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00 - 在金色天空中

正在查阅当前版本……



crucible.png

项目编码: #00-SCPA-6000

结果: 待定

.
.
.

goldsky.jpg

天空中闪烁着斑斓的金色光芒。

于3210年5月2日,一个匿名消息来源将下列文件提交给FPS。

在此之后,FPS决定向公众公布#00-SCPA-6000档案的全部内容及其历史,包括其附加文档。

#00-SCPA-6000-A的第二个实例于海星星团中被发现。

经过商讨,太阳系外旅行委员会Board of Extrasolar Travel月球支部同意将S.R.R. “德鲁扬”推定为已损失。


附件加载中……

S.R.R. “德鲁扬”

任务声明及描述


目标

作为 "后裂解时代人类可持续发展计划 "的一部分,S.R.R. “德鲁扬”是一艘深空探索型星舰,其建造目的为探索距太阳系约9000光年范围内的区域,并寻找可能的宜居系外行星、资源库和其他相关现象。“德鲁扬”号是服务于此目标的数艘星舰中的第一艘;其目标是前往位于锁孔星云中一个表观上的“地球二号”,以调查其性质和作为聚居地的可能性。

任务细节

“德鲁扬”号在舰上装载有一台时间槽驱动器的原型机,这是第一个装备在长期深空探索星舰上的同类设备。时间槽最早是在3149年由著名的欧罗巴实验室开发的,它利用局部的时间扭曲来维持相对的因果关系,同时使星舰得以在相对较短的时间内行驶极长的距离。虽然最初的测试证实了这种新技术在长达6个月或1年的使用期限内是安全的,但Druyan和其他同级别的星舰是为持续时间更长的探索任务设计的,其探索距离也因而更远。工程师和医学专家们已在不断改进时空驱动器,以提高其效率和安全性。我们相信,它现在已经可以用于被太阳系外旅行委员会认可的任务。

六名舰员被允许参加这次任务。协商结果确认了他们执行任务的意愿和对风险的了解。基于星舰上安装的时间槽的当前能力考虑,从地球到达锁孔星云大约需要11年时间,同时也需要11年时间返回。为了加快时间进程,Druyan号的船员在旅程中的每一年都将经历一次长达6个月的休眠期。

“德鲁扬”号配备了斯克兰顿-格拉汉姆现实稳定镀层Scranton-Graham reality stabilization plating和[[scp-3930|选择性标识符隐匿]],符合太阳系外旅行委员会规定的深空任务的标准规程。

S.R.R. “德鲁扬”

舰员名单


  • Jenna Barvadekar, 领队、太阳系外空间研究员
  • Andrew Finn, 机械工程师
  • Dr. Tori Stephenson, 异常现象专家
  • Michelle Yang, 天体物理学家
  • Yousuf al-Fares, 驾驶员
  • Basil Hebert, 天体物理学家


附件加载中……

以下内容摘录自Andrew Finn的报告和通信记录。由于通过时间槽传输数据造成的缺陷,相当比例的原始内容已不幸丢失。

搞定,好了。测试录音……这听起来不错。

舰上报告,第一天。几分钟前我们到达了太阳系的边缘。在Jenna的要求下,我们现在正准备启动时间槽驱动器。我已经把整个系统检查了一遍,所有的功能都很完美。看起来驱动器需要几个小时来预热,这让一些人感到惊讶——这技术很复杂,伙计们。不过,一切感觉都很平稳。这艘船很容易让你感觉到回家一般的温暖,不像你们称之为客轮的那些冰冷的、蓝黑相间的钢铁坟墓。这里有真正的照明。不过,没有虚拟现实设备,这事情没被批准。

我已经在舰上跑来跑去一整天了,每隔几个小时——也许是几分钟——就要检查一下驱动器。Basil和我在走廊上碰面时说,他觉得我对离开地球这件事感到“兴奋”。他们甚至没给我留下反问一句为什么的机会。这很奇怪,我确实对整件事感到一种怪异的晕眩感,但用兴奋这个词感觉有点……不合适。大多数情况下,我只是觉得完全被控制了。我无法停下脚步,感觉有点像是在逃亡。

[停顿]

我……我实在抱歉,我离开得如此突然。我在这边会没事的。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件事,我希望你知道。//

五个月了。我已经开始厌烦了。

我原本打算每周都做这些状态报告——这样可以帮助我掌握时间。数一数,二十四份报告,然后进入低温休眠。但我很快就意识到,并没有什么好说的。时间槽让这件事感觉像是我们只是坐着另一艘离子动力星舰,从地球到木卫三或者其他什么地方旅行。引擎持续发出各种嗡嗡和隆隆的噪音,但在其他方面却又是如此平稳,只是在加速的时间中运行而已。

也许我会有内容可写,如果我最终放弃那些狗屁专业主义要求,不再像真的有人会检查这些报告一样行动的话。啊,这听起来不错。

我觉得自己在这里太他妈格格不入了。其他人都对他们的科学工作趋之若鹜,他们急着从这里走出去,找到一个和地球一样、可以让我们移居过去的星球。或者,在某些情况下,他们只是对深空有一种病态的狂热——Yousuf真的让开着星舰穿越广袤无垠的虚空看起来像是世界上最棒的事情。这并不是说我对发现外面的东西提不起来兴趣,我很兴奋——但由于某些原因,这并没有为我注入积极参与此次远航的动力。真的,这只是放大了我对于这件事没完没了的痛苦。

这艘船今天从一颗G级恒星旁边飞过。它让我想起了太阳照进你眼睛时的样子。

他们说你在孤独中寻到了内心的平静,但我还没能向这个目标更进一步。

我很确定他们会在你打算参加太空旅行的时候告诉你这件事,但是在太空中待几年之后,这件事就会被刻入你的脑海里——太空中几乎什么都没有。至少,从人类的角度来看,你不太可能在沿直线飞行的过程中遇到几乎任何有趣的现象。当然,还是有星星的。天空中到处都是,比你从地球上看到的要清晰和明亮一千倍。但是它们都是远处的小精灵,每一颗都距离你有万亿公里的距离。

这几乎可以用美丽来形容——然后你就会看到一颗彗星被一个幽灵般的空间异常现象从一千多个不同的方向扯碎并吞噬。

我没有活着看到“裂解”——我们都没有——但我觉得我知道它确实发生了,并且意识到了它在多大程度上改变了我们对情况到底有多糟的看法。我一直无法摆脱那种寒意。我们在一个,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应该已经死掉的世界里,生存和呼吸。天啊,地球已经变成了碎片,战后荒芜之地的广袤平原仍在释放着它的烟雾。这完全没有什么前因——只是那些超出我们认知的实体的、莫名其妙的愤怒。

然后我渐渐地意识到,这些实体比我们更自然地存在于宇宙中……我们的存在是一个不断地维持自身结构的、自发产生的奇迹,是一个设法一次次躲开风浪的沙堡,甚至连外面的星星都不能给我们带来安慰。空间和时间是病态的,是融化的,是没有和平与宁静的混乱风暴。在这里……实在是太容易对一切都失去信心了。

我很确定,在内心深处,我是这么想的。

我也很确定这正是我们渐行渐远的部分原因。

有时候,当我在房间里待得太久,凝视着玻璃窗外奔腾的星域时,我就会不小心打瞌睡,而一个梦总是反复出现在我眼前。我本觉得它应当是一些可怕的噩梦,但是……它所做的一切,至少大部分,让我感到平和与宁静。我已经开始依赖于它了,你知道的,依赖它来摆脱那些恶魔。所有人都需要什么东西来支撑。

我能看到从地球上发出的每一个无线电信号——数十亿人在交流,在通信,在观看可视化作品和大众传媒——但最终,我只看到了音乐。在古老的黑胶唱片和被遗忘的无线电广播中不朽的声音,在从地球到它周围所有地方的无尽旅程中。不可见的传输,无形的声音,就像古老的灵魂,在一场不知何时才能抵达终点的旅程中跳着舞划过星空。

然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无线电信号,它们伸向悬挂在夜空中的星座,然后它们并没有就此把世界抛在身后,而是开始……混合在一起。无形的射线交织在一起,像海浪一样冲击彼此,然后形成新的音乐。J.S.巴赫与菲利普-格拉斯玩对位。猫王与滚石合唱团对唱。

星星开始像天空中的火点一样重新排列,就像经历了漫长的岁月,但我无法判断它们究竟是在前行还是后退。音乐在宇宙纤维之中溶解,与永恒本身交织在一起。

在这种基础和本源的状态下,我开始觉得我看到了别的东西,一些我无法描述的存在。这是一种感觉,就好像是有一个比整个人类种族,甚至比这个宇宙本身都要广大得多的时代。我非常清楚这一点,尽管我说不出为什么会这样——我感觉到我们是在无比古老的失落之地之上发展起来的。

我决定了。我要建立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发射器。

我离开你是因为很多原因,这些原因在当时对我来说非常有意义,但它们似乎在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削弱。我非常确信我不是一个值得你浪费时间的人。我们从未完全解决我们之间存在的问题。更多是因为我从来没有给你一个关于我想要什么的直接答案,还有我是如何地被过往束缚。当我们还是大学生的时候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在一起最初几个月时在火星上旅行走过的所有地方,还有你说我是你的第一个男朋友这件事。

我非常害怕远离这段过往,害怕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们中的一个人是否会在某天醒来后改变自己,然后不再需要另一个人。我无法判断你改变或者我改变哪个更糟糕。我甚至从来没有冒险尝试过这件事。但这个梦在我心中挥之不去。

所以,Miles,我不打算再逃避了。我要让你知道我还在这里。这些报告,这些个人日志——我把它们寄给你,它们属于你。我已经准备好解决这个问题了。

……那么就这样吧。我走了。

但是,你知道,我仍然会在这里,就像广阔的海滩上一粒微不足道的灰尘。而我将永远爱你。

我希望我可以早点向你解释这些东西,但我只是一直在拖延,不断地拖延。我不想当着你的面说,所以我只是……在逃避它。我一直在逃避,直到我发现自己在深空,正在和我不认识、也不想认识的人一同执行一个要持续他妈的22年的任务。

在这里,有数千光年的空旷黑色虚空将你我隔开,但我希望这些球体的音乐能以某种方式将我的爱传递给你。

Dr. Stephenson邀请我在她的房间里喝些酒。我不得不告诉他们我不感兴趣。

我就差这么一点就能把微型时间槽弄好了。我就快成功了。一旦我设法让它稳定下来——作为一个没有完整的行星实验室的人,我可以尽可能多地稳定它——我就可以向你发送一条信息了。

我的声音仍然会在这里。

Tori前几天告诉我们,她探测到的相啸魔将在未来几天的某个时间点经过星舰附近。经过一些简要的讨论,我们同意将星舰的引擎和系统完全关闭。我在我的床上度过了三个晚上,除了舰外宇宙帷幔上的微弱星光外,一切都是一片黑暗。

在没有离子引擎持续的嗡嗡声的情况下,在完全沉默的太空中,当我放慢呼吸,直到胸部几乎没有起伏时——我发誓——我觉得我可以听到微弱的音乐。令人怀念的、欢迎的声音。这可能发生在我的脑海里,现在我想起来了,但是……

我感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动力去完成这个发射器。

天哪,Miles,我们成功了。我们到了星云。只剩下几天时间我们就可以到信号源了。仿佛宇宙本身在我面前打开了。灯光——闪烁的、令人愉悦的灯光——从一片虚无中迸发出来,像宝石般瑰丽的旗帜一样展开。我想用一个词来形容锁孔星云:黄金。就像是一片用金箔制成的银河。

我们把飞船停了一会儿,我和Michelle一起在星云里最明亮的区域之一进行了太空行走。距离我上一次太空行走已经有好几年了,但在现在这个情况下,有些东西感觉很好。就在那里——在那条绳索上漂流,完全沉浸在那片金色的海洋中——对我而言,有些东西被戳中了。我看着恒星的死亡和重生,规模比我在那里的短暂时间内所能看到的要大得多,创生之火从我眼前遮盖的玻璃面罩上反射出来。对我来说,有些东西终于开始有意义了。

我来到这里,因为感觉宇宙渺小而无意义,一场即将到来的风暴将再次摧毁我们,只因为我们在第一次风暴中幸存下来。但是我越接近这个位于星云中心的地方,我就越觉得……安全。

它让我想起了旅行者号携带的黄金唱片,那是他们第一次发明太空旅行时送入虚空的古老艺术品,你知道吗?有些东西是为了超越我们自己。一些即使在我们都已离开数个世纪之后也会持续存在的东西。人类在这些金属光盘上获得了永恒。我想,即使我没能回家,这些录音也会让我仍然活着。我的精神在这里,漂浮在太空中,永远。

只是。最近我一直在想。

我站在反射光中。

好的。该从哪里开始说起。我们到达了信号的地点,第二个地球。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

但是我们没有找到另一个地球。事实上,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另一个星球。我们让Yousuf反复检查了五次坐标。他发誓说他们是对的,电脑也这么发誓。只有金色的条纹划过天空,一直持续到永远。但是我们确实发现了……一些东西。

有一个大的金属平台在盘旋,仿佛漂浮在海面之上。看起来完全是人造的。占据其表面大部分的东西是——一个巨大的无线电望远镜。一个巨大的反射盘,上面点缀着几十个雷达发射器。它周围有足够的空间供船只登陆—整个东西大约有两公里宽。当我们接近它几十公里时,有一种穿透某种气泡的感觉——我无法用其他方式来描述,就像进入某种奇怪的连续体——我然后我们所有人在舰桥上集合。

Tori指着她的仪表盘的时候引起了我们的注意。她说休谟水平突然下降到了大约是20世纪中期的水平。我们对此进行了一系列的诊断——在这一点上,这个地方的奇特属性开始变得显著起来。我们刚刚进入了某种人工诱导的稳定现实的泡沫;技术超出了我们目前已知的任何东西——异常的影响在其中基本上被抵消了。

我们走近那座建造物,带着一些恐惧,将我们的航天器降落在平坦的金属表面,穿上我们的宇航服,向望远镜走去。

它给人一种奇怪的熟悉感。不是说我以前见过它,而是起初我以为它是由外星人创造的;然而它的设计、蕴含的思想、它使用的文化语言……对我来说绝对是陌生的,但又觉得是人类。我们最终找到了一个控制室,但它很奇怪,很原始。完全无人值守,一个单一的核动力源向雷达发射器滴注能量,然后将其硬编码的传输方式穿过宇宙投射到地球。它绝对是硬编码的。我检查过了。不能用它作为我自己的发射器。事情还得等。

Jenna指出控制室的墙壁上印着一些符号,完美无瑕。其中一个是一幅完美的人体画,就像达芬奇画的那些经典的解剖画,只是画的是不同的男人和女人。颤栗感涌上我的后背——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我面前的东西所拥有的、离奇而几乎不可能的规模。这个地方看起来很古老,仿佛这个望远镜和房间在宇宙诞生之初就已经存在。这里有一幅蓝绿色大理石的图片,还有一个象征着平静水面的图标,以及一幅……黑色的、无名的实体在一块不可穿越的黑色玻璃屏障上留下的投影。

我们已经收集了所有能收集到的信息,所以我们离开了这里,朝着德鲁扬号的方向走去。然而,当我们一走出望远镜的腔体时,所有人都同时停住了脚步。在黑色的天空中投射出明亮的光芒,感觉比我见过的任何东西都要大——那是地球,从八千光年之外被传送到了这里。完整、宁静、美丽、平和。我们默默地注视着它,持续了大概几个小时。然后有一瞬间,我们转移了注意力,然后图像消失了。

那不是真正的地球,从来不可能是。那只是另一个幻影,一个幽灵般的希望之残影,一个在甚至能让你忘记你家乡面貌的永恒漆黑之中深埋的梦幻。

但这已经足够了。

发射器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说实话,它是一堆垃圾。我在大学里对时间力学的研究远远不够,不知道如何自己建造一个时间槽,即使只是为了传输声音和电磁信号的、不可见的碎片。但是,如果某一代已经灭绝的人类能够为其未知的后代建造一个避风港,我肯定能给你发送一些语音邮件。说实话,它甚至不能维持自己进行一次完整的传输,而且我可以发送的数据量是……有限的。但我希望,再过11年,你就能听到我的声音。

因为你会想要一个解释,Miles,为什么我不打算很快回来。

而且我知道。说这话……真的很伤人。这并不是因为缺乏渴望,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在几乎其他任何情况下,我都会很乐意在收集数据后赶紧踏上回家的旅途,回到你身边。在这里很难受,所有这些黑暗——还有沉默。我回家——十年前我开始这次旅行时,我甚至无法想象自己会说这句话。它仍然像是一个新的启示。但是有什么东西似乎在召唤我,一个远比我自己的感受更加伟大的东西。这和我在太空漫步时的感觉一样,在那些原始的烟火中,我意识到这个广阔的宇宙不再让我感到害怕。裂解从来不是终结。

我不知道,一旦我按下这个发射器的“发送”键、将载波释放到时空的深处之后,它能否在旅途中存活下来。我有点觉得这些信息没有一条能到达你那里。也许只有一半的信息保持完整。也许只有四分之一。也许根本就没有……我不得不把我的信心寄托在空间本身。而你知道吗?我相信,现在我已经看到……好了。这个数据包里的空间只够再放一个项目。

我不能再回去了,当我知道了我现在知道的这些事情之后。人类已经没有希望这么久了,而它一直在这里——这一定是唯一一个保持运作的,直到现在。我们要重新点燃灯塔。我们要给人类一份礼物——一张通往星辰之海的地图。那是我们的祖先希望我们拥有的,在金色的天空中航行。你看,我还想到了一件事,就在下面的无线电天线那里。

有没有人想过把信号处理成一张谱图?

spectro.png

像这样的灯塔,在这片空间之外还有更多。他们建造了如此之多,如此之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