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00: The Emergence
:root {
    --timeScale: 1;
    --timeDelay: 0s;
}
 
/* Converting middle divider from box-shadow to ::before pseudo-element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none!important;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content: " ";
    width: 100%;
    height: 0.5rem;
    background-color: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transform: translateY(-0.74rem);
}
 
/* DIVIDER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animation-name: divi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LASSIFIED LEVEL BARS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3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4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6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9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TOP TEXT */
div.top-left-box, div.top-right-box {
    clip-path: polygon( 0% -50%, 150% -50%, 150% 100%, 0% 100%);
}
 
div.top-left-box > *, div.top-right-box > * {
    position: relative;
    animation-name: bottomup;
    animation-duration: calc(0.6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CONTAINMENT, DISRUPTION, RISK CLASSES */
div.text-part > * {
    clip-path: polygon( 0% 0%, 100% 0%, 100% 100%, 0% 100%);
    animation-name: expand2;
    animation-duration: calc(0.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name: expand1;
}
div.text-part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ext-part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8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main-class::before, div.main-class::after {
    animation-name: iconsli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5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8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BOTTOM TEXT */
div.main-class > *,  div.disrupt-class > *, div.risk-class > * {
    animation-name: flow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2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7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ease-out;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 DIAMOND */
div.arrows {
    animation-name: arrowspin;
    animation-duration: calc(0.7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quadrants > * {
    animation-name: fad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3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top-icon, div.right-icon, div.left-icon, div.bottom-icon {
    animation-name: nodegrow;
    animation-duration: calc(0.4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1.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12,.41,.27,.99);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
div.diamond-part {
    clip-path: polygon( -10% 0.37%, 120% 0.37%, 120% 100%, -10% 100%);
    animation-name: diamondBorder;
    animation-duration: calc(0.8s * var(--timeScale));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animation-iteration-count: 1;
    animation-timing-function: cubic-bezier(.32,.38,.39,.94);
    animation-fill-mode: backwards;
    will-change: box-shadow;
}
 
/* MOBILE QUERY */
@media (max-width: 480px ) {
    .anom-bar > .bottom-box::before {
        display:none;
    }
    .anom-bar > .bottom-box {
        box-shadow: 0 -0.5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important;
    }
    div.top-center-box  > * {
        animation-name: bar-mobile;
        animation-duration: calc(0.9s * var(--timeScale));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1) { animation-delay: calc(0.1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2) { animation-delay: calc(0.2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3) { animation-delay: calc(0.3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4) { animation-delay: calc(0.4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5) { animation-delay: calc(0.5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div.top-center-box > :nth-child(6) { animation-delay: calc(0.6s * var(--timeScale) + var(--timeDelay)); }
 
}
/*--- Motion Accessibility ---*/
@media (prefers-reduced-motion) {
    div.anom-bar-container { --timeScale: 0; }
}
 
/*-------------------------*/
 
@keyframes divide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 {
    from { max-width: 0%; }
    to { max-width: 100%; }
}
@keyframes bar-mobile {
    from { max-height: 0%; }
    to { max-height: 100%; }
}
 
@keyframes bottomup {
    from { top: 100px; }
    to { top: 0; }
}
 
@keyframes expand1 {
    from { opacity: 0; clip-path: inset(0 calc(100% - 0.75rem) 0 0);}
    to { opacity: 1; clip-path: inset(0);}
}
@keyframes iconslide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X(-5rem);}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X(0);}
}
 
@keyframes expand2 {
    from { opacity: 0; max-width: 1%;}
    to { opacity: 1; max-width: 100%;}
}
@keyframes fade {
    from { opacity: 0;}
    to { opacity: 1;}
}
 
@keyframes flowIn {
    from { opacity: 0; transform: translateY(20px); }
    to { opacity: 1; transform: translateY(0); }
}
 
@keyframes arrowspin {
    from { clip-path: circle(0%); transform: rotate(135deg); }
    to { clip-path: circle(75%); transform: rotate(0deg); }
}
@keyframes nodegrow {
    from { transform: scale(0);}
    to {  transform: scale(1);}
}
@keyframes diamondBorder {
    from { box-shadow: -0.5rem -20rem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to { box-shadow: -0.5rem 0 0 0 rgb(var(--black-monochrome, 12, 12, 12)); }
}
/*
    None CSS with Left Beef
    [2019 Wikidot Theme]
    Created by stormbreath.
*/
 
/* LINKS */
a {
    color: #0645AD;
}
 
a.newpage {
    color: #CC2200;
}
 
 a:visited {
     color: #0B0080;
}
 
#side-bar a {
     color: black
}
 
#side-bar a:visited {
     color: black;
}
 
/* REMAKE THE HEADER */
h1, #page-title {
    color: black;
}
 
#page-title {
    border-color: black;
}
 
div#container-wrap {
    background: none;
}
 
div#extra-div-1 {
    height: 22px;
    width: 100%;
    top: 140px;
    position: absolute;
    background: black;
}
 
#header {
    background-image: url('https://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theme%3Aminimal/minimal.svg');
    background-size: 6rem;
}
@media (max-width: 580px) and (min-width: 480px) {
    #header {
        background-position: 0.5em 4.5em;
        background-size: 66px 66px;
    }
}
 
@media (max-width: 479px) {
    #header {
        background-position: 0 5.5em;
        background-size: 55px 55px;
    }
}
 
#header h1 a {
    color: transparent;
    text-shadow: none;
}
 
#header h1 a::before {
    content: "DEPT. OF SCIENCES";
    color: black;
}
 
#header h2 span {
    color: transparent;
    text-shadow: none;
}
#header h2 span::before {
    content: "STUDY, CLASSIFY, PROCESS";
    color: black;
}
 
/* SIDE-BAR */
#side-bar .side-block {
    background-color: white !important;
    border-color: transparent;
    border-radius: 0px;
    box-shadow: none;
}
 
#side-bar .heading {
    color: black;
    border-bottom: solid 1px black;
}
 
@media (max-width: 767px) {   
    #side-bar {
         background-color: white;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background: none;
    }
}
 
#side-bar .collapsible-block-folded {
    background-image: url(https://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theme%3Aminimal/expand.png);
}
 
#side-bar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link {
    border-bottom: solid 1px black;
}
#side-bar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link .collapsible-block-link,
#side-bar .collapsible-block-unfolded-link .collapsible-block-link:hover {
    color: black;
}
 
#side-bar img,
iframe.scpnet-interwiki-frame {
    filter: grayscale(100%) saturate(0%);
    -webkit-filter: grayscale(100%) saturate(0%);
}
 
/* TOP-BAR */
#top-bar ul li ul {
    border: solid 1px black;
}
#top-bar ul li.sfhover ul li a,
#top-bar ul li:hover ul li a {
    border-top: 1px solid white;
}
 
#top-bar ul li.sfhover a,
#top-bar ul li:hover a {
    background: white;
    color: black;
}
#top-bar ul li ul a, #top-bar a:hover {
    color: black;
}
#top-bar ul li.sfhover a:hover,
#top-bar ul li:hover a:hover {
    background: black;
    color: white; /* top bar hover background color */
}
 
/* RATING MODULE */
.page-rate-widget-box .rate-points {
    background-color: black !important;
    border: solid 1px black;
    text-transform: capitalize;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
    background-color: black;
    border-top: solid 1px black;
    border-bottom: solid 1px black;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a,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a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color: white;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a:hover,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a:hover {
    background: white;
    color: black;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
    background-color: black;
    border: solid 1px black;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 {
    color: white;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hover {
    background: white;
    color: black;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
    background-color: black;
    border: 1px solid black;
    border-radius: 5px !important;
    box-shadow: 1px 1px 3px rgba(0,0,0,.5);
}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hover {
    border-radius: 0;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creditButton p a {
    border-left-color: transparent;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fa-info:hover {
     color: black;
     background-color: white;
}
 
#page-content .modalbox {
    box-shadow: 0 2px 6px rgba(102, 102, 102, .5);
}
 
.close-credits,
.credit-back {
    filter: hue-rotate(260deg);
}
 
/* PAGE ELEMENTS */
blockquote,
div.blockquote,
#toc,
.code {
     background-color: white;
}
 
.scp-image-block {
    border: solid 1px black;
    box-shadow: none;
}
.scp-image-block .scp-image-caption {
    background-color: white !important;
    border-top: solid 1px black !important;
    color: black;
}
 
/* RECOLOR THE SEARCH BAR */
#search-top-box-input {
    border-color: black;
    color: black !important;
    background-color: white;
}
 
#search-top-box-input:hover,
#search-top-box-input:focus {
    background-color: white;
    border-color: black;
}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 {
    border: solid 1px black;
    color: black;
    background-color: white;
    background: white;
}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hover,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focus {
    border: solid 1px black;
    background-color: white;
    background: white;
    color: black;
}
 
/* LOGIN STUFF */
#login-status {
    color: black;
    filter: grayscale(100%) saturate(0%);
    -webkit-filter: grayscale(100%) saturate(0%);
}
 
#login-status a {
    color: black;
}
 
#login-status ul a {
    color: black;
}
 
#account-topbutton {
     background: #ccc;
     color: black;
}
 
/* HOVER THINGIES */
.hovertip {
     background: white !important;
}
 
/* FOOTER  */
#footer {
    background: black;
    color: white;
}
 
/* TABS */
.yui-navset .yui-nav,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
    border-color: transparent; /* color between tab list and content */
}
 
.yui-navset .yui-nav a,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a {
    background: white; /* tab background */
    border-color: white;
    color: black;
    transition: 0.125s;
}
 
.yui-navset .yui-nav a em {
    background: white;
    box-shadow: 0px 1px 2px rgba(0,0,0,0.7);
    border-color: white;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focus,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hover {
    background: white; /* selected tab background */
    color: black;
}
 
.yui-navset .yui-nav a:hover,
.yui-navset .yui-nav a:focus {
    background: white;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em {
    border-color: transparent;
    box-shadow: 0px 1px 2px 0.5px rgba(0,0,0,0.5);
    background: white;
}
 
.yui-navset .yui-content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 content background color */
}
 
.yui-navset .yui-content,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content {
    border-color: transparent; /* content border */
    border-top-color: transparent; /* different border color */
}
 
.yui-navset-left .yui-content {
    border-left-color: #b7a9a9; /* different border color */
}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5s ease-in-out;
    }
 
    #side-bar:target,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close-menu {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z-index: -1;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emerging-from-the-broken-1.png

New Stony Lake in Location-6000。


项目编号: SCP-6000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地点-6000现时被认为已不再属于地球生态系统的一部分。除非影响波及地点-6000之外,SCP-6000的相关收容措施不受任何与环境生态保护相关的收容协议限制。

MTF-Phi-44“寂静的春天(Silent Spring)”将负责实施对地点-6000的管控,管控区域仅限拥有4/6000权限者进入。为保证安全,特别站点Site-6000被设置于地点-6000内部,负责SCP-6000相关的收容、处理和研究工作。未经允许试图进入或离开地点-6000者将一律予以直接处决,没有例外。

其他收容措施仅对被要求参与SCP-6000直接收容工作者开放。欲知详情,请在确保自身权限后查阅SCP-6000收容工作细则手册。

描述:SCP-6000-A及SCP-6000-B为两个相关联的异常。该系列异常目前主要存在于地点-6000区域内,但存在向外扩散的可能。地点-6000指代美国俄亥俄州New Stony Lake及其邻近的3个村镇所覆盖的地域;目前此区域内已被推定不存在可被视作人类的普通居民。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指令,其它SCP-6000相关描述已编辑。请参阅本文附录以获取更多信息。

Addendum I: Exploration log of Location-6000

位于地点-6000范围内的3个村镇自2009年后陆续沉寂,因而被认定为处于荒废状态。地点-6000的异常性质于基金会对此地附近的一次常规搜寻行动中被发现。此次探索行动的记录被保存于下列文件中。

<探索记录:阴天,房屋坍塌,看不到汽车,只有玻璃被留下来;房子里所有含铁的物品全部消失不见,铁锅只剩下把手,水管全部被拆毁,房屋倒塌;在夏天却没有叶子的树,黑色的草,房子里没人,漫无目的地呆滞行走但遇到基金会成员就躲避的老人,一边飞行一边滴下黑色液滴的鸟,滴下的液滴会自己移动,指南针紊乱,在湖边出现的全身长满黑色长毛的人形怪物把靠近的机动特遣队员扑进湖里>

MTF-Phi-44-Gamma被推定已损失。关于此次行动及后续探索行动中收集的黑色物质样本(SCP-6000-B类物质)的组成与结构分析,详见附录IV。

Addendum II: Detailed investigation on SCP-6000-A

探索结果表明地点-6000内的几乎所有生物个体(包括人类在内的动物、植物、微生物个体)均表现出一系列复杂的症状,此种疾病称作SCP-6000-A。这些生物(记作SCP-6000-A-1)的部分组织均已被一种主要由铁元素和硫元素组成的复杂混合物替换。这些替换了生物原有组织的结构可以承担相应组织的功能而不至于使生物体立刻死亡,但却会显著引起生物体在代谢上的部分变化。SCP-6000-A无法治愈。

截至第三次探索(08/09/2010),基金会在地点-6000内部共发现了23名幸存的人类个体。由于未知的原因,本地的居民倾向于躲避基金会的搜查,且发现的全部23人均为SCP-6000-A的早期或中期感染者。未发现此地区幸存的晚期感染者,推断相应个体均已死亡。

研究对象PoI-662164为男性,43岁,名为Adrian Rolfe,在被发现时一个人待在自己住宅中,为被收容的、症状最重的感染者。体检结果表明其总体重大约43%组织被铁-硫基复合物替换,并表现出了部分精神症状。下列访谈记录展示了其在收容初期同前首席研究员Dr. Alexander Chugaev的交谈记录。

<记录开始>

(穿着防护服的Dr. Chugaev走入病房,坐在PoI-662164的病床对面。PoI-662164的体表已经出现了一些小但肉眼可见的黑色斑块。)

Dr. Chugaev: 下午好,Rolfe先生。希望你还适应在这里的新生活。我们有些情况希望向你了解一下。

PoI-662164: 你们——你们把我抓来这里是要做什么?……我要回去,我要回家。你们是不是和那个东西一起的,要把我扔进湖里去?

Dr. Chugaev: 放心,我来是为了提问你一些问题,我们会为你提供医疗保障和保护。

PoI-662164: 保护?难道说……你们能不让那湖里的东西来找我?不会把我放进湖里面?

Dr. Chugaev: 我们会全力保护你的安全。现在我们需要知道,你住的镇子上发生了什么。(翻阅手中的档案)我们查到你和你妻子住在一起,你妻子呢?我们并没有见到她。

PoI-662164: 妻子……Anna……她去湖里了。你们来的一周之前就去湖里了。

Dr. Chugaev: 也就是说,您妻子也是感染者?她在感染之后,还有什么其他表现吗?

PoI-662164: 她变得非常喜欢吃铁和硫磺,她吃掉了家里所有的铁锅,然后是水管,然后是钢筋……她就那么把那些东西都吃下去了,她还吃橡胶轮胎,还有外面的土……她把所有能吃的都吃掉了,现在已经没有留下什么东西给我吃了……她身上长出很多黑斑,还有黑色的触手……她天天梦到那个东西,她最后被那个怪物拉进了湖里……

Dr. Chugaev: 那个东西?

PoI-662164: 是——Anna每天都会梦到它,她每天都会在我面前哭泣,说有什么东西站在湖上,她不由自主地靠近那个东西……她说她每天都在接近那个湖,她想逃脱却感觉双腿动弹不得,我却只能看着,什么都做不了……现在它们……它们也来找我了……它们到处都在叫,它们来梦里找我,它们在我脑中吼叫,它们……(沉默)

Dr. Chugaev: 能不能讲述一下你的梦?

PoI-662164: 每天晚上,每天——我都会梦见我站在湖边,到处都是白色的大雾,黑色的水里冒上来黑色的气泡,一破裂就发出弹簧和金属撞击的声音。湖面上站着一个黑色的、巨大的怪物……每天我都会离它更近一点,我现在几乎要碰到湖水了……我只能看到一个轮廓,雾太大了,它似乎是纯黑色的……它比周围的山都要高,头部甚至延伸到了云上,我什么都看不到。它就那样站在雾里——

PoI-662164: 我感到它对我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它在召唤我。它直接在我脑中呼唤我。每当我看到它,就好像有一种力量让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进入那个黑色的人影……它想要我成为……(沉默)

Dr. Chugaev: 所以,除了你和你妻子之外,你还知道其他的患者做了类似的梦吗?

PoI-662164: 不,不止我们两个。我知道的所有人,所有人都梦到过那个东西。只要被它缠上了,它就一定会把你拉进湖里去——但我,我不想,我不想被它——

(风把窗户吹开,房间里响起了呼啸的风声。PoI-662164突然愣住,随后缓缓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

Dr. Chugaev: 怎么了?

PoI-662164: (尖叫起来)啊——它又来了……它又来了……它又来了……它又来了……

(PoI-662164不断地重复地低声自言自语“它又来了”,随后突然大声哭喊)

PoI-662164: 啊——哈啊……操你妈的!滚开!恶魔!滚开!离我远点!……我,我是……我是独立的,我不会被你吞噬的,不会的,我不会成为你的一部分的!我是一个人,我是一个独立的人,我不是你的一部分,我不是……

(PoI-662164挣扎着要下床,身旁的看护人员将他按在床上。)

Dr. Chugaev: 先生,冷静一下,这里什么也没有。

PoI-662164: 不,你不会懂的,医生……它们,它们在我体内,它们从窗户里进来,它们充斥在这个房间里……它们在我耳边低语,它们在嘲笑我,它们在召唤我,它们要我去那个湖里,去找Anna,它们说Anna就在那个湖里,Anna是它们的一部分,是那个怪物的一部分,那个怪物想让我成为它……

(PoI-662164逐渐颤抖起来,掩面哭泣。)

Dr. Chugaev: 不用担心,先生!这里很安全,你不会有事的。

PoI-662164: 我也能听到Anna跟我这么说,它们在用Anna的声音让我进去,让我被湖里的魔鬼吞掉……它们想让你们也下去,想让所有人……

Dr. Chugaev: 先生,你听到了什么吗?是说风声吗?我这就把窗户关上。

(Dr. Chugaev从座位上起身,关上了窗户。风声停止。)

PoI-662164: ……我感觉我正在变化……我,我是一个人,我是Adrian Rolfe,Mike Rolfe和Maria Rolfe的儿子,Anna的丈夫……电气工程师,毕业于俄亥俄州立大学……我……我是一个人……我是人……我不是你的一部分,我不是……你,你把Anna还给我……还给我……

(PoI-662164持续哭泣。交谈无法继续进行,访谈被迫中止。)

<记录结束>

于此次采访的5天后,Site-6000对PoI-662164进行了全面的身体检查,结果表明其身体内部结构已经完全改变,原有的神经、血管等组织被由SCP-6000-B类物质形成的、结构完全不同的组织替代,同时其器官也大幅转变为在碳基生命中从未见过的结构。

此后,其开始进入躁狂状态,停止与他人以语言沟通,并数次试图从自己所在的收容间看护室强行逃离,甚至多次试图伤害守卫、医生和负责看护的工作人员及研究人员。数日后,事故6000-20100831A发生。详情请参阅下列事故过程记录。

<记录开始>

00:00~01:42 PoI-662164从病床上起身,走到房间中央,然后抬头死死地盯着摄像头。镜头可见其全身除五官之外的部位均长有黑色纤维状物质,并在空气中蠕动。

01:42~02:12 PoI-662164保持站立和凝视摄像头的姿势,持续30秒。

02:13~05:22 PoI-662164的身体突然碎裂并坍塌。碎裂过程产生大量大小不一的黑色球状液滴,这些液滴落在地上并向外侧滚动,在PoI-662164站立位置处存在一个比较大的黑色液滴聚合体。随后,附近的液滴又重新颤动着缓慢地向该聚合体聚拢,并融入其中。

05:23~05:48 黑色液滴聚合体开始剧烈抖动和变形,在表面产生多个凸起结构,并在多个形态之间剧烈而迅速地来回变化。

05:48~05:55 聚合体的形态最终稳定于一黑色实体。实体的外形大致为[数据删除],可见其体表存在大量转动的、形似齿轮的圆盘状结构,依靠环绕的纤维状结构相互连接。

05:56~06:32 黑色实体突然以极快速度冲破收容室大门,随后变为[数据删除]形态。

06:33~07:32 实体体表的圆盘状结构高速旋转,带动其数千条树形线缆结构迅速地将正位于门外的两名安保人员缠绕住,并将其捆绑于其卷曲的触手状线缆结构内部。

07:33~12:44 实体又以类似的方法在Site-6000走廊及大厅内捕捉了多人,共计12名研究人员及工作人员被捕捉。最终,实体带着被其触手状分支捆绑的12人一起冲破Site-6000大门,并以极快的速度向New Stony Lake方向移动。

<记录结束>

事故中的12名人员被推定为已损失。此事故之后,Site-6000修改收容规则,允许在地点-6000范围内释放全部表现出明显症状的SCP-6000-A-1个体。

Addendum III: Exploration log of New Stony Lake

下列视频记录为使用带有信息即时传输功能的无人潜水器进行的、对New Stony Lake的探索记录。

<记录开始>

00:00~00:29 潜水器被放入New Stony Lake湖水中。可见浅层湖水呈现浅褐色,能见度较好。

00:29~01:12 潜水器下降至约4m深处。一个黑色、全身长满纤维状结构的小型长条状实体突然从画面右侧出现,随后迅速从左侧离开画面。

01:12~01:24 潜水器靠近湖岸,在湖岸的岩石处发现一双壳纲贝类实体,自壳中伸出约40条细长的黑色触手样结构,在水中摆动。在湖岸的斜坡上发现了数个大小不一的金属质机械结构,包含齿轮、杠杆等,表面已经严重锈蚀,其上附着有大量细小的黑色油滴状物和纤维状物。

01:24~04:10 潜水器向湖中心区域行进。数个类似鱼类、但全身均被不同形状的黑色附着物包覆的实体出现于画面中,随后离开。一个此类实体在靠近潜水器后,其体表的黑色触手状结构迅速增长并试图缠绕和捕捉潜水器。潜水器及时逃脱。

04:10~05:12 在深度约10m处,于湖水中观测到了大量漂浮的黑色细小油滴状物。此油滴状物具有自主行动能力,在没有扰动的情况下基本保持静止,但会主动躲避潜水器。

05:12~06:58 潜水器继续下潜。观测到的油滴状物尺寸随深度增加而逐渐增大,数量也增多,且观测到了数个2~5个油滴状物首尾相连组成的链状结构在水中蠕动。

06:58~07:10 一条身长约2m的似鱼类实体出现于画面中。可见其背部及尾部的全部组织已脱落,仅剩由黑色纤维状物质连接的骨架仍在游动。从纤维状物质中不断分离出细小的黑色油滴。实体前半身残存的组织被大量黑色物质完全覆盖,在皮肤外侧形成丝带状、触手状和车轮状的大型结构;眼部周围的部分组织脱落并露出骨骼。在游动的过程中,其体表的黑色物质不断在水中碎裂,并将碎裂形成的大小不一的黑色油滴状物释放到环境中。

emerging-from-the-broken-2__.png

18:52:41时的静止帧(上)及调整曝光度后的同一画面(下)。可见图中的黑色纤维状结构及画面右上角的疑似巨型机械状实体。

07:10~09:20 潜水器下降至18m左右深度。观测到一个鱼群自远处游过。可见鱼群中全部个体的体表都被黑色物质覆盖,向外延伸出大量的分叉触手和肉瘤状结构,同时均存在部分组织脱落、直接暴露出骨骼的情形。在鱼群中观测到了2个体表组织完全脱落、仅由黑色纤维连接鱼类骨骼形成的实体。其中1个实体在游动数秒后突然停止活动,连接骨骼的黑色纤维碎裂为黑色油滴,随后骨骼碎裂并向更深处下沉。

09:20~14:13 潜水器继续下潜至约30m深度。在约20m以下的区域未再见到鱼类。观测到的黑色油滴状物数量大大增加,同时出现了直径在10 cm左右的个体。在水深30m左右的位置观测到了多个(大于50个)黑色油滴状物排列形成的链状结构自更深的湖水中向上伸出,并在水中扭曲和摆动。其长度大约在5~20m不等。

14:13~15:02 潜水器误触一条链状结构,导致该链状结构迅速缠绕在潜水器表面并试图破坏潜水器。尽管成功利用机动装置挣脱,潜水器的上浮装置被破坏。推定潜水器无法回收。

15:02~17:10 潜水器自然下沉至水深约40m处。利用照明灯的光源观测到下方一不明巨型实体自远处向更深处游动,其外形大致为圆柱形,横截面直径估计为5m左右,长度约为10~20m。其表面特征类似于复杂的机械结构或分形结构,但受限于光照条件,具体结构细节无法捕捉。

17:10~19:32 潜水器下沉至水深50m处。观测到了大量错综复杂的黑色链状结构形成的复杂网状结构,此类网状结构充满了此深度以下区域。从网状结构上不断脱落大小不一的黑色油滴状物,在网状结构的孔洞中游动,并在一段时间后融入网状结构的其他位置。镜头捕捉到了累计3个类似的巨型实体自镜头远处游过。

19:32~19:40 潜水器沉入一黑色油滴结构组成的网中,并被后者迅速地完全包裹。镜头画面变为全黑。数秒后,潜水器失去信号,被推定为已损失。

<记录结束>

Addendum IV: Detailed investigation on SCP-6000-B

SCP-6000-B为一类以铁-硫原子簇化合物为基础的复杂物质,主要存在于New Stony Lake中,目前也被认定为New Stony Lake湖水呈现黑色的主要原因。SCP-6000-B可以由SCP-6000-A-1个体产生。在SCP-6000-A-1个体的体内、体表纤维状结构、分泌物和排泄物中都发现了SCP-6000-B类物质。

同时,实验已经证实接触SCP-6000-B类物质是感染SCP-6000-A的根本原因,亦即SCP-6000-B类物质是SCP-6000-A的病原体。与任何SCP-6000-B类物质直接接触都将可能导致感染SCP-6000-A。

理论上,SCP-6000-B类物质在热力学上不稳定,于暴露于空气中的条件下无法稳定存在。因此,其存在本身即被视作异常现象。在自然条件下,SCP-6000-B类物质均拥有按照特定形式不断地自发聚集和逐级组装为更大特定结构的倾向。按照组装的不同层级,相应的物质/聚集体/物体被依次称为SCP-6000-B-1~SCP-6000-B-4。该自组装过程假定的最终结果被称为SCP-6000-B-5,但目前仍然不明确SCP-6000-B-5是否真实存在,或其本质为何。

下文为前首席研究员Dr. Alexander Chugaev对SCP-6000-B的系列实验结论。对SCP-6000-B系列物质的详细表征记录见此。需注意该记录仅供技术性用途,其一切主要实验结论已列于本文中。

blackcrystal_.png

Block-shaped crystals of the primary SCP-6000-B-1 compound.

项目编号: SCP-6000-B-1

描述: SCP-6000-B-1指代SCP-6000-B的基本组成成分,表现为若干铁-硫原子簇的链状聚合物,具有不同的大小和分子量。这些物质是可溶于水的,它是使New Stony Lake湖水呈现褐色的根本原因。

emerging-from-the-broken-3.png

Schematic illustration of the structure the primary SCP-6000-B-1 compound. The red, yellow, grey and violet spheres represent oxygen, sulfur, iron and potassium atoms, respectively.

此类物质的基本结构单元是由6个铁原子组成的八面体,以及位于这些八面体的面中心位置的硫原子组成的 [Fe6S8] 原子簇结构,原子簇之间依靠硫原子相连,形成大小不一、带有电荷的链状多聚体。

每个原子簇单元都向外侧伸出4个连接在原子簇上的不同小分子,我们称之为配体。四个配体都是水分子的化合物被我们称为母体SCP-6000-B-1(Primary SCP-6000-B-1)。

其他的小分子,如氨基酸等也可以替代水分子并占据这个位置。同时,原子簇中铁原子的氧化态可以变化,这将使得SCP-6000-B-1的整体电荷发生变化。这种变化常常触发母体SCP-6000-B-1的自发折叠,形成各种大小、功能各不相同的SCP-6000-B-2。

尽管这个结果可以解释为什么SCP-6000-A的病人需要摄入大量的铁和硫,但这样物质的存在本身就很奇怪。理论计算结果非常清楚地表明,这些化合物本来不应该在热力学上稳定存在,或者至少不应该在有氧的情况下稳定存在。这些东西的其他化学性质也和理论预言的不太一致。其它的表征结果似乎暗示其中原子之间的作用力本身已经被改变了。换言之,SCP-6000-B-1在遵循一套与一般的铁原子完全不同的化学规律。

这一点可以进一步被我们合成SCP-6000-B-1的尝试证实:无论是不是在地点-6000之内,用外界的、“普通的”含铁和硫的前驱体都没有办法合成任何SCP-6000-B-1化合物。但如果这些正常的含铁、硫的物质接触过地点-6000内的含铁含硫物质——包括但不限于SCP-6000-B-1——它们自发地组装成SCP-6000-B-1的倾向就会变得非常大。它们还可以将这种异常性质继续传播给其它的铁和硫原子。换言之,这种异常性质本身就具有“传染性”。

备注: SCP-6000-B-1是我见过的最疯狂的异常之一。这些原子的组装,与其说是热力学或化学的结果,不如说更像是什么人有意而为之的雕刻作品。但即使是雕刻,这样的雕刻也不可能立得住。我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这些化合物并不是一般的铁原子和硫原子会形成的,就好像……这些物质里的原子已经不再是铁原子和硫原子了,它们不再属于它们原本的元素了,有什么东西改造了它们。

更不用说这种异常性质居然还能感染正常的原子。只要被“感染者”碰一下,正常的原子立刻就会失去其原有的化学性质,自发组装成SCP-6000-B-1。感觉简直像是原子层面上的丧尸危机。如果让这些异常物质流出地点-6000,恐怕会引发不可承受的灾难性后果。我们已经向监督者议会提请将项目重分级为Keter。

我被这个东西折磨了整整三个月,这个结果对我来说简直可以用疯狂(INSANE)来形容。我想我需要更多研究来搞清楚这一点。

emerging-from-the-broken-5.png

Electon micrograph of some dumbbell-shaped SCP-6000-B-2 entities.

项目编号: SCP-6000-B-2

描述: SCP-6000-B-2为一种以铁-硫原子簇为主要结构单元的分子聚集体,类似分子马达、分子轴承等分子机器,且可以执行一系列复杂的功能。SCP-6000-B-2大量出现于New Stony Lake的湖水中。在合适的条件下,不同的SCP-6000-B-2个体会自发聚集形成黑色的囊泡,即SCP-6000-B-3。

emerging-from-the-broken-4_.png

Structural model of an SCP-6000-B-2 nanomotor.

不同结构的SCP-6000-B-2可以利用多种不同来源的能量作为它们运动的驱动力。依据结构不同,SCP-6000-B-2可以催化多种释放能量的氧化还原反应,将化学能用于自身的运动;同时,光照产生的电流也是SCP-6000-B-2的可用能量来源。

目前已经发现了上万种不同结构和功能的SCP-6000-B-2,其中大多数的具体结构仍然不明。少数SCP-6000-B-2的结构已通过X射线衍射等手段确定。目前已经确定SCP-6000-B-2是由SCP-6000-B-1折叠形成的,具体折叠方式似乎取决于其所带的电荷和表面的配体种类。

然而,这一结果同样是违背理论结果的,亦即此种决定性作用并不符合理论对SCP-6000-B-2折叠方式的预测。一部分SCP-6000-B-2具有理论上不稳定的折叠结构,同时亦不能完成其在实验观测中展现的运动模式。这种理论与实验的巨大差异可能表明现有的方式无法对SCP-6000-B-2给出可靠的模拟结果,需要进一步探明SCP-6000-B-2所遵循的物理机制。

备注: 如果说SCP-6000-B-1可以类比氨基酸和多肽的话,SCP-6000-B-2就可以类比蛋白质。

从SCP-6000-B-1到SCP-6000-B-2的折叠方式让我想起来中国和日本的折纸。同样是一张简单的纸,如果按照不同的形式去折叠它,它就可以有不同的外形、功能和运动方式。但有些折纸,比如被压紧的纸弹簧,它没那么稳定,只有你拿手压着它它才能保持那个形状,否则它就会弹起来。很多SCP-6000-B-2的结构大致就给我一种这样的感觉,有什么东西一直把它们固定在现在的形状,然后用木偶线牵着它们,控制它们运动。

我不知道为什么,理论上我不应该对于这些分子结构模型抱有如此的态度,但我一直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恐惧,它在我看着这些结构的时候就自动出现在我脑海里,让我无法冷静下来思考。这可能是精神影响、认知危害或者别的什么,我不知道。我只觉得我眼前的这些东西缺乏一种……生命力。我的本能在让我远离它们。

这种恐惧一直在暗示我这些原子都是死的,它们只是空壳,缺乏一种……实在的感觉。所有的原子都像是被有意缝合在一起的尸体。它们不再是铁原子或硫原子,有什么东西杀死了它们,或者说在操纵着它们。它们失去了自己本应有的性质,不再按照它们自己的规律行事,而是像尸体一样任由什么出现于它们背后的东西摆布,被未知的作用力缝合在一起。

这个结构本身就是一个由上万具尸体组成的、巨大的弗兰肯斯坦的怪物。它们似乎只以获取能量为唯一驱动力,不知满足地从外界贪婪地吞噬着能量,然后把它们用于自己扭曲的行动和感染更多正常物质的过程中。

emerging-from-the-broken-6.png

Isolated SCP-6000-B-3 entities with the size of 50~600μm under optical microscope.

项目编号: SCP-6000-B-3

描述: SCP-6000-B-3指代由SCP-6000-B-2自发聚集形成的大小不一的囊泡状结构,外观一般表现为黑色圆形液滴状物,大小在5 μm~10 cm不等,其中包含多种不同功能的SCP-6000-B-2。

SCP-6000-B-3性质上类似细胞,具有自主行动能力,并可以摄入周围环境中的铁和硫以用于自身的生长。一个SCP-6000-B-3内往往含有多种可以利用能量的SCP-6000-B-2个体,这使得SCP-6000-B-3具有极高的能量利用效率,可以利用几乎一切能量(包括光能、地热能、化学能等)为自己提供运行的动力。

高浓度下的SCP-6000-B-3将倾向于自发聚集形成链状的SCP-6000-B-4结构。同时,也存在以更复杂的折叠方式聚集形成的不同形状的SCP-6000-B-4结构。

当一个单细胞生物感染SCP-6000-A,其将在发展至最终阶段后直接转变为SCP-6000-B-3。

下列视频展示了数个SCP-6000-B-3自发聚集为一个树状SCP-6000-B-4结构的过程。

[PLACEHOLDER]

Ferrofluid

An example of SCP-6000-B-4 with a trifold gearwheel-like symmetric feature.

项目编号: SCP-6000-B-4

描述: SCP-6000-B-4指代由SCP-6000-B-3自发聚集形成的复杂聚集体,其外形极为复杂多样,最常见的形式为链状或树状。然而,绝大多数外形复杂的SCP-6000-B-4均具有部分类似机械的特征,其结构常常包含外形和结构上均与齿轮、液压活塞、轮轴、电路等机械装置具有一定相似之处的部分,并依赖于这些部件的相互配合完成移动。

按照形态、结构和运动方式等区分,存在多种不同类型的SCP-6000-B-4,其表现类似于多细胞生物。SCP-6000-B-4通常具有变形能力和强大的自主活动能力。SCP-6000-B-4会主动试图攻击携带含铁、含硫物质的一切实体,并摄取其中的铁和硫元素。同时,SCP-6000-B-4也会攻击常规生物,此种攻击方式会使得一般的生物感染SCP-6000-A。

不同的SCP-6000-B-4个体在一定条件下会进一步合并,组装成更加复杂的SCP-6000-B-4个体。已知最大的SCP-6000-B-4个体为发现于New Stony Lake湖底的巨型网状结构。

由于一般的生物具有自主活动能力,可以自行寻找铁和硫元素,同时SCP-6000-B类个体可以通过氧化宿主身体的有机组分获取其生长与活动所必须的能量,推测使生物体感染SCP-6000-A是SCP-6000-B-4繁殖及获取能量的重要途径。

当一个SCP-6000-B-4个体与生物体接触,它将会将部分SCP-6000-B-2个体释放进入宿主(SCP-6000-A-1)体内。这些被释放的SCP-6000-B-2将控制宿主摄入大量的铁和硫元素并合成更多SCP-6000-B-2,同时缓慢氧化宿主原有的身体组织以获取能量。新生成的SCP-6000-B-2将结合形成SCP-6000-B-3,后者进一步聚集成新的组织状SCP-6000-B-4,它们将会代替宿主原有的身体组织完成各种生命活动。

新生成的、用于代替宿主原有身体器官的SCP-6000-B-4往往同样具有与通常生物器官不同的结构和运作原理,其原理与各类机械装置更加类似。例如替代人类心脏的SCP-6000-B-4类似膜式水泵,替代神经组织的SCP-6000-B-4具有类似电线的外观,替代大脑的SCP-6000-B-4则具有模块化的结构,在原理上类似于装配了各种配件的电子计算机主板。

当SCP-6000-A-1个体进入感染的末期,SCP-6000-B-4即操纵该个体投入New Stony Lake中。之后,SCP-6000-A-1体内的SCP-6000-B将被释放进入湖中,至此完成SCP-6000-B-4的繁殖过程。目前推测此途径是New Stony Lake内部SCP-6000-B的主要来源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与SCP-6000-B-4个体接触不是感染SCP-6000-A的唯一途径。由于形成SCP-6000-B的异常效应具有传染性,直接接触或摄入任何SCP-6000-B类物质都有可能改变生物体内铁和硫的化学性质,推动SCP-6000-B类物质在生物体内自发地形成,从而感染SCP-6000-A。

由于生物体内物质循环将会使得生物体内的铁原子和硫原子被自发转变为可以生成SCP-6000-B的异常原子,SCP-6000-A一经感染即无法治愈。

备注: 终于搞清楚了,SCP-6000-B的来龙去脉。如此看来,SCP-6000-B和寄生蜂和寄生真菌有些类似之处,把卵或者孢子产在宿主体内,然后操纵它们的宿主为它们寻找养分、寻找合适的环境,最后杀死宿主,破壳而出。宿主的活动并不是他们自己的自由意志。

但……难道这些东西活动的驱动力就是它们自己的意志吗?还是说同样有什么东西在控制着它们?那些齿轮和杠杆一样的东西让我不得不这么想。

直面这些物体令我感到畏惧。它们一旦感知到生物的存在,就会立刻试图发动袭击。但我觉得这并不是它们自己做的。和其他的SCP-6000-B一样,这些实体让我感到一种空洞感。它们似乎只是一些没有灵魂的机械。它们所做的一切都是早已编写好的指令,告诉它们要这样做,告诉它们要繁殖、要袭击生物、要回到湖里去、要与其他同类结合在一起。

于是,被它们操纵的那些生物也都将湖视作自己的归宿,前赴后继地加入到坠入湖中的行列里去。湖里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它们,那恐怕不是什么怪物,而是——指令,深埋于这些实体最微小的机械结构里的指令,它们自己的机械结构命令它们回到湖里去,这是它们的一部分,这就是它们自己。它们无法反抗,它们不会反抗。

但是,为什么?

项目编号: SCP-6000-B-5

描述: SCP-6000-B-5是推测的SCP-6000-B自组装的终极形态。同时,SCP-6000-B-5被怀疑与多个人类SCP-6000-A-1实体自述的、梦中出现的“巨大黑色实体”存在关联。

目前尚不能确定SCP-6000-B-5真实存在。

备注: 会是它吗?

Addendum V: Interviewing log with members of GoI-004 (Part I)

PoI-678142为一名23岁的男性,名为Mike Christensen。在被发现时,PoI-678142体内仅有0.6%组织被SCP-6000-B替换,处于病情发展初期。背景调查表明PoI-678142曾为GoI-004A“破碎教会”成员。由于SCP-6000-A和SCP-6000-B在某些特征上表现出的、与破碎之神教会的潜在关联,PoI-678142被询问了相关信息。

<记录开始>

Dr. Chugaev: 早上好。希望你还适应在这里的生活。

PoI-678142: 客套话就免了,狱卒。我知道你们找我来大抵是想问关于那个湖的事情。

Dr. Chugaev: 没错。我相信你也看到了,那些黑色的东西长得其实很像是……你们的风格。

PoI-678142: 不得不说……那个湖确实与我们有些关联。不过,不是破碎教会,而是Tickers。

Dr. Chugaev: 齿轮正教。

PoI-678142: 没错。你们应该看到湖边的那些工厂一样的建筑了。

Dr. Chugaev: 是的。我听说湖边曾经有几家工厂。

PoI-678142: 那些并不是普通的工厂。那些是齿轮正教成员的宗教建筑。大概三年前,一群齿轮正教的成员在此处建立了据点。他们在这里按照他们的那些标准化图纸生产各种零件,然后直接把废水排进湖里。

Dr. Chugaev: 所以,这个湖曾经受到过很严重的污染?

PoI-678142: 没错。他们那些含铁和含硫的废水彻底改变了这个湖的生态环境,也为后来发生的事情埋下了伏笔。当地的居民本来就视他们为邪教徒,他们每天晚上都会在他们的建筑里举行奇怪的仪式。直到湖水被污染之后,当地的用水都成问题。……好吧,故事大概就是从这时开始的。

Dr. Chugaev: 所以他们之间爆发了冲突?

PoI-678142: 就是你想的这个样子。齿轮正教的教徒在这里举办了一些仪式,试图抵御前来打砸的愤怒的村民。我并不知道他们具体做了什么,但那天晚上湖的方向突然出现一道闪电劈中了湖中央。不管怎么说,看起来他们是成功了,因为第二天他们也没有离开这里,但——好吧,从那以后,一种奇怪的、像是重金属中毒的疾病开始在附近的几个镇子上出现。那些齿轮正教的成员也无可避免地受到了影响。

Dr. Chugaev: 唔。所以那时起,这种疾病就已经在镇上流行了。

PoI-678142: 没错。起初所有人都真的认为那只是普通的重金属中毒,直到有一天一个齿轮正教患者疯了一样在镇上大喊大叫,宣称自己看到了Mekhane的身影漂浮在水面上。没过几天他就消失不见了。据和他认识的人说,他最后的日子里身上向外长出来了大量黑色的、表面覆盖着齿轮和履带的鳞片,向下滴滴答答地掉着一些会自己颤动的黑色液滴,然后在一个晚上自己一个人默默地走进了湖里。

Dr. Chugaev: 那么,那些齿轮正教的教徒是怎么处理这个现象的?

PoI-678142: 所有人都梦见了Mekhane,相信我。所有人。所以他们一定也知道这种事情。但类似的搞错的情况以前也不是没发生过,你知道的,这件事情就是发生在他们齿轮正教内部。所以所有人都表现得很谨慎。

Dr. Chugaev: 那么后来呢?我们没在这里看到很多齿轮正教成员,只有Adela Sanchez一个人。

PoI-678142: 很简单。他们中对此持怀疑态度的那些人认为是另一个伪装成破碎之神的东西出现了,所以他们提前跑掉了,不想再给自己惹一次麻烦。剩下的那些人则坚信那真的是Mekhane的呼唤,留在原地,然后等到全身都被那种黏糊糊的黑色物质覆盖之后跳进湖里,和湖融为一体。

Dr. Chugaev: 所以那些建筑就荒废掉了?确实,和我们之前看到的基本一致。里面已经基本没有东西了,只有一些被废弃的零件什么的。

PoI-678142: 不,虽然听上去很不可思议。有一些看上去像是破碎之神教会的人偶尔还会主动来访这个已经荒废的地区,还有那些被废弃的建筑。他们似乎没有感染。他们会拆卸一些废弃的零件——不是自己食用,而是投入湖中。

Dr. Chugaev: 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PoI-678142: 不知道。尽管看上去和我们信仰相似,但那些人很神秘,来了又走,而且似乎不属于破碎教会和齿轮正教。而麦克斯韦宗……他们不会关心这种事情,所以显然也不是他们。

Dr. Chugaev: 好吧……我清楚了,我会再调查一下的。话说回来,以你的经验来看,你觉得那个巨大的身影像是真的Mekhane吗?还是什么……别的什么东西?

PoI-678142: 我不敢肯定。至少在我自己梦到它的时候,我毫不怀疑地相信那就是Mekhane。只有Mekhane才有那种力量。尽管醒来之后我会对此保持怀疑,但……我曾经在你们来之前几天去过那个湖边。说实话,在我坐在湖边,看着那一池漆黑的湖水的时候,我真的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我能感受到,虽然破碎之神并不在这里,但祂的神性弥漫在湖中。

Dr. Chugaev: 神性?如果有冒犯还请见谅,但就我们之前对你们的了解而言,你们难道不应该认为破碎之神的神性仅存在于那些零件的组合之中吗?

PoI-678142: 是的,但组合不只有一种形式。那个湖里在发生着神圣而伟大的事情,那里在孕育生命。最原初的生命。就像是胎儿自母亲的子宫中诞生,降临到这个世界上一样。而我们每个人都是祂的孩子。

<记录结束>

Addendum VI: Interviewing log with members of GoI-004 (Part II)

PoI-678143为一名31岁的女性,名为Adela Sanchez,曾为身体经改造后的GoI-004B“齿轮正教”成员。由于体内含有大量铁质,SCP-6000-A在其体内发展迅速,但PoI-678143似乎仍然保有相当程度的思考能力。

<记录开始>

Dr. Chugaev: 下午好,女士。有些事情我想问一问你们。我也就直入正题了。我们现在了解到的情况表明New Stony Lake里出现的异常和你们的行动有关。你选择留在这里,说明你一定很清楚那里发生了什么,对吧?

PoI-678143: 我不会吝惜与每一个关心真理的人分享我的知识,先生。

Dr. Chugaev: 好的。第一个问题,那个异常是何时出现的?

PoI-678143: 在我们召唤祂之后。

Dr. Chugaev: 召唤?

PoI-678143: 在一个晚上,我们位于湖边的圣殿遭受了附近异教徒的冲击。他们人多势众,而我们只能寻求神迹的祈祷。在我们祈祷的过程中,神降临了,祂显示了祂的大能。祂举起了祂的锤,砸向湖的中央。

Dr. Chugaev: 我略有耳闻,之后就发生了我们都知道的那些事情,一些传染性的怪病和会寄生于有机生物体的黑色怪物。

PoI-678143: 不,狱卒,我既不认为那是病,也不认为那是怪物,更不认可它们寄生于我们身上。其实,我们始终没有变过。

Dr. Chugaev: 什么意思?

PoI-678143: 我们从未消失,狱卒。我们只是改变了我们存在的形式。

Dr. Chugaev: 但我们在患者身上观察到了明确的精神症状。并且,发展到末期的那些被感染的生物确实会碎成一团,它们的身体组织被彻底破坏掉了。毫无疑问,这是生理意义上的死亡。

PoI-678143: 你应该读一读破碎教会的《仪式书》。闪电是神的铁锤。祂用闪电击碎了第一位神子,使他也破碎,并在重新完整的征途中得到涅槃。

Dr. Chugaev: 闪电——没错。我们确实听说你们的仪式召唤了一道闪电下来。

PoI-678143: 我们聆听到了神的启示。祂告诉我们,祂将把这里作为祂新的工房。祂要用湖中的那些铁和硫磺创造自己。祂正在向我们发出启示,让所有的生命都加入祂,成为祂。众生皆如是,神的子嗣皆当享有自破碎中重生的恩泽,他们将在这历程中分享破碎之神的神性。

Dr. Chugaev: 等等。创造自己?伟你是说那个黑影吗?所有人都梦到过它,那么你也应该不例外?

PoI-678143: 正是如此。那便是Mekhane向我们发出的感召。

Dr. Chugaev: 但这与你们的教义不符啊。你为什么要选择被这样一种东西感染,而不是……

PoI-678143: 改造自身。这些黑色的物质同样是机械,它们只是比沙粒还要小而已。

Dr. Chugaev: 那“创造自己”又是什么意思?那个巨大的黑影是Mekhane,它要用这些黑色物质创造自己?

PoI-678143: 从原子、分子开始,到纳米机械,到细胞,到生物,再到究极的存在,这个过程中的每一步,小的碎片都在湖里自发地组装在一起。它们在自己使破碎之神复归完整。或者说,是神的力量在组建祂自己的化身。

Dr. Chugaev: 好吧……我明白了。除了你们之外,还有什么破碎之神的信徒在这里活动吗?

PoI-678143: 有一些人似乎同样是破碎之神的信徒,他们……来自我们之前从未见过的分支。他们似乎与我们对破碎之神的解读有所不同,但……看上去他们比我更加熟悉这里发生的一切。

Dr. Chugaev: 你与他们有过交流吗?

PoI-678143: 他们告诉我,这片圣湖就是属于破碎之神的原始汤。在这里发生的事情和我们用零件重建破碎之神的过程有些相似。只是,它们的推动力完全是自然,或者说是神。

Dr. Chugaev: 原始汤,生命起源的理论。在合适的条件下,生物分子自原始海洋中诞生,然后一步一步逐渐演化,形成生命。确实很像,除了……我们之前的研究表明,这些东西并不遵守我们熟悉的物理规律。

PoI-678143: 祂使用电磁场的力量重新塑造那些原子,让祂伟大工程的每一片砖瓦都被祂的慈爱抚摸触及。神是秩序之神,祂会创造有序之物。

Dr. Chugaev: 电磁场?等等,你是说那个实体在用电磁场影响这些东西的形成?

PoI-678143: 雷电是神的锤,电磁场是神的手。神的电磁场精细地调控着那些原子中每一个电子的行为。那些人将这种力量称为Holos场(Holos Field)。

Dr. Chugaev: 所以所有这些机械都是它制造的,那么……那些机械的行动都是它的意愿。

PoI-678143: 正是如此。破碎之神用祂的手让最简单的碎片一步一步地形成宛如生命一般的复杂结构。破碎之神是那些机械结构的设定者,它们的每一个行动背后都是破碎之神的意志。复杂结构于涌现中诞生,Mekhane的神性于涌现中显现。

Dr. Chugaev: 所以,这些看上去像是生命的东西只是在按照它们的图纸和事先设定好的指令行事,它们并不像真正的生命那样拥有自由意志,对吗?

PoI-678143: 我不会直接给你解答,这需要你自己体悟。狱卒,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因为那就是破碎之神终将到来的启示。

<记录结束>





警告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指令,本文的附录VII~附录IX受5/6000级权限限制。

若不具有相应权限,请停止阅读。你已阅读了全部你应知晓的情报。在不具有相应权限的情况下继续阅读将导致你被定位,并面临相应的处罚。

若你具有相应的权限,请点击下面的链接进行验证。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