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 2020.06.13 作为“创作者/写东西的人”的想法]

著作信息:
作者pokmpokm

阅前须知:

你懂的,逻辑破碎警告。看看就当图个乐子了。

零、

直白来说,我觉得刻板印象一直存在,似乎所有的“文人1”就该有点仙风傲骨、面对生活的重压、创造一点什么绝美文字。我觉得,其实并没有这么多人可以担得起“文人”这一称号了。这也正是很多公众人物并不愿意给自己立人设的原因:立人设意味着在一个更大的范围里大家会对你抱有刻板印象,而人设代表着更高的要求,维持形象就会变成很累的事。尤其是这个形象并非我所求的时候,为什么我要为了维持一个本不该存在的形象、而放弃我对言行自由的追求呢?

一、

无论是不是创作者,如今人们的成分全所未有地混乱,几乎很少有只用一两个词就可以描绘出形象的现实人存在了。

现代生活区别于古代生活最大的一点之一,就是无可比拟的便捷。千里万里之外的消息,只需要一瞬的时间便都可以在我们的屏幕上被显示和播放。我们在每一个平凡的日子里被动或主动地接受着各类的信息,并最终成为了这种获取信息方式的受益者。

我们收集的信息量逐渐增加,混乱也因此而生。信息的来源是远超以往的,对信息的需求是更为庞大的,所以就会滋生出各种营销号、水文、UC震惊标题在市场中充当低端的、引导风向的劣币,不断在割韭菜。这是可以预见的,也是一定会存在的。

那么对他们抱有怨念、甚至开始督促自己进行要求、并最终产出优秀的原创作品,这是好的,也是必然会出现的。那么对他人抱有怨念,并开始督促他人的人,也自然是存在的。

二、

在进行这个段落的写作前,我决定先定义一下“商业文字作品”。

如果说商业行为是“通过买卖的方式使商品在买家卖家之间流动”,那么商品就是“为了出售而生产的劳动成果”,那么商业文字作品就是“为了得到利益而创作的文字作品”,而在现代社会,这个利益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会变成钱。

说人话的话就是,写东西卖钱。

这是很常见的行为。古代有卖字画赚钱营生的、有靠吹捧赚钱营生的、有靠写假文章赚钱营生的,只不过到了现代换了买卖形式罢了,总归是一样的东西。

再来看文学的概念:文学,是一种用口语或文字作为媒介,表达客观世界和主观认识的方式和手段。当文字不再单单用来记录(史书、新闻报道、科学论文等),而被赋予其他思想和情感,并具有了艺术之美,便可称为语言艺术。

文学和商业作品冲突吗?不冲突。正如同商业电影和艺术片一样,冲突吗?不冲突,但很少有商业艺术兼得的作品。因为“好的艺术往往具有美学价值或者哲学价值,但不一定具有大众层面的娱乐性。”这也是我对最近发生的某个讨论的看法。一片好的商业作品,如果想脱离商业作品的层次,制造差异化,制造噱头,势必是要靠拢艺术层面的(不讨论低俗化)。而艺术作品正是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东西。

三、

(并不针对某个个人或者群体,都是我虚构的)

一个问题:投稿作品是否为商业作品?投稿作品是艺术创作还是商业创作?

我的回答是,投稿作品是否为商业作品,取决于被投稿的平台是否为大众娱乐平台或者艺术交流平台,即一看受众、二看是否有既得利益。

但至于是艺术创作还是商业创作,我觉得他们只是作品而已。艺术作品商业作品不冲突。一个有着足够高艺术价值的东西自然会带来商业价值,具有着大量商业价值的作品势必有着可以被发掘的艺术价值。只不过作者能力有高有低,所以艺术性和商业性的水平并不总是理想的。

那么“我为了赚零花而投稿”这么说的话。赚零花=低投入并期望得到相对高回报。这正是一种存在商业行为的创作活动,那么我们就可以称之为商业作品。

现在另一个问题摆在我们面前,被投稿方如果只是傻傻的你发稿我发钱的话,在被水文一顿噶之后肯定就会亏空。他一定会有筛选,投稿者和作品之间就一定会有竞争。而茫茫作品之中能够展现出差异化的除了要靠筛选者的慧眼以外,能够发挥作用的就是艺术性了。我们也可以称之为,优秀的商业作品,必定是包含有艺术性、或者说是艺术作品部分特质的。而这个特质正是创作人赋予其上的。

那么如此为了获得利益而进行创作,是否等同于“用劣币驱逐创作艺术作品的人”呢?

并不是,因为我理解中的商业并不是大家平分市场利益就可以相安无事的,资本之间要有竞争,就要赋予自己“所谓艺术性”,归根结底还是在向艺术看齐。商业作品与艺术作品是受众是有区分的,你可以说,因为商业作品拉低了总体品鉴者的水平,但不可以一棒子打死所有商业作品。若一段时间中,资本的艺术特质出现了重复使用的现象(即套路化),那么一定是资本还没有找到差异化的方式。此时容易被噶韭菜的就不是受众们,而是试图找到新的方式(反套路化)的创作者了。

所以商业作品并不是最可恨的对象,追求商业竞争的资本也不是罪魁祸首(尽管他们占了其中的大头)。仅满足于套路化商业作品的看客们,才是真正割了艺术作品和优秀商业作品命根子的人。

简单而容易被满足的求知欲,正是普通人在这个时代最容易变成炮灰的原因。

四、

那么创作者们,即“使用艺术的方式进行创造的人”呢?

尽管说文无第一,但创作者们的能力依旧是有高下之分的。艺术价值的产生、艺术特质的创造就可以是在某些时候判断创作者们能力的一个标杆,虽然不是唯一。

而商业作品作者并非就是被全部艺术作品作者压一头的东西,因为其各自受众的不同,注定了商业作品是尽可能的大众化、而艺术作品是尽可能的美学哲学化的东西。如前文所述,一个优秀的商业作品作者,他的作品中一定蕴藏着艺术特质和一部分艺术价值。而一个优秀的艺术作品作者,他的作品本身就是商业价值潜力巨大的代名词。

我个人的偏好极为混乱。但我觉得创作作品或分优劣,但艺术作者并不能因为其商业作品的艺术特质不足而抨击商业作者,商业作品的受众也不能因为不能理解艺术作品而攻击理解他们的人。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包容,无论是产出者之间的、还是作为受众之间的。

包容作者的多样性,承认不存在完美的作品,也承认十年磨一剑的重要性。包容读者的多样性,因为只有个人理解存在不同,往往才能在解读作品后能给他们产生出出更多的的价值。换言之,我们需要优秀的艺术作品来开拓视野,也需要优秀的商业作品来面向大众推广这些艺术作品带来的艺术特质。两者是一个需要互助交融的东西。

所以抛下偏见和刻板印象,重新认识每一个读者和作者吧。狗屎一样的争论是不应该存在的。

卖钱了就卖钱了,如果本就是摸鱼的东西,摸得久卖的少了得不偿失,还想进一步为了追求艺术的话,重写嘛。就像艺术作品在现代被重做以求更多商业价值一样。归根结底,无论是商业作品创作者还是艺术作品创作者自己应该有更高的欲求,而不是仅仅满足于当前的成就,这也正是当下的艺术作品和商业作品都在不断进步的原因。

所以说,多对自己苛刻,那是在做圣人。可无尽的苛责他人,就是想当狗屎了。但无论如何,我总归是讨厌把别人当韭菜嘎掉的人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