解,但所有受邀者都能够较为融洽的进行相处交流,就我本人而言,会馆的整体氛围是较为轻松的,欲肉教众和机神信徒,国际综合奇术研究中心和蛇之手,基金会和混沌,我们这帮互不对付的受邀者能够一起在棋牌室聊着崂山陇兔搓着麻将;洽谈会期间交流话题的选择是完全自由的,琐碎闲聊,各自组织的立场和信念,甚至是一些较为敏感的话题,只要参会代表不担心出现交流对象直接扭头走人这种尴尬场面,所有受邀者都会遵守受邀协议的条款,致使并不存在何种安全风险,这很不可思议,但确实如此。

本人对参与洽谈会的建议仅有两条,餐饮区的豆子鸡腿面无论色泽如何诱人,切勿取食;另外,谨记基金会的保密条例,在N.E.A.C保障下,客房床位虽不可能存在窃音器种种,但抱有过分热情的组织代表既有可能是单纯想增进了解,建立友善关系,也可能只是想撬开其他代表的嘴。

而“全球超自然组织代表协商会议”则是在固定时间、固定会议厅室以对一特定事宜进行沟通协商。洽谈会期间,参会代表可向N.E.A.C人员提出申请,简要阐述想要与其他组织代表沟通协商以得到解决的事宜,此后其会整理事宜相关的全面文件资料,并邀请涉及事宜的相关组织代表到达指定的独立厅室参与会议,整体与一般社会层面的协商会议并无差别。

goi-3

N.E.A.C协商会议室
摄于N.E.A.C办公二号厅

重点需知,N.E.A.C整理提供的事宜相关文件资料异常客观全面,其文件资料不仅是从涉事双方已知的信息出发,更体现有一种诡异的上帝视角,切勿在协商会议上对N.E.A.C及其他代表说谎,所谓外交辞令在此并不有效,我们所知抑或未知的事宜相关情况,他们都有一定程度知悉;但也无需抱有过分谨慎,N.E.A.C在会议期间仅会通过掌握的文件资料对事宜相关问题开展客观分析和讨论,为涉事双方处理事宜相关提供正面意义的最优解。

受邀者可自由选择离开会馆的时间及方式,而会议则在进行三日后结束,本人建议离开时可使用N.E.A.C会馆设立的奇术转送法阵,以避免在会馆周边区域与其他相关组织发生摩擦,国际综合奇术研究中心及蛇之手方面参会代表曾进行过全面检查,确认其系安全可靠的转送性法阵,鉴于保密相关,设立的转送点需远离基金会设施并在与会前提早告知基金会政法委,以便于派遣相应接应人员。


以下为本人认定需着重关注的N.E.A.C的相关情况

如上所述,非穷举众议联合对各政府乃至超自然相关组织内部信息都拥有一定程度的知悉,提前向N.E.A.C申请协商会议,表述特定事宜后,其甚至可在数小时内以某种非正常手段获得该事宜相关的全面情报,表明其似乎拥有极为高效的第三方信息获取手段。

非穷举众议联合不存在何种武装力量,但由上对各组织均存在涉及面广泛的软实力威慑,单就协商会议而言,N.E.A.C会全程进行简况记录,且允许各组织代表在任何场合使用录音录像设备,而前者及录制信息,N.E.A.C有权将其备份;且多数信息是对外完全公开透明的,包括各组织会议简况、录制信息、行动报告、财务报表、资产明细等记录,N.E.A.C都会主动将其存放在公开档案库供所有参会代表自由取阅,由此形成一种极为类似瑞士银行为瑞士政府所带来的特殊国际政治环境;同也使得无论各超自然相关组织的主要纲领及宗旨如何,多数组织均对N.E.A.C抱有明显的非敌意态度,对各组织而言,其存在长期的战略意义,并由此互相牵制。

goi-5

N.E.A.C公开档案库
摄于N.E.A.C世界树图书馆

据非穷举众议联合官方说法,N.E.A.C系第七次全球超自然战争后,各国政府及超自然相关组织内部国际主义人士为促进“国际团结”所建,极力辅助磋商促进全球超自然联盟成立,并由此成为GOC加盟组织,但就本人看来,此种说法并不可信;基金会对N.E.A.C长期调查发现,有迹象表明,N.E.A.C 于第七次全球超自然战争前二到三年,曾利用模因异常对意大利及法兰西军政集团进行长期非暴力思想引导,促成开辟欧洲西线战场及挫动轴心国东线战略部署的直接诱因,导致德意志第三帝国连续作战失利;在上届会议,本人曾就此事与N.E.A.C协商主持展开谈话,其坚决否认N.E.A.C在第七次全球超自然战争前就存在组织,且表示N.E.A.C组织形成前,未来成员的个人行为更应有考虑,但当我向协商主持询问N.E.A.C成员相关时,其则直接拒绝对成员相关信息进行透露,实际上,N.E.A.C的成员信息是唯一不被公开且严格保密的,基金会及其他组织曾对N.E.A.C成员构成进行过长期调查,结果自是未然,即便是接连数届续杯咖啡时的熟悉面孔,在外就如同从未存在;我方参会代表应在不违反受邀协议的情况下,积极调查N.E.C.A的真实遂源及成员构成,与其他组织参会代表交互此方面相关情报是当前各方默许的行为,上届蛇之手参会代表曾有表示,他们怀疑N.E.A.C当前成员构成与各组织部分失踪人员有关,但暂无直接证据,无论如何,这方面的隐瞒多少让人心怀不安。

哥尔摩根古圣教团(A.N.O.G)、巴伐利亚光明会(T.B.I)两类GOC主要组织对N.E.A.C抱有高度政治性敌视,此方面原因据查,系1980年起,N.E.A.C以GOC加盟组织身份公开反对“ 毁灭超自然事物”的同盟政治理念,并多次向基金会提供情报,以阻止GOC物理部门行动所致,最后其虽迫于GOC内部政治斗争宣布退出同盟,但仍在极力试图与GOC缓解关系,108议会成员于1980年后多有参与N.E.A.C会议;我方参会代表需与A.N.O.G及T.B.I方面开展些许接触,或可由此探察上述N.E.A.C相关问题。

就当前而言,N.E.A.C所阐明的思想态度及行为,确在大局观念下,力图促进各政府各组织的非暴力发展观念,维护和平共处的全球治理模式;N.E.A.C会馆接待大厅的大理石墙面刻有这样一句话:

“All wars are civil wars, all men are brothers.”
——Francois Fenelon

所有战争都是内战,所有人类都是同胞;N.E.A.C虽说存在上述相关,但或也在情理之中,虽说以他们所体现的能力尽可与你我分庭抗礼,但仍选择如此颇有理想主义色彩的道路,并为之努力,他们的举止是无可挑剔的;谨慎是必须的,但本人认为,更多时候,我们或可对N.E.A.C保有一定程度的信任,起码,这不是坏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