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魔药

“我要登记。”我兴冲冲地坐在椅子上,冲桌案的另一方大喊道。

“您好,办领结婚证时需提交户口本原件,复印件是无效的。”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皱着眉头将视线从我丢在地上的麻袋上移开,接过我甩在桌上的小册子与一张显然不符规矩的八开纸。但在入手的瞬间,细薄的触感告诉他这并不是一张打印纸。那纸上遍布方方正正的折痕,他稍一展开,抖了抖,眯起眼睛细看。读闭,他瞪大了眼,满头黑线。

“却不是特地来消遣我?”

“说的这叫什么话?”我不满地拍了拍桌子:“快点吧,还有哪些流程要办,一次性都讲个明白吧。我打算今天就把事情办妥了,可不能让我老婆等急了。”

“女方到了吗?一会儿还要填表,照相,婚检,一个人可不行。”他把纸张折好了塞进户口本,用手托住下巴,左顾右盼,似乎打心底打算把这当作一场闹剧,这使我深感不忿。于是我扬起下巴,挑衅道:

“就在这呢。”


业余超常药理学家dado


你们已成功加为好友


在吗?


我听朋友说你做药一流,尤其是那些神奇的家伙


我想要你帮我做点东西


拜托了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